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新闻 记者 沈晶晶 见习记者 周林怡

当地时间15日深夜,随着位于巴伐利亚州、下萨克森州、巴登-符腾堡州的三座核电站从电网分离,德国宣布正式告别“核电时代”。

这一事件,引发轩然大波。德国电视一台、《图片报》等媒体调查显示,50%以上受访者认为关停核电站是“错误之举”。德国环境部长施特菲·莱姆克则称,退出核电令该国“更安全”。

当前,俄乌战争延宕,欧洲能源危机犹存,德国为何“坚决”告别核电?“弃核”之举,是否会使德国用电价格上涨,进一步加剧能源问题?

德国关停最后三座核电站。图源 新华社

核电,不安全的能源?

禁用核电这事,德国酝酿了数十年。

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当时,德国人将核能与核武器关联在一起,担心核能带来的风险,反对建设核电厂,大规模“反核”运动自此出现。

这些运动,后来还催生出一个全新的党派——绿党(目前是德国执政党派联盟的一部分)。

随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三里岛核电站、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先后发生事故,大大助推了德国“反核”声势。2000年,德国政府作出承诺,将逐步淘汰核电。但因政党之间势力拉锯,德国关停核电站的速度一直不快,2010年前后,核电在德国用能结构中仍占25%左右。

日本福岛核事故,改变了这一速率。事故发生3天后,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发表演讲,宣布将加速逐步淘汰核能,并立即关闭旧核电站。

事实上,此次关停的最后三座核电站,发电量仅占2022年德国总发电量的6%左右,原计划于去年底前弃用。由于俄乌战争带来能源短缺问题,朔尔茨领导的现任政府决定让其运行到今年4月中旬。

观察这一进程,不难发现,德国“反核”的一个重要动因,是认为核电不安全,不少民众“谈核色变”。

“核能是目前主要清洁能源之一,具有稳定性、可靠性、低碳排放等优点,在满足全球能源需求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就“核能是否安全”这一问题,潮新闻记者采访了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博士后徐帅玺。据他观察,2011年福岛核事故后,全球核电发展经历了停滞、部分国家弃核到逐步复苏三个阶段,出于发达国家再工业化、发展中国家工业化,以及世界能源清洁低碳化等趋势,发展核电仍是许多国家的重要选择,“核能在全球能源结构中占据相当重要的位置,约有440个商业核反应堆,以及一些正在建设或计划中的项目。”

此外,从世界范围看,各国持续投入先进核电技术研发,第三代核电技术已成为当前核电产业发展的主流技术,安全性上也更有保障。“核能安全性并不是德国关闭核电站唯一或主要原因。”徐帅玺说。

德国“脱核”,一意孤行?

对于德国核电归零,欧洲其他国家态度不一。

近年来,有国家效仿德国做法,比如瑞士、意大利决定放弃核能使用。但更多国家,包括法国、英国、比利时等,则开始重新审视核电作用。

法国核电站。图源 视觉中国

去年2月,马克龙宣布了一项新核能战略,表示将新建6座核反应堆,同时启动对新建另外8座核反应堆的可行性研究。这一态度,相较他上任之初缩减核电的承诺,可以说是“180度大转弯”。

国际能源署数据显示,目前法国境内有56座在运行的核电站,年发电量占到总发电量60%以上,是全球核电份额最高的国家。除了供给国内,法国还是欧洲最大的电力净出口国,核电出口对象包括意大利、英国、西班牙等。其中,德国是法国第一大电力出口市场。在欧洲大幅减少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之际,法国扩大核电规模的原因,也不难理解。

此外,就在4月16日,经历了14年拖期的Olkiluoto 3核电机组投入运营,今后预计将为芬兰提供约30%的电力。运营方称,这一机组将成为芬兰本土清洁能源的重要补充,降低电力进口,稳定电价水平。

相比法国、芬兰,德国对能源进口高度依赖。2022年以来,俄罗斯天然气断供,以及减少碳排放等压力,让德国延后关闭核电站的呼声高涨,德国政界甚至执政联盟内部也对这一问题持有不同意见。

比如,在野的联盟党人士、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建议继续运营核电站,以应对能源危机。自由民主党秘书长萨莱也呼吁,核能“必须在德国有未来”。

但德国绿党人士,包括环境部长施特菲·莱姆克不断强调,“逐步淘汰核能使德国更安全,一旦发生事故,核电的风险最终将无法控制”。毕竟,作为依靠“反核”起家的政党,绿党必须延续其“反核”路线。

从这一角度看,德国核电退场,与其说是出于安全考量,不如说是一场政治较量。

能源问题,更加难解?

尽管核能在德国用能结构中占比不算高,但关闭核电站仍引发了民众对能源短缺的担忧。相关民调结果显示,目前2/3的德国人反对淘汰核能,不少人担心电费将继续上涨。

不久前,记者在德国采访时,一位柏林浙江商会的成员介绍,他的中餐馆此前月均电费2000多欧元,今年已涨到每月6000多欧元,“弃用核电将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作为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德国还有大量工业制造企业,告别核能后他们恐将面临更高昂的能源成本。

针对上述担忧,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宣称,德国正在建设新液化气接收站和发展可再生能源,能源供应能得到保障。德国弗劳恩霍夫协会工业自动化研究所的能源专家普热梅斯瓦夫·科马尔尼茨基教授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长期来看,氢能可以成为应对气候变化的脱碳战略的核心组成部分。

但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2022年,传统能源发电占德国总发电量比例高达53.7%,其中燃煤发电占33.3%,核能占6.4%。此外,他们“押宝”的氢能,技术前景尚不明朗,生产成本十分高昂。

德国一家热电联产厂。图源 视觉中国

对此,德国政府承认,短期内,将不得不增加煤炭和天然气来满足其能源需求。

“欧洲能源危机使得德国天然气进口受阻,导致燃气发电量下降,但德国仍有燃煤发电这一备选解决方案。不过,这一方案将加剧二氧化碳排放,进而延缓德国碳中和的进程。”徐帅玺认为,德国退出核电在欧洲算特殊之举。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德国基社盟主席索德尔对三座核电站关闭提出严厉指责,“这是德国能源政策中非常悲伤的一章”,“当全世界都在考虑如何在能源危机中扩大其能源组合时,我们正在做的却恰恰相反,背道而驰。”

英国核工业协会首席执行官汤姆·格雷特雷克斯也批评说,淘汰核电站将加剧碳排放,“对于一个据称以其逻辑和证据驱动的方法而闻名的国家来说,这是对环境造成破坏、经济上的文盲和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告别核电的德国,何时能走上清洁用能之路?今年冬天,停电问题会不会重现,能源危机是否会加剧?这一切都要打上问号。

德国“弃核”,你怎么看?

举报/反馈

潮新闻客户端

1071万获赞 59.8万粉丝
深耕浙江、解读中国、影响世界
潮新闻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