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上旬的余村,金色的油菜花溢满田间,竹子青翠欲滴,春笋钻出土层,露出新鲜的嫩芽,春意正浓浓地弥漫开来。

余村是浙江省安吉县天荒坪镇辖区的一个山村,在这个三面环山的山洼洼里,每天都有新鲜事,持续书写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新篇章。

2005年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在余村考察时,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给那时正处于转型迷茫期的余村指明了方向。

10多年来,余村坚定不移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从“卖石头”到“卖风景”,从“靠山吃山”到“养山富山”,成功实现了绿色转型,百姓生活富足,村庄生态宜居。

2020年3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来到余村考察调研,沿着村里道路,看到青山叠翠、流水潺潺、道路整洁,家家户户住进美丽楼房。总书记说,时间如梭,当年的情形历历在目,这次来看完全不一样了,美丽乡村建设在余村变成了现实。余村现在取得的成绩证明,绿色发展的路子是正确的,路子选对了就要坚持走下去。

站在新的起点上,余村人坚持不断夯实生态根基,发挥生态优势,联动周边乡村发展。

4月8日,安吉县委常委、天荒坪镇党委书记贺苗接受《民生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安吉画出3个发展圈层:设定小余村为乡村现代化样板建设区、余村(山川)浙江省级旅游度假区为大余村核心建设区、天山上(天荒坪镇、山川乡、上墅乡)为大余村延展区。当前,相关规划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正在面向全球招募合伙人。

小余村迭代升级到大余村,实施大余村战略,引进人才,在发挥余村溢出效应的同时,丰富产业发展业态,实现更可持续发展。

金色的油菜花溢满田间。图/严碧华

进退维谷

4月6日晚8点多,清理完餐桌的潘春林总算有了点空闲时间,泡了杯安吉白茶后,和记者坐在餐桌旁聊了起来。

潘春林是余村春林山庄的老板,也是天荒坪镇农家乐协会党支部书记、会长。在潘春林的讲述中,30多年前的余村仿佛就在眼前。

余村石灰岩储量丰富,改革开放后,在国家鼓励创办乡镇企业的背景下,村里陆续建起石灰窑、水泥厂和砖瓦厂。

上世纪80年代末,初中毕业的潘春林和村里很多同龄人一样,进入石灰窑厂上班,刚开始做装卸工,后来开拖拉机,每月能挣三四百元。

虽然收入不低,但工作环境极差,且非常危险,矿上经常发生安全生产事故。

干了一阵子后,同样在石灰窑干活的父亲叫潘春林去水泥厂开货车,至少安全一点,工作也相对轻松一些。

在水泥厂上班,不用整天提心吊胆,但污染严重。“不仅粉尘多,而且排放浓浓的黑烟,经常是灰头土脸。”回忆起那段经历,乐观的潘春林声音变得有些低沉。

还有流经家门口余村溪的污水,恶臭难闻,也不知从何时起,鱼虾都绝迹了。

对此,85后民宿业主葛军也印象深刻。他说,村里的小溪特别浑浊,根本见不到鱼虾。父亲葛元德当时也在村里的石灰窑当矿工,身上有两道伤疤。

日积月累,很多问题日渐显现:苍翠的青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灰蒙蒙的一片,村子常年笼罩在烟尘之中,连千百年的银杏树也不结果了。

“山是秃头光,水是酱油汤。”在3月5日上午召开的十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首场“代表通道”上,余村党支部书记汪玉成形象地描述余村当年的状况。

那时,余村所在的安吉县也是污染重地。1998年,国务院发出黄牌警告:安吉县被列为太湖水污染治理重点区域。

赖以生存的村庄,环境污染如此严重,村干部开始反省。从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余村陆续提出关矿、关厂的想法,但已经习惯靠山吃山,这一步太难了。因此,停停关关、关一开一、开一停二,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2003年 安吉县出台《关于生态县建设的实施意见》,将“生态立县”确定为发展战略,探索以最小的资源环境代价谋求经济、社会最大限度的发展。

矿山频发安全事故,村庄污染不堪,再加上政策层面趋严,倒逼余村人开始谋变。

同样在2003年,余村郑重宣布:关闭全村所有矿山企业,调整发展模式,还余村绿水青山。

然而,矿山关停意味着收入剧减,阵痛随之而来,村集体经济与百姓收入大幅下滑。

关停厂矿后,村集体收入一下子从300多万元降到了20万元,连村干部工资都发不出。当时,余村在厂矿工作的有二三百人,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人在厂矿工作,没有了上班的地方,也就意味着多数家庭没有了收入。

村内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有人说不能再牺牲生命、环境开矿,有人说与其没有收入饿死还不如继续开矿。村里组织开会时,村民们经常争论不休,怨声载道。

进退维谷。村干部们左右为难,不知如何选择。

“到底该走怎样的发展道路?发展到底又是为了什么?”4月7日,余村党支部副书记俞小平表示,这是当时村里迫切需要回答的问题,今天看起来非常简单,在当时却很难。

三面环山的余村,每天都有新鲜事。图/严碧华

坚定不移

前路迷茫、举步维艰之时,“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重要发展理念,启发了余村人。观念一变前路阔,同样是“靠山吃山”,但方法完全不一样。前者是挖山,涸泽而渔;后者是养山,从长计议,与自然和谐共生。

很快,萦绕在余村乡亲们心中的愁云消散了,余村人吃下了定心丸,明确了发展方向。

安吉地处长三角腹地,与上海、杭州、苏州均属“两小时经济圈”,可以保护好绿水青山,发展旅游经济,实现差异化发展。

“我们非常振奋,也因此坚定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路径。”俞小平说。从此,不仅关停矿山,余村还坚决关停了村内其他污染企业,开始复垦复绿,治理水库,改造村容村貌,支持发展农家乐,开启从“卖石头”到“卖风景”的大转身。

渐渐地,告别了粉尘漫天、污水横流的余村,重现山清水秀、竹海连绵场景,有了可卖的“风景”。

同样在2003年前后,潘春林所在的水泥厂效益一天不如一天,而关停了石灰窑的余村,竹林也开始慢慢变绿。

潘春林在外面看到有人开起农家乐,生意不错,便想着辞职在村里也开一家。当时,他手里只有3万元。起初设想是,投入20多万元,应该差不多够了,可干起来后才发现,这点钱只够建房,仅装修就花了30多万元。就这样,东挪西借,投入60多万元的春林山庄在2005年开业了。

作为村里第一批开农家乐的村民,潘春林很快尝到了甜头。2005年后,余村越来越重视生态建设,环境越来越好,到余村参观旅游的人渐渐多了。游客来了就有吃饭、住宿需求,春林山庄在2007年底基本实现回本。

因为生意好,房间经常不够用,着眼长远的潘春林又投入60多万元,将原来的三层楼和院子进行扩建。重新开张后,生意却并不如意,有时一周只有一天有客人,潘春林发愁了。

“从小有成就,一下子又成了名副其实的‘负翁’。”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潘春林语带调侃。

于是,潘春林想到要做宣传,扩大影响。他请人制作网页,在报纸刊发“豆腐块”广告等,各种尝试。特别是在上海一家都市报上做了广告后,立竿见影。这给了他不少启发,当时村里客源以上海的居多,于是他和人合伙跑起客运,从上海城区直接将游客接到余村,山庄生意越来越红火。

潘春林开农家乐成功后,其他村民也开始加入这一队伍,但有些因为房间改造、服务不到位等,生意并不好。

春林山庄生意兴隆,房间不够用,而周边农家乐却吃不饱,同时考虑到再扩建成本高、风险大,于是,潘春林决定和他们联动发展,纳入春林山庄统一管理,一部分客人在春林山庄吃饭,但可以住在其他地方,收入共享。

不只是农家乐,村里还兴起了漂流、家庭农场等项目,越来越多的村民“靠山养山”,吃上了生态饭。

目标清晰,久久为功。10多年来,余村坚定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村容村貌和产业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走出了一条生态美、产业兴、百姓富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今天的余村,是国家4A级景区、全国美丽宜居示范村。

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余村村民人均收入达到64863元,村集体经济收入达到1305万元。

这些年,在全国各地交流,俞小平只要一说起余村,对方都会刮目相看。

知名度提高了,游客自然多了。村里开办了50多家农家乐和民宿,每间房的价格从几十元、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可以满足不同群体的旅游消费需求。

居住环境好了,且在村里还能实现就业、创业,成就一番事业,回村发展的年轻人也开始变多。

葛军就是其中的代表。小时候,他目睹了被污染的村庄,听到频繁发生的安全事故,便立志上大学,离开余村。

大学毕业后,葛军在杭州上班、做生意,每次回家,发现村里都有新变化。

2015年,葛军回到村里发展,后来开了家文创店,主要经营具有当地特色的文创产品。

2020年,受疫情影响,客流量少,葛军决定重建房子。建造过程中,他了解到民宿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于是修改了原来的房屋设计方案,按照民宿标准设计、建设。2022年7月,总投入500多万元的“两山文创阁”正式营业。

“两山文创阁”以奇石、文创为特色,有七八间房,楼上还有个景观餐厅和书法工作室。

大部分时间,葛军都会坐在民宿一楼会客厅,迎接客人,喝茶聊天,讲述余村故事。葛军认为,民宿就是要让客人感觉像住在家里一样。

在和葛军断断续续几次聊天中能明显感觉到,他很享受目前惬意的生活状态;但同时,作为回乡创业的青年代表,他一直在思考如何创新。

游客在村里参观。图/严碧华

大余村战略

从单纯的追求富,到既富又美,余村实现了涅槃重生。是沿着这条道继续走下去,还是拓宽渠道创新发展?成为摆在余村人面前的新问题。

俞小平说,这些年随着生态环境好了,老百姓形成了休假旅游业态,但存在同质化问题,且竞争激烈。再者,余村产业形态比较单一,承载力非常有限。

经过详细分析发现,作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发源地,余村声名在外,吸引不少人前来参观考察,但绝大部分客流无法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效益。

原因是旅游资源少,经营路径不够宽,产业发展不够多元。

周边银坑村有影视资源,马吉村有红色资源,横路村水资源丰富,山河村公共配套服务齐全,把几个村资源整合起来,旅游形态自然会更丰富。

2021年6月,余村联合周边四村成立“五子联兴”公司,通过“余村共富联合体”党建联盟,整合五村资源,抱团发展美丽经济。

从余村出发,连接5个村的余村大道沿线,景点串珠成链。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恰在当时,新的机遇又来了。

2021年7月,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领导小组办公室,组织完成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首批试点遴选工作,确定了六大领域、共计28个试点,安吉入选建设共同富裕现代化基本单元领域试点。

试点过程中,安吉县努力把余村的未来乡村打造成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基本单元。

把握机遇,小余村走向大余村,实施大余村战略渐渐成为共识。

建设过程中,坚持“小余村宁静致远、大余村风起云涌”。

贺苗表示,小余村从风貌上还是要保持乡村特色,不能过度商业化,毕竟这是老百姓的生活空间。同时,余村是一个重要展示平台,做的项目应是高标准,真正能服务于乡村,实现可复制、可推广。

大余村战略要实现,离不开人才支撑。

2022年初的一个晚上,天荒坪镇党委班子成员一起开会,大家集思广益,讨论热烈,会议从晚上7点一直开到第二天早上4点,最终决定,以余村的名义面向全球招募合伙人,让更多人才、项目落地大余村,通过全新的合作模式,赋能未来乡村可持续发展。

当年7月,招募计划正式启动,细分为研学教育、乡村旅游、文化创意、农林产业、数字经济、绿色金融、零碳科技、健康医疗8个类型。

目前,“余村全球合伙人”创新计划已吸引30个项目入驻,一批有志向、有梦想的年轻人选择在余村扎根。

尽管从事农家乐以来,潘春林一直在求变,如开办旅行社和文化发展公司,为来旅游、研学的客人提供一条龙服务,但他坦言,年轻人的到来,对他们这些原乡人促动很大,总感觉知识不够用,跟不上时代。

在贺苗看来,这也是余村面向全球招募合伙人的重要原因之一,期望通过这种方式,让“新乡人”和“原乡人”不断互动,促进产业业态更加丰富,基层治理更加有效,文化生活更加丰富,进而实现乡村全面振兴。

(□ 《民生周刊》记者 严碧华)

举报/反馈

民生周刊

672万获赞 13.7万粉丝
欢迎关注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官方账号。
<<民生周刊>>官方账号
关注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