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一阵动听的柳笛声,荡漾的春风把它吹过来了。那悦耳的旋律,清脆的节奏,裹挟着古老的童谣,经由一个稚嫩的童声传递着:

“三月三东风吹,吹绿了柳树,吹开了桃花紫薇,吹醒了青蛙,吹来了燕子,吹得小雨轻轻下,雨后我们来种丝瓜,种茭瓜种甜瓜,燕儿在头上叫喳喳……”

一个童子骑着老牛,穿越时空从远古踱步而来。老牛沉重的步履,一路踏过唐宋元明清,来至当代。右前方一丛苍老的梅树,新梅正含苞欲放,仿佛在恭迎着他们的到来。

老牛满身裹着晶莹湿漉的汗水,无论身处何方何时,牠都能安之若素,步履稳健。步子虽慢,但在漫长的生命旅途中,却从不失前蹄。

童子惬意地半伏在牛背上,扭头饱览着春色,扬鞭催促着老牛。浩荡的春风,吹拂着童子头顶那一撮春草般的毛发。悠然自得的童子,仿佛刚给过路的诗人做过向导、遥指杏花村的去处。

老牛和童子一路艰辛,却坦然自在,他们把每一个平凡的脚步、每一段平凡的旅程,都走出不平凡的精彩。

春意在他们的周围升腾,漫过天际、越过高山、爬上万载古藤,烂漫在新一轮牛年的枝头。塬上,朝雨刚刚浥过轻尘,放眼望去大地新绿一片。

从古至今,人们对春天寄予着无限的希望。据说古人在春天会穿上盛装,三五成群去原野上踏青,去采纳春气,把春天的生机与希望带回家园。

这么美好的景致,来自于一幅写意国画,那是当代住世 佛陀创作的《牧牛歌兮》的画面。有幸看到如此稀胜美景的都市人,紧绷的心弦,会顿时松弛下来。

身处喧嚣的闹市久了,就会向往世外的安宁,而一旦身居安静的乡间,却又耐不住孤独与寂寞。焦躁的心,总是经受不住繁华的诱惑,在欲求的牵引之下,不断地向外追寻。当茫然迷失,落入绝望的境地时,才发现,这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其实理想的乐土,不在远处,就在自己内心的清净与务实的当下。正如《牧牛歌兮》中的童子和老牛,宁静致远恒常处在乐境中。

在技法上,这幅国画的笔墨极其简洁,构图章法大开大合,手法奇特夸张,整个作品流露着大道至简的况味。画面中大面积的留白,由于巧妙的布局,画面不但没有苍弱单调,相反却给人以无限的想象空间。画中虽未出现初春草色,山谷林泉,但是仿佛能在画卷上依稀可见。正所谓:计白当黑,虚处以不写为写、以不画为画,简括的画面留给人的是不竭之妙色、无穷之遐想。

文/若素

举报/反馈

朗墨运转一乾坤

25.9万获赞 3430粉丝
视觉的享受,运转乾坤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