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3月26日一早,许多黎巴嫩人醒来后,不得不面对一个疑问:现在到底几点?
往年3月最后一个星期日,黎巴嫩进入夏令时,时钟要拨快一个小时。这一惯例同大多数欧洲国家一致。只是,黎巴嫩看守政府总理纳吉布·米卡提3月23日宣布,今年夏令时起始日期推迟一个月,从穆斯林斋月结束之后的4月21日开始。
基督教教会、政党和私立机构抵制这一决定,自行开启夏令时。于是,从26日起,在这个最宽处不过88公里的狭长国度,人们仿佛身处两个重叠的不同时区。
“两个时区”
社交媒体上一段视频显示,在黎首都贝鲁特的拉菲克·哈里里国际机场,一面墙上的数字时钟显示10时05分,另一面墙上的数字时钟却显示9时05分。
乘客玛丽萨·达乌德从法国飞抵后陷入困惑:“我看不明白这儿的时间。我该调整手机时间吗?现在到底几点钟?”
中东航空公司说,这家黎巴嫩旗舰航空运营商将遵照政府决定,保持冬令时,但会按照国际惯例调整航班时刻表,提前一小时。
许多学生家长“抓狂”,缘由是周一、即27日起,孩子上学跟他们上班“分处不同时区”。贝鲁特美国大学教授苏哈·亚兹贝克在社交媒体写道:“我要在早上8点把孩子送到学校,但是我7点半就得到离学校42公里的单位上班。我晚上5点下班,一个小时之后到家时,是7点!”
日本人内藤遐(音译)生活在贝鲁特,在一家非政府机构工作。她27日早晨必须在同一时间到达两个不同地点:按照预约,上午8时,要到某政府机构提交居留申请文件;9时要到一家私立教育机构上阿拉伯语课,但后者启用了夏令时……
黎巴嫩两大国有电信企业上周末向客户发送信息,建议他们“手动”调整手机时间,因为这些智能电子设备不会像往年那样自动调整为夏令时。
据美联社报道,一进入26日,在不同互联网搜索引擎上搜索“黎巴嫩时间”,会得到不同答案。
仓促决定引争议
看守政府没有具体解释夏令时推迟原因。此间媒体普遍认为,这是为了配合斋月时间。
基督教马龙派宣布拒绝遵守这一决定,理由是未经事先协商且不符合国际标准,称如此重大决定应该提前一年作出,避免妨碍民众生活。
教育部长阿巴斯·哈拉比也公开反对,26日宣布中小学和高校将进入夏令时。
哈拉比认为,看守总理米卡提23日在同国民议会议长纳比·贝里会商后作出这一决定,但没有经过内阁讨论程序,因此法律上没有效力,教育界不会执行。
包括全国最大两家新闻频道LBCI和MTV在内,黎巴嫩一些媒体机构和商业团体同样宣布进入夏令时。LBCI首席执行官皮埃尔·达埃尔告诉法新社记者:“假如看守政府提前一个月作出决定,而不是仅仅提前48小时,也不会构成问题。”
作为基督徒,看守司法部长亨利·扈利25日晚呼吁米卡提收回成命,称这一决定“违反合法性原则”,在国家已然面临多重危机之时,在社会引发宗教分裂。
黎巴嫩总理府25日晚强调,推迟夏令时“完全经由行政程序”决定,却被人粗鲁无礼地用教派动机解读。
自2019年以来,黎巴嫩遭遇严重金融危机,深陷经济困境,通货膨胀率飙升,失业率居高不下。在许多人眼中,“两个时区”引发困惑和混乱有转移注意力之嫌,在一定程度减少对黎巴嫩更大经济和政治难题的关注。
编辑 辛婧
举报/反馈

新京报

6154万获赞 649.6万粉丝
关键时刻,还看新京报。
新京报社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