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要带着儿子去爬山!为什么要和儿子分开走!

儿子已经去世一年了,陈娴(化名)却还是会被夜晚的噩梦惊醒。这是孩子出意外后她问自己最多的一句话,也是亲人质问她最多的一句话。

为什么?所有人都在问她为什么。却没有一个人能体会她作为母亲,失去孩子的痛心。

陈娴和丈夫结婚多年,儿子去世的痛苦,让夫妻两濒临崩溃。陈女士不停地责怪自己,没有把孩子保护好。可一年后,她却把同行的驴友告上了法庭,这又是为什么?


母子间的约定,久违的出行

2013年,陈娴的儿子14岁了,叫温文杰,家人都叫他小温。

和很多孩子一样,正在读初中的小温爱玩爱闹,正是爱起哄的年纪。陈娴为了儿子能吃得健康,有个好身体,就没有让儿子住校。无论多忙,她都会抽时间回家给儿子做好饭菜,然后陪儿子吃饭。

在她看来,良好的学习成绩重要,但健康的身体也格外重要。

好在儿子小温十分争气,从小到大,只要是考试,就没有让陈娴失望过。在陈娴看来,有了这么一个好儿子,无论儿子有什么愿望,她都会想办法满足。


但儿子只是调皮,却从来没对她提出过任何愿望。中考几天之前,小温神神秘秘地来到陈娴身边,然后问:“妈妈,我中考结束了可以带我去爬山吗?

看着儿子期盼的目光,陈娴的心都化了,但嘴上还是坚持:“你考好了的话,我就带你出去!

听得到这句话的小温很是高兴,陈娴看到儿子如此兴奋,也倍觉幸福。儿子没有什么愿望,这么一点小小的请求,作为母亲当然要答应。

况且只是到附近爬爬山,走不了多远,还能锻炼身体,又没什么危险。


这样一举三得的事情,陈女士早早就开始做准备了。但鉴于之前从没接触过“户外运动”这行,陈娴便准备先加入几个聊天群了解一下。

在一番搜索下,一个名为“心动户外”的聊天群进入了陈娴的眼帘,也正是这个群名吸引了她。于是她立刻加入了这个群里,在和群友聊天后,她才发现群主心跳(网名),是一名“户外运动老人”了。

截止陈娴进群为止,群主已经组织和参与过了二三十次“户外运动”对方字里行间流露出了娴熟和专业,也让陈娴佩服。即使隔着网络,双方都没见过面,陈娴却对群主十分信任。

自此,一个名为“户外运动”,实为“菜鸟互助”的户外运动群,就这么组建了起来。


中考刚结束,小温便迫不及待地催促陈娴带着他去户外游玩。鉴于儿子刚刚完成中考,成绩也不错,陈娴便开始了户外游玩的计划。

但看来看去,网络上都没有相关的消息,她身边也没有熟人。于是陈娴的视线又回到了聊天群“心动户外”中。

6月19日,陈娴终于在聊天群中等来了活动的最新消息。据心跳说,几天之后,他们要开展一次“穿越坛子坑峡谷”的活动,正在群里找朋友搭伙。

群通知中,还出现了头盔、救生衣、头灯等专业用语。陈娴看了都不太懂,于是直接联系群主代买了。


有了装备之后,陈娴还是不太放心只有自己和儿子进行户外探。本来这种户外活动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应该是小温的父亲陪他去最为保险。但小温父亲很忙,一年有一多半的时间都是在外出差。

于是陈娴只能联系到之前单位的一个男同事。两人闲聊时,陈娴曾听对方说起过,他对户外游玩感兴趣,于是陈娴便邀请对方一同参与户外游玩。

男同事叫“智上”,一番思量下,他欣然应约,答应和陈娴一同前往。

4天后,终于到了户外活动举行的时间。小温一早就知道出门游玩的日子是在今天,于是天还没亮便吵着要出发。其实陈娴对这趟游玩,是有一部分不安的,于是她再三和活动发起人“心跳”确认:活动的难度对孩子来说有没有危险?


而心跳对此保证道“不会很危险的,我都做了几十次了,这种算是小规模的活动。”于是陈娴放心了。

6月23日,早晨八点的九寨沟前,一对人马正聚集在浙江九寨沟的坛子坑,他们都是参加本次“穿越坛子坑峡谷”活动的驴友。此时,现场的所有人都兴致勃勃,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此行的凶险程度,他们也不知道,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将会迷失在这片荒野中……

驴友的陪伴,无情的水流

群里的驴友一行人汇合后,陈娴、智上和小温便坐上了“心跳”驾驶的私家车。而车子行至山后村后,心跳便让不会游泳的驴友都穿上“救生衣”。

坛子坑峡谷并不仅仅是大峡谷,其中大部分区域未经开发,都还处于原始状态。其中水流湍急,荒无人烟,属于大部分游客望而却步的存在。

但此次活动的路线却径直穿过峡谷,其中不乏河流湍急之处。也正因如此,心跳才会建议驴友们都尽量自带救生衣,以免发生意外。


一行人到达大峡谷底部的时候,已经是早上的十点。大部分都急急忙忙穿上救生衣开始下面的徒步,但陈娴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群主心跳代劳,所以她和儿子只分到一件救生衣。

作为母亲,陈娴还是把这唯一的一件救生衣给了儿子。

出发之前,群主心跳是完全没有走过这条线路的,他只是参考了前人的步行轨迹,所以包括领队的人在内,完全没有人知道他们会面对怎样的艰难和险阻。

在水边下车后,一行人只能在群主心跳的带领下,沿着溪水朝着下游漫无目的地前行。可走了没多久,原本的溪流却被一个大坝拦腰截断。大坝两侧的直线距离广阔,打眼看去甚至有三百多米。


一群什么工具都没带的驴友,如果强行过去的话,只能下水游泳过去。但此时的水势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抵抗的了,即使一个成年人下水,稍有不慎都会被水流带走,下落不明。

于是群主心跳下意识不选择“游过去”的方案,准备先走陆路打探一下。但十分钟之后,心跳回来了,说陆路狭窄难走,根本走不过去,于是只能建议大家走水路,游着过去。

此时没有救生衣的陈娴心里开始犯怵,她不通水性,此时下水危险不言而喻。于是她准备带着儿子,两人走陆路。同行的另外两名驴友,也决定走陆路。

可此时儿子小温突然想走水路,他一再向陈娴请求想去游泳。陈娴知道,儿子喜欢游泳,而且水性不错,看着执拗的儿子,又看着大部队里的其他人,陈娴心下一狠,答应了儿子的请求。

你下水了之后要听叔叔阿姨的话哦!不准乱跑!”陈娴对儿子的离开十分操心。

知道了!知道了!”小温朗声答应。


儿子的答应并不能让陈娴放心,他还是拜托同行的前同事智上,代自己看顾孩子,一会儿到了对岸,两队驴友汇合。

这些请求只是一个做母亲的“爱”,何况两人又是前同事,智上也答应下来,于是和孩子一起走水路,与其余四个人一起游泳绕过水库。

可没想到看起来不过五百米的距离,却让小温却走了整整一天,都没有走出来……

到不了的彼岸,触不到的亲人

这段山路不长,水流也在众人的陪伴下没有那么险象环生。不久两队人马都到了大坝上面。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大坝的中间还有很宽一段距离,满是倾泻水流,无处下脚,两队人马根本就没有会和的可能。


于是几人叫喊着商议过后,一致认为只能分开继续前行,尽量往一起汇合。但出乎意料的是,走山路的几人如同被困在了山上,无论他们怎么走,都到不了另一队在的地方,久而久之,只能越走越远……

无奈之下,陈娴只能和两名驴友继续走山路前行。而她下一次接到儿子的电话,便已经是下午的七点钟左右了。

妈妈,我们俩迷路了!”这是陈娴接通电话之后,儿子说的第一句话。原来自从他们在大坝上分头前进之后,只有智上一直陪在儿子的身边。此时和他们同行的另外几名驴友早已不知去向。

小温和智上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荒野中乱转,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队友,也找不到正确的路。


看着天空昏暗,儿子又迷路了。陈娴急得六神无主,只能一边安慰儿子一边说“你别急,你呆在原地!妈妈给你报点!

可是在之后的几个小时里,陈娴都没有再接到儿子的电话。她急不可耐地想走出峡谷,然后求人救自己的孩子,但没想到的是越着急越走不出去,等她走出去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

没过多久,陈娴看到群主心跳三人走水路的,从另一个路口出来,她欣喜若狂,立刻请求他们搭救儿子小温。但天色已暗,伸手不见五指,几人都连番推辞道“走不动了!真的走不动了!

只有群主心跳主动进入荒野中,开始尝试寻找迷路的小温和智上。

此时小温和智上到底怎么样了?

无意中走失,寒风中瑟瑟

在后期的复盘中,小温和智上于当天下午四点半,在一片丛林中与其他三人走散。之后智上便带着小温在荒野中寻求出路,但两人非但没有找到,还渐渐走到了绝境……


两人在黑暗中摸索,智上则带着小温的手机,到处寻找有信号的地方,准备拨打电话求援。可一番操作下来,他们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而且手机电也不多了,为了保持救援,在有信号的条件下可以打个电话,他们只能先关掉手机。

两人最终停在了一处悬崖边,在冷风中互相拥抱着瑟瑟发抖,度过了一夜。

此时外界已经开始对两人进行搜寻,不少农民和猎虎在听说了这件事之后,都自发地走进山林,大喊着寻找小温和智上,从当晚七八点到第二天凌晨三点。

数百个人在山中反复呼喊,都没有两人的任何消息。

“病急乱投医”,孩童失踪

而经过了一整夜的提心吊胆,两人依旧没发现救援队的踪迹,于是准备“自救”——从山崖上爬下去。


在智上的带领下,小温已经动身和他一起爬下悬崖。可爬了一半的智上猛然发现脚下还有一半的高度,完全没有可攀附的崖壁,于是他只能松手滑下来,捡回一条命。

但小温此时还不到16岁,身体都没长开,身高怎能和成年人智上相比较?于是小温便处在了一个上下两难的状态,瘦弱的手臂攀在悬崖峭壁上,脚下也没有能落脚的地方。

小温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如果智上会选择在原地安慰或者陪伴小温,他应该可以再坚持的久一点。但先到地上的智上,却先行离开,并告诉小温“你先在这里撑着,我去找人救你!


可悲的是,智上走出去没有二十分钟,便进入了一个丛林,然后他又迷路了。自己都不出不去,更不要谈联系救援队救小温。

即使此时当地县政府已经联系了上百个人加入“搜山”的队伍,小温在孤身一人的环境下可以支持多久,想必是能够猜到的。十来岁的他还是个孩子,即使是个成年人,都没有自信能在悬崖上,仅用手臂支撑,撑过好几个小时!

当天上午八点半,搜救队员突然发现了在丛林中的智上。但问他小温在哪里,他也答不出来,而从他的描述来看,找到小温已经再也不能耽搁了!


可悲的是,当搜救队伍来到了智上描述的“悬崖处”后,没有找到小温的踪迹。后来反反复复多地搜救队员来到这里,都是为了找到“失踪的小温”。

失踪四个月,父母肝肠寸断

6月25日,失踪三天的小温终于有了一丝痕迹,一双淡蓝色的凉鞋,足矣让陈娴悔不当初。她不想相信两天前还健康的孩子,如今一点消息都没有……

而小温出事之后,他的父亲也早都结束了外地的工作,每天守在这里,无论寒来暑往,都要把儿子的踪迹找出来。四个多月后,搜寻队终于在水潭下找到了小温的尸体。

被木头压住的小温,足足在冰冷的水中沉睡了四个多月,寒来暑往,他终于回到了父亲的身边。

陈娴看着一起穿越荒野的驴友,终于一纸诉状将他们告上了法庭。作为一个母亲,这或许是她最后一件能为儿子做的事情了……

举报/反馈

宁哥谈娱

124万获赞 1.7万粉丝
用故事传递情感,用情感温暖人心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