文/育学笔谈(分享校园见闻、评述教育现象)

教师职业很特殊,容易被人道德高标,希望老师们多讲奉献,少说利益,但说到底老师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们需要工资去养活自己和家人,劳动就应该得到报酬,这是天经地义的,任何一个行业都不例外。

如果在民办学校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很多人可能不会感到惊讶,因为民办学校有资本介入,其所谓的办学公益性并不纯粹,老师作为打工人,被拖欠工资屡见不鲜。

可如果考取的是编制教师,工作照常,但连续几年不给编制、不给工资,甚至连社保都没有,你还认为正常吗?估计谁看到都不会淡定!

01河南34名教师卑微发声:考编4年不给编制和工资

有大量网友爆料,河南三门峡市有34名年轻教师公开发布了一则声明,要求当地教育局给他们解决编制和工资等待遇问题,否则用“绝食”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很坦白地说,看到这样的消息让人震惊,教师编制原本是维持教师队伍稳定的“利器”,教师编制考试一般都是有了编制规划才会启动考试,34名老师的编制去哪儿了?

从老师们联合发布的声明来看,他们在2019年8月份参加了三门峡市直属学校的教师招聘考试,并且通过了完整的考试程序,公示合格后被录取为“公办编制教师”。

工作已经接近4年,大家都非常认真敬业,每天工作时长至少12小时,但编制问题迟迟没有解决,连劳动合同都没有,工资、社保、医保、公积金统统没有。

老师们此前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反馈问题,但没有任何结果,为了生活他们只能用“最卑微的方式在教育局绝食”以寻求问题得到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老师们的这份声明写得非常克制,并没有提及学校的名字和一些关键信息,并且还向学校、家长和社会表达了歉意,可见他们确实是非常无奈。

02问题出在哪里?

常识告诉我们,承诺给编制的教师招考,一般很少会出现长期不给编制的情况,基本上半年到一年就会办理入编手续,正常兑现编制类教师各种待遇,因为编制考试都是提前做了规划,不可能会出现34位老师都无法入编的情形。

有网友提醒,既然老师们认为自己是编制老师,那就应该拿出当年的招聘公告、录用公示、聘用手续等资料。

三门峡市教育局在2019年8月份发布了一份直属学校招聘教师面试公告,但通过查询发现,面试人员名单中并没有上述34名老师的名字。

从逻辑上说,面试名单中没有名字,公示和录用名单中就更不可能存在了,老师们又如何断定自己参加的是编制老师招考呢?难道是在撒谎吗?

2019年7月份三门峡市教育局发布的另外一则招聘公告引起了网友的关注,该公告显示,三门峡东方剑桥学校是一所12年一贯制民办学校,但教育局为该校组织了一场教师编制考试,招聘人数是35人,特别强调了提供事业单位编制,录用后的教师到三门峡东方剑桥学校任教。

岗位涉及小学和初中,小学老师22人,初中老师13人,覆盖的学科包括语文、数学、英语等中小学常设课程,相关情况疑似与发布声明的34位老师基本一致,而且声明中也提到了每天工作至少12小时,这符合民办学校老师的工作现状。

那么问题出在了哪里?

为了补充当地教育资源,曾经很多地方都出台政策支持民办教育,其中就包括向民办学校输送编制教师,这是历史的产物,不排除河南省在2019年还存在这种现象。

但在2021年8月份,教育部会同八部门发文,要求各地不得向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新增派具有事业编制的教职工。已经派出的,分阶段、分步骤有序引导退出。

再加上这类政策发布都会提前调研,各地都已经提前获知相关要求,已经承诺给编还没有入编的工作或许直接就暂停了。

03观点:妥善回应老师们的合理诉求

虽然暂不明确三门峡这34位老师的情况是否符合上述情形,但这可能是最合理的解释,否则何至于4年不给编制、不给工资、不给合理的待遇?

不过,在这4年中,老师们有没有拿到其他渠道的待遇不得而知,比如任教的学校有没有提供待遇?否则太不合理了!都是年轻老师,让他们怎么生活下去?

当然,也不排除是在无法给编制的情况下,老师们曾经拒绝过各种解决方案,所以导致工资、社保等待遇长期不能兑现。

如果招聘的确实是编制内老师,且老师们也没有违反相关规定,就应该有序将这些老师从任教学校退出来,将他们带编制分流至公办中小学。

始乱终弃不应该是教育行业该干的事情,至少也应该在劳动法的框架内解决问题,老师们的合理诉求应该得到回应。

举报/反馈

育学笔谈

558万获赞 87.3万粉丝
记录校园趣闻,评述教育现象。
星问答计划创作者,中小学教师,优质教育领域创作者,活力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