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冲突升级和美欧大规模制裁不仅给俄罗斯经济带来长期负面冲击,还深刻改变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方向。延续几十年的俄欧经济循环已经打破,原有国际分工模式亦遭破坏,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的遏制与博弈愈演愈烈,安全优先成为世界经济的主题。放眼全球,美元深陷信用危机,替代性国际货币的重要性上升,全球贸易格局和流向发生转变,能源格局进入重组,产业链供应链面临调整。
作者:徐坡岭
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俄罗斯经济研究室主任
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研究员
从全球视角和世界经济发展大趋势看,美欧大规模制裁俄罗斯虽然只是局部事件,但其对全球经济秩序发展带来的长期负面冲击和系统性影响值得重视和思考。
俄乌危机升级和美欧对俄大规模极限制裁是30多年来经济全球化发展的转折点,正改变经济全球化的方向。在冷战结束,经济全球化高速发展的几十年里,全球经济逐渐形成了中美循环和俄欧循环的整体格局,并在开放和多边主义框架下推动着分工、专业化和全球科技创新的发展。以俄欧“能源—制成品资本品”循环为例,俄罗斯向欧洲供应能源,获取资本品和消费品,欧洲则因为稳定和低成本的能源供应确保了制造业的竞争力和创新利润空间,但俄乌冲突升级和美欧大规模极限制裁打破了上述循环。
美欧在实施制裁过程中,一方面无限制扩展“国家安全”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在全球推行“价值观贸易”和“小圈子”合作,破坏原有国际分工模式,打碎了已有的全球生产链和供应链。2022年5月,美国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该框架覆盖14个国家、25亿人口,GDP约占全球的40%,主要内容涉及贸易、供应链、清洁能源等领域的规则或标准设立;同年8月,拜登签署《芯片与科学法案》,限制中美正常科技合作。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的遏制与博弈,无疑会对全球贸易投资和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另一方面,涉及国家安全的技术、产品和领域被无限放大。美欧在对外经济战略、国内经济运行方面推行经济安全化。拜登在2023年2月7日国情咨文中,甚至抛弃美加墨自贸协定精神,要求使用和购买“美国制造”。此前更是在《通胀削减法案》问题上与欧盟打起贸易战。美国抛弃了自己倡导的自由贸易,开放和多边主义的国际贸易秩序被破坏,世界经济的主题从发展优先转向安全优先。
全球金融格局迈入历史转折点
美欧把SWIFT、美元等国际货币和国际金融结算公共产品武器化,引发很多国家警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秩序的基础遭到质疑和破坏,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信用受到伤害,替代性国际货币的重要性上升。在地缘政治冲突加剧背景下,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美元作为外汇储备正被快速抛弃。
俄罗斯在外汇储备中放弃了美元和欧元,转而支持黄金和人民币;中国和沙特阿拉伯2022年底首次用人民币支付完成重要交易;2023年印度与中东产油国的能源结算开始尝试扩大以本币结算;南非外长潘多尔对媒体表示,金砖国家正打造新的支付体系,以摆脱美元控制。而此前,石油结算一直以美元进行,将石油交易转换为使用本国货币结算正改变全球金融格局。俄罗斯、中国、印度、土耳其等重要经济体选择减少美元在国际结算和国际储备中的应用,替代性货币如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和经济声望上升。
目前美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还难以撼动,但在国际储备中的份额正逐渐下降。20世纪80年代中期,美元占世界外汇储备的85%,2022年上半年这一比例下降为58.81%。随着美元加息缩表,全球外汇储备总额快速减少,美元储备也随之减少,从2021年第四季度的70856.9亿美元减少为2022年第三季度的64416.5亿美元。
全球贸易格局和流向发生转变
美国推动的“价值观贸易”和泛化的“国家安全贸易”,冲击着现有国际贸易秩序。特别是近半年来,美国拒不履行世界贸易组织关于美国在钢铝贸易中不正当使用反倾销反补贴的裁决,使得国际贸易规则受到破坏。
与此同时,全球贸易格局和贸易流向正发生转变。一方面,美国作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国的地位发生变化,东盟、欧盟在中国对外贸易中地位上升。另一方面,2019年以来美国从欧洲主要经济体(欧盟27国+英国)的进口额已连续4年超过从中国的进口额,美国对欧洲出口也持续上升。
全球能源格局进入重组阶段
美欧对俄罗斯制裁措施中,欧洲与俄罗斯能源关系被“硬脱钩”。美欧推动的对俄油气限价,正推动全球能源格局重组。俄罗斯战略性重构能源出口的市场和方向,转向亚太和南方国家;美欧则利用制裁和对俄油限价机会,试图从产油国手中夺取能源定价权,中东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与美国的能源关系也因此发生重大变化。俄罗斯逐渐被发达国家限制其能源需求市场,不仅改变了油气供求的地缘政治经济结构,也使得全球,特别是欧洲国家能源转型进程面临调整,全球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可能被推迟。
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面临调整
俄乌冲突升级,军事对抗长期化和战场消耗,最终考验的是制造业产业链的潜力,是持续供应战争物资的能力。这使得此前美国推动的重建制造业回流和国际产业链供应链重组从模糊向清晰化转变。美国试图在推动制裁的过程中建立友岸产业和技术同盟,构建集团化产业链供应链。欧盟与俄罗斯能源脱钩伴随着产业脱钩。美国构建的IPEF、美欧打造的技术与贸易理事会,以及《芯片与技术法案》,都在加速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向集团化、友岸化和近岸化发展。
本文英文版标题为 "Stress fractures"
责编 | 宋平 辛欣
编辑 | 张钊 李晓云
实习生姚芹芹亦有贡献
来源:中国日报中国观察智库
举报/反馈

光明网

1.8亿获赞 585.3万粉丝
中央重点新闻网站,媒体融合与创新的引领者
光明网传媒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