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彭苏平 李勤

编辑丨李勤 杨轩

电动汽车增速放缓、动力电池需求不及预期,行业龙头宁德时代在上下游罕见地推动降价的同时,也在积极寻找更多“增长曲线”。

一场总裁级的人事变动是明显标志。36氪独家获悉,近日,宁德时代市场体系联席总裁屠枫已经离任,宁德时代商用事业部总裁韩伟接任。这是继去年副董事长黄世霖、总经理周欣离任之后,宁德时代最大的人事调整。

宁德时代的业务板块分为三大体系:市场、研发与工程制造,以及供应链与运营,每一体系均设立了2-3位联席总裁,直接向宁德时代董事长、总经理曾毓群汇报。

此前,屠枫和吴凯共同担任宁德时代市场体系联席总裁,后者兼任宁德时代研发体系联席总裁及首席科学家。近几年,屠枫作为宁德时代的市场代表,走向台前,屡次出席与重磅客户的签约合作,例如去年的华为、奇瑞汽车等。

屠枫的离任略显突然,就在今年1月,屠还代表宁德时代参与达沃斯论坛,接受媒体采访。

关于屠枫的离任,有接近此次人事变动的人士告诉36氪,一个说法是销售业绩没有达到公司预期,“也有说他太学术派了,缺点狼性,不适合公司文化,尤其是销售。”

消息人士透露,宁德时代这次换人相当果断,屠枫出差见完客户,还在返程的飞机上,公司就发出了人事调动通知。

新任市场联席总裁韩伟履新后,已有公开露面——今年3月,在宁德时代与北汽集团深化战略合作的仪式上,韩伟代表公司与北汽签约。宁德时代方面表示,将深度融入到北汽集团下属自主品牌新能源车企的整车开发及生产,在动力电池方面开展全面合作。

近两年,新能源汽车市场飞速发展,但宁德时代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却慢慢下滑,这是这家头部公司增长没有达到预期的一个缩影。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2022年宁德时代在国内装机量为142.02GWh,同比增长76%,但市占率则为48.2%,同比下降3.9个百分点,今年前两个月,更是下滑到44%。

数据来源: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

尽管宁德时代还是无可争议的行业龙头,但随着电池自供的比亚迪销量高速增长, 比亚迪弗迪电池已经越来越成为可以跟宁德时代比肩的“另一极”。

今年前两个月,宁德时代市占率下滑的关键就在于,在磷酸铁锂电池细分市场的失守——比亚迪弗迪电池不仅在这个领域反超宁德时代,还一举占据了50%以上的市场。

被比亚迪强势“踢馆”之外,更严峻的考验是,新能源汽车在狂飙突进两年之后,今年的增速将显著放缓。1、2月份,虽然动力电池装机量还在上升,但下游新车已经出现大量库存,行业龙头特斯拉、比亚迪相继降价,汽车产线暂时修整的寒气蔓延到上游,宁德时代也罕见地调低了生产节奏。

应对这样的变化,宁德时代一面推动上游原材料供应商降价,一面向车企推进“锂矿返利”计划,用变相降价的方式来锁定未来几年的份额。

在此背景下,提拔一位原商用业务的负责人,显然有加大力度拓展增量市场的考量。有接近韩伟的人士告诉36氪,韩伟履新后,今年的重头将会在“战略生态”上,包括一些新业务的拓展、上下游的合作等。

韩伟此前曾在客车龙头企业宇通客车任职,在商用车领域耕耘多年,到宁德时代后也一直在负责商用板块的业务开发和客户维护。在公开信息中,韩伟曾代表宁德时代,与招商局集团、普洛斯、中国建材集团等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据36氪了解,与乘用车时代的极速扩厂不同,在商用市场,宁德时代采用的是产能“配额制”,即每年只给出固定的产能用于商用市场,这与竞争对手们大幅扩产、低价抢单的策略形成了鲜明对比。

但种种迹象表明,宁德时代正加快商用车等增量市场的资源倾斜。人事调动之外,据36氪了解,宁德时代也在接触新兴新能源商用车项目,有意向进行资本布局。

宁德时代市场体系下设乘用车、商用、储能等几个事业部,无论是市场规模还是战略地位,商用和储能板块都尚难超越乘用车。但当下,新能源乘用车的预期增速降低到只有30%,且竞争日益激烈。相比较而言,商用车的新能源渗透率尚低,是一块有望重现“爆发式”增长的市场。

根据乘联会的数据,过去两年,国内新能源乘用车渗透率从15.5%提升至27.8%,新能源商用车则从3.9%提升至10.2%,二者的渗透率都实现大幅增长,商用车则呈现出更迷人的增长空间。

数百万辆的市场规模,虽与乘用车差距明显,但商用车单车电池带电量预估为乘用车的3-4倍,加上其有可能带动的大规模换电模式,该领域电动化趋势后的市场需求,将会是电池企业很难忽视的一块“肥肉”。

早在2011年,宁德时代就开始在商用领域布局。根据官网信息,其商业应用覆盖了“全场景”,包括道路客运、重载运输、城市配送、船舶和工程机械等。

尽管宁德时代一直未披露商用领域的业务详情,不过2020年开始,其就在年报中将电池在各个领域的应用列为了战略方向,当年曾毓群还在“两会”中提交了“重卡及工程机械车辆电动化”的相关提案。彼时,宁德时代已经为商用车开发出了解决补能效率问题的换电方案,并率先在福田智蓝新能源上落地。

商用车的电动化也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激励政策的不明朗、技术路线的分歧、补贴退出后的成本压力、充换电基建的建设运营等,都让这个领域的能源切换挑战不小。从产品供应到服务运营,将是宁德时代和它的竞争对手们,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完成的角色切换。

举报/反馈

36氪

613万获赞 54.5万粉丝
36氪官方账号。每一条新闻都有价值
鲲鹏计划获奖作者,36氪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