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今日俄罗斯》当地时间3月24日报道,位于日本群马县前桥市的语言学校——NIPPON语学院的院长清水澄已经在3月22日正式辞职,原因是他公开称在日本的乌克兰人为“贵族难民”,享受着特殊的优待。

自从去年5月以来,NIPPON语学院共接收了38名乌克兰学生,这些学生在这里免费学习了数月之后,该学院管理部门要求他们开始支付学费,但遭到这些乌克兰学生的抗议和拒绝。

因为乌克兰学生觉得自己被NIPPON语学院骗了,其中很多人称最初这所学院许诺会让他们接受半年或一年的免费教育。

NIPPON语学院则表示,从没有做过此类承诺,而且双方也没订立协议,虽然在入学之前校方与乌克兰学生对学费进行了邮件交流,但校方当时只是表达了美好的“意愿”。

换句话说,这所学院的理想很美好,但现实很残忍。毕竟,教育也是需要成本开销的。

清水澄表示,为乌克兰学生提供的免费教育本就是暂时性的,只会持续到这些学生实现经济独立为止,但不会像乌克兰学生坚称的那样要持续半年甚至一年之久。

NIPPON语学院表示,这些学生从日本的政府部门获得了财政补贴,而且校方还给他们介绍了兼职,也就是说他们的经济已经独立了,所以开始收学费并没有什么不妥。

在今年2月底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清水澄将这些乌克兰学生比作了“强盗”和“贵族难民”,享受着免租金和免税的特殊待遇,而亚洲的学生们却在努力靠自己维持生计。

清水澄此番公开言论遭到群马县地方政府的斥责。

群马县知事表态称,群马县政府已经命令NIPPON语学院采取措施防止再次出现此类言论,而且要求这所学院完善行政治理。于是,NIPPON语学院的管理层就要求清水澄辞职。

辞职后的清水澄拒绝道歉,而且坚持认为,群马县为乌克兰人的付出已经远远超过了它的本该做的范围,乌克兰人在日本就像是“特权阶级”。

这件事还没完。

据乌克兰学生说,NIPPON语学院从去年10月开始多次要求他们交半年的学费,约30万日元(约合1.6万元人民币),而且要求他们不要向外人透露,如果他们不适当考虑学院的立场,那么学院将“不得不”放弃为他们做担保人。

于是,16名乌克兰学生找了东京律师事务所的一名乌克兰籍律师做代表,为他们解决这件事儿。

而且,有些乌克兰学生抱怨,与NIPPON语学院的讨论让他们精疲力尽,他们的“情感受到了伤害”,这让他们的身体与精神都出现了问题,因此这些“心痛”的乌克兰学生已经离开NIPPON语学院。

群马县政府回应称,如果这些乌克兰学生想继续学习日语,当地政府会为他们介绍群马县的其他语言学校或者大学,而且还会为每个乌克兰学生发放750美元(约合5200元RMB)的一次性支付补贴。

与此同时,群马县政府承诺,前桥市将继续为乌克兰学生们提供免费住房以及生活补助。

对于乌克兰人,日本地方政府看似非常慷慨。

据日本《每日新闻社》报道称,早在去年4月,前桥市政府就制定了政策:在当地的每名乌克兰人可以获得30万日元(约合1.6万元人民币)的学费补助,以及其他方面支持。

然而,前桥政府食言了。

上述政策发布之后,前桥市政府后悔了,称如果日本的语言学校成了乌克兰人的担保人,那么政府的学费补助金额应该打折,补助上限调低到10万日元(约合5300元人民币)。

NIPPON语学院不认同前桥市政府的出尔反尔,表示这种做法将带来更多问题。

实际上,NIPPON语学院之前向前桥市主管部门为这38名乌克兰学生申请过从去年6月到12月总计约19万元人民币的学费补助。

然而,前桥主管部门以该学院“没有提交入学证明等任何必要文件”为由,没有批准补助申请。

不管怎样,日本对乌克兰确实不一般。

去年,就有在日本的阿富汗难民谴责日本政府给予乌克兰人优惠待遇,日本政府对难民的双标态度是一种政治姿态。

在日本的乌克兰人通常被日本媒体称为“乌克兰撤离人员”,他们不被定义为“难民”。在日本的难民会拿到5年期的签证,而日本给乌克兰人的签证是1年期但可以延期的工作签证。

通常情况下,日本很少接受难民申请,在2021年收到了创纪录的74份难民庇护申请,但自2022年2月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日本为乌克兰人敞开了大门,接纳了大概2300名乌克兰人。

另外,日本政府追随着欧美的步伐,除了给乌克兰送钱和非致命性的防护装备,现在还在考虑给乌克兰提供火箭发射等攻击性武器的援助。

举报/反馈

译言网

162万获赞 7.3万粉丝
每日同步更新世界各地趣闻,带你看世界
北京东西时代数字科技官方账号,优质国际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