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5日凌晨,淄博市发出紧急通知,原定于当日召开的“2023年淄博烧烤节”新闻发布会取消。

但与此同时,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三级的官员仍在不断陆续前往“2023年淄博烧烤节”主会场所在地——海月龙宫物流港,现场会一个接一个。

一方面,官方希望能办好这一次烧烤节,珍惜抖音给淄博带去的巨大流量转换出的消费力,并抓住这次机会,让流量有序健康地持续下去,给城市转型带来新的突破口。但另一方面,本非旅游城市的淄博面对蜂拥而至的游客又无比纠结,担心因接待能力不足影响游客的消费体验最终导致流量昙花一现。

矛盾之下,淄博官场内部乃至山东高层内部都对此次淄博是否应该趁着热度和五一小长假举办淄博烧烤节产生了分歧。最终,他们选择了一条中间的道路:还是办淄博烧烤节,但官方尽量低调,不拒绝现有的流量,但不再主动吸引更多的流量在五一期间叠加聚集,甚至主动发声希望引流到兄弟城市。

在这样的行政决策引导下,淄博烧烤节低调改名后将如期开幕,官方淡出此次淄博烧烤节的前台,幕后,淄博仍调集了大量的行政资源力求保障此次烧烤节顺利稳定安全地办好。

这是一场“大烤”,不仅“烤”淄博烧烤是否真的能让游客的味蕾绽放,更“烤”淄博地方政府在流量高峰敢不敢顺势办烧烤节的担当,以及如何保障五一期间的烧烤节顺利平稳进行的应急能力和执政水准。

淄博火的不仅仅是烧烤

朋友提醒关注“淄博烧烤火了”时,我正出游在湖北的恩施。

4月14日,偶遇湖北民族大学文传学院院长杨光宗教授。杨教授突然提议,让我去给新闻系的学生们讲讲新闻采写业务。4月17下午,我仓促上阵给新闻系的部分学生做了一次新闻业务的讲座。跟过去一样,我依旧会给学生们讲“到新闻现场去”、“在现场”的重要性。

刚做完这场讲座,有朋友提醒我关注淄博烧烤,说淄博烧烤火了,网上议论纷纷。

上网一搜,果然,很多人不解,觉得淄博烧烤火得莫名其妙;有人不看好,认为地方政府不务正业,一个重工业城市不该去花那么大的精力扶持餐营业,还有人说,烧烤火了,证明社会荒芜……

对这种有争议的话题,我决定去现场一探究竟。刚跟学生们强调了去现场的重要性,我不能坐在家里靠着有限的阅读、社会经验和网上更重视觉冲击力的短视频去评价火遍全国的淄博烧烤。

4月20日下午,我从长沙飞到济南,先去看望了一位已经五六年未见的老友。次日,山东法制报的社长万晋兄将我捎到了淄博。

一个重工业城市,烧烤突然红了,怎么回事?

在淄博5天,接触了不少当地人,有官员、企业家、普通市民、出租车司机和文旅从业者,等等,说法各异,但较为统一的说法是有三个原因:第一,早在两三年前,时任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就已经提出了要发展夜经济,并与时任淄博市长、现任淄博市委书记马晓磊先后在淄博的烧烤摊上接待过客人。

淄博的书记市长在烧烤摊接待

第二,疫情结束后,淄博办了一场音乐节,一个知名的歌手在演唱会上说他前一晚去吃了淄博的烧烤,次日被他点名的烧烤店就火了。第三,疫情期间曾有一些山东的大学生被分流到淄博隔离,结束隔离前当地政府给即将离开的学生们送了一顿烧烤。学生们临走时说,春暖花开将再来淄博吃烧烤……

相关方面提供给我的数据显示:2023年以来,淄博本地累计45家政务抖音号发布淄博烧烤相关视频269条,累计点赞量超130万。其中,截至4月25日,@淄博文旅 抖音号发布淄博烧烤相关视频41条,获赞超40万,近一个月内涨粉10万+,目前总粉丝数28.7万;@临淄发布 抖音号发布淄博烧烤相关视频43条,获赞18.5万,近一个月内涨粉3万+,目前总粉丝数29.9万。此外,@桓台警方、@临淄公安、@文明淄博、@临淄发布 发布的系列烧烤相关内容里都诞生了爆款视频。

梳理还发现,从3月上旬淄博烧烤走红以来,淄博市区两级文旅、市监、公安、网信、交通等系统持续参与相关热点内容的传播,并且对社会热点节奏把握比较精准,适时根据热点事件发展趋势,推出因时制宜的政策和内容。如公交专线、烧烤专列,警察巡查、严打缺斤少两、文旅局长下场、限制五一假期酒店过度涨价、对外告知人流超载推荐山东兄弟市区等等,收获了大量网友的好评。

淄博市网信办、文旅集团的相关人士和淄博烧烤节的承办方则相继对我表示,通过他们的监测和观察,对淄博烧烤火起来贡献最大的传播平台是抖音。

于是,在地方政府有意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的引导下、在知名艺人的宣传下、在几乎每个人都在玩抖音的大学生的助力下,淄博烧烤在2023年3月初火了。

淄博烧烤的火爆程度其实不是我最关心的了,我更关心淄博烧烤火了之后给淄博带去了什么。疫情之后经济处于颓势,是否有利于民生是我判断当下一些事情更重要的标准。

4月20日下午,我去看了淄博最火的烧烤店“牧羊村烧烤”,场景正如网上流传的照片和视频一样,大量的食客和自媒体人聚集在现场,吃的人很嗨,围观直播的人也很嗨,现场人声鼎沸。进入现场,要经过一个安检门,出入口处有当地街道设置的志愿者服务站,还有专门维持交通秩序的相关人员……

牧羊村烧烤

4月21日上午,我去了位于淄博市张店区的一个老菜市场,如今名为“八大局市场”。据说, 此菜市场附近过去有淄博市公安局等八个局,因此得名八大局。在八大局市场内逛了一个多小时,经常不得不侧身贴着周围的人行走,当地的紫米糕、炒锅饼等特色小吃热销,大量的店铺门口在排队,加剧了市场内的拥堵。路上,随处可见提着大包小包紫米糕和炒锅饼的游客。

八大局市场

八大局市场

4月23日,周日,但是工作日,下午我又去了一次八大局,游客不如21日所见的多,但步行其中仍然是只能缓慢通过,仍有不少的店铺门口在排队。

4月21日,本还想去淄博的书店钟书阁看看,但游客也很多,需要预约而且排队需要较长时间,放弃亲往体验的念头。

4月22日,在淄博市委有关部门工作的朋友陪着去看了淄博市琉璃展览馆。因为观展的游客多,也需要排队进入。

排队淄博琉璃展览馆

我问讲解员,过去一天接待多少人?小姑娘答:过去一天顶峰1000人。我又问:如今呢?她又到:如今高峰的时候一天要接待1万人。

琉璃馆内,不仅有淄博传统的琉璃产品,还有很多瓷器。淄博的瓷器,不可小觑,在国宴接待使用的餐具中占了相当的比重。有哪些高层在用淄博的瓷器,大家去看了就会知道了,不便发照片。

随后,我还去了位于淄博市博山区的琉璃大观园和位于淄博市周村区的周村古商城,游客也很多。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距离淄博市区近40分钟车程的琉璃大观园,沉寂萧条了很多年的街道上,生意火爆,大量的商铺都在抓紧清洗仓库里积压多年、沾满灰层的瓷器和琉璃制品。

坐了好几次出租车,问了两个出租车司机生意怎么样。第一位司机说,一个人跑全天,过去一天跑三四百块钱,如今一天跑七八百块钱。另一个司机说,前一个司机吹牛,现在生意比以前好,收入增长20%,但生意没有好到那个地步,白班司机过去一个班跑两三百块钱,现在可以跑三四百。

在淄博住了三晚,全靠当地的朋友设法才订到酒店。第一晚,是一个在当地工作的媒体朋友托关系预订的,但最多只能让我住两晚,后面全部预订出去了。有一个值得记录的细节是,那晚酒后与一个朋友在房间畅谈,抽了许多烟。朋友离去后,我打开房门想散烟通气,结果回到床上就睡着了。次日醒来,发现房门一夜未关,但没有丢东西更未丢人。这个细节,大概可见当地社会治安之优劣。

住了一晚,济南的老友约我再聚,只好回济南住了一晚,次日返回淄博,住宿又成了问题。幸好,一个开酒店的朋友出手相助,才又顺利住进了酒店。

目前看,淄博烧烤火了,烧烤所用到的食材、物料所涉及的相关农业、养殖、烧烤炉生产制造等行业火了,淄博的交通、酒店业火了,淄博的展览馆、书店等文旅产业也火了,淄博传统的琉璃和陶瓷制造销售业也相应受到了带动……

这些行业,多数都是服务业、第三产业,也是劳动密集性的行业,必然极大地带动了就业。

面临“大烤”的官员们

此行,我虽然只是一个游客,不再是一个时政记者,但职业习惯所致难免会注意当地如何应对这场“大烤”。

在淄博,先后结识了几位在淄博市委市政府有关部门工作的新朋友,他们都在为即将开幕的淄博烧烤节加班加点工作。

一名在淄博市委有关部门工作的90后,三月份就订好了机票,准备五一蜜月出行,最近市里通知五一期间取消休假、全员上岗,他不得不将自己的蜜月之行延期。一名在淄博市政法系统工作的官员则透露,淄博市在淄博烧烤节期间将投入大量的安保警力,因主城区和烧烤节主会场所在地周村区力量不够,淄博市将从其它县市区抽调安保力量支援周村区。

设在淄博烧烤节现场的各种指挥部

这些细节幕后,还有更多让官员们纠结的事情。

办不办淄博烧烤节,官方曾几度改主意。虽然最终决定还是办,但官方不会以主办方的身份出现,并将“2023淄博首届烧烤节”更名为“淄博烧烤体验地(海月龙宫)”。山东省、淄博市文宣系统的朋友介绍,目前淄博官方也不再出面接受媒体的采访,低调处理。在淄博烧烤火起的早期,淄博市文旅局长多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和官方媒体的报道中,但近期不再接受媒体采访。

“淄博烧烤节”已经更名为“淄博烧烤体验地(海月龙宫)”

从多个渠道获得的信息显示,淄博市乃至山东省正在试图让淄博的烧烤降温,起码是不希望五一期间继续升温。

如果说在流量高峰敢不敢顺势办烧烤节考验的是地方政府的担当,那如何保障五一期间的烧烤节顺利平稳进行考验的将是地方政府的应急能力和执政水准。

朋友们告诉我,地方政府最担心的大量游客集中涌进淄博后出现安全问题。为了让政府表面上不站到淄博烧烤节的前台,淄博烧烤前期间投入的安保力量将有相当一部分以便衣的形式出现在淄博的街头,届时淄博街头的便衣可能会比穿制服的安保力量还多。

4月24日,我端着茶杯混进了周村区的一个内部会议,参会的政府机构有周村区商务局、应急局、综合行政执法局、市场监管局、卫检局、消防大队等部门参加。

周村区的一个内部会议

开场,主持人说:今天的会议是个内部会议,请大家注意保密。

坐在台下的我很兴奋,以为会有猛料,可听完整个会,也没听到什么值得保密的内容,基层官员们的戒备心和紧张程度可见一斑。

会议上,强调最多的是安全问题,基层干部们反复强调烧烤节现场的用气、用电和食品安全问题。

一名主持会议的人士强调,出于安全的考虑,现场不允许制作凉菜,也不允许现场卖白酒。不仅参加烧烤节的商家不能在现场喝白酒,届时游客也不能在现场喝白酒。一个参会者问,如果游客自带白酒怎么办?

“到时候我们会有安检,不让白酒进场。”会议主持人说。

官员们还担心一个问题,那就是淄博的接待能力有限,一旦出现吃饭排队太久、住不到酒店甚至引发冲突纠纷等消费体验不好的问题,网上会出现负面的舆情,影响淄博烧烤的持续发展,也影响好不容易初建的淄博城市新形象。

另一名接近当地官方的朋友透露,淄博市目前酒店业能提供的床位只有5万张,但目前从交通部门获得的数据显示,五一期间将有12万外地游客涌入淄博,这个数据还不包括自驾游。为此,淄博市正在紧急动员,将平时不对外开放的招待所等场地拿出来应急,比如焦裕禄干部培训教育学院这类过去不对社会公开的场所。

23日,淄博海悦瑞景酒店门口停着一辆安徽牌照的大客车

政府所传达出的谨慎态度,也影响了参与淄博烧烤节的企业。此次淄博烧烤节的承办方之一、淄博市海悦商业集团公司,也相当的谨慎。

在淄博,结识了承办此次烧烤节的海悦集团的总裁王子科。连日里,他不是在烧烤节筹备现场就是在相关的会议上,电话不断,形容憔悴。烧烤节的安保指挥部,就设在他的办公室附近。

4月24日晚,他设家宴接待了我。因次日还有工作,他没有陪我喝白酒,他的父亲和另外几个家人、结拜兄弟陪我。酒过数巡,略有醉意的王父对王子科说:这一次,要不计成本办好烧烤节。

作为一个民营企业,要不计成本地保障一个商业活动平安顺利进行,这让我想起很多淄博人都在说的另一句话:这一次,已经不是钱的事,我们要为淄博城市荣誉而战。话不同,意思相近。

不能为了不出事就躺平

淄博的烧烤火了,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关注,也引起一些批评。有人认为淄博作为一个传统的工业城市,应该把发展的主要思路放在第一、第二产业上,多去做一些对拉动地方GDP和税收有利的产业,意思好像是淄博政府扶持烧烤有点不务正业。

我认为这种观点是有待商榷的,甚至是错误的。

首先,烧烤火了后,已经带动了相关的其他产业,淄博烧烤的受益者已经不仅仅是几个烧烤店,淄博整个的第三产业都受益了。第三产业是劳动密集性的产业,三产发展了,肯定会拉动就业,也会增加税收。

过去我们经常批评一些地方政府只关注第一、第二产业而忽视第三产业,批评的理由就是因为第三产业是富民的产业,不能偏废。如今淄博烧烤业发展起来了,带动了其他三产,应该鼓励并宽容出现的一些小问题。淄博是一个资源枯竭城市,第一产业已经没落了,还要放弃第三产业,那淄博到底怎么发展?

我认为,在目前淄博烧烤这么火的情况下,即便是淄博市委市政府的工作精力适度倾斜到第三产业上来,完全是正常的。

淄博的烧烤红了以后,淄博人尤其是淄博做餐饮和其他服务业的,是希望继续增加流量和热度的,但政府的态度不同,他们目前整体来说是希望降温,不要让人群集中在一个时段和空间里,希望长期火下去,让淄博烧烤带来的新消费成为淄博经济新的增长点,他们同时也更关注安全的问题,也关注城市形象和品牌的维护问题。

在舆论和接待能力有限的双重压力下,淄博政府不得不去有意淡化自己在当下的声音和身影。

但是,为了不让外界批评就不扶持淄博烧烤,为了不出事就取消淄博烧烤节,为了不出事就关闭游客进入淄博的通道?这些显然行不通。任何城市的经济转型都会遇到阵痛,真是迟早要过的一关。

2017年夏天,我去湖北的利川看病,当地当时正遇到了淄博如今面临的问题。时任利川市委书记是旧识,他到酒店看望我时介绍:利川夏天只有二十度左右,而近邻的重庆武汉都是出名的火炉城市,大量的游客会在夏天涌入利川,当时人流甚至主要集中在几个村庄里,交通、饮水、污水处理都是大问题,自然也包含社会治安等安全问题。但书记当时主要考虑的不是给舆论降温,而是如何尽快有效地缓解交通、饮水和污水处理这些配套的问题。

不能为了怕出事就躺平,淄博官方将不得不正面这一次“大烤”,地方官是否有担当、执政能力的高低都将面临一次巨大的挑战。

最后,不得不友情提醒诸君:五一长假,错峰出行,真的不要扎堆涌到淄博去。在淄博期间,我吃了三顿淄博烧烤,比我想象的好吃,但人太多,稍微有名一点的店都要排队,若五一去,人会更多,届时大大小小的烧烤店里会忙得不可开交,未必有平时那么好的品质。五一之后再去,体验可能更好。

举报/反馈

褚家朝新

8.9万获赞 4112粉丝
爱下厨做菜喝茶的前记者
过气的前时政记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