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驻英国、德国特约记者 纪双城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丁雅栀 甄翔 赖家琪】欧盟委员会内部市场专员蒂埃里·布雷顿近期在公开讲话中表示,欧洲国防工业目前需要转向“战时经济”模式。这一言论受到欧洲舆论的关注。布雷顿发表这一言论之际,俄乌冲突刚刚迎来一周年,但丝毫看不到和平到来的迹象。欧洲对乌军援压力越来越大,与此同时,能源危机、通货膨胀等挥之不去,多国出现大规模罢工。英国《经济学人》在近日的一篇报道中表示,和平与稳定是任何成功经济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为投资带来信心,并给发展和繁荣创造条件。
“战时经济”预示着什么?
《金融时报》在近日的报道中除了援引布雷顿上述观点外,还提到他的建议说,欧洲需要增加弹药生产,以“应对高强度冲突的现实”。布雷顿据信正在向金融界施压,尤其是那些没有与武器公司合作,未给后者增加贷款的机构。
在欧洲,有些人早已开始呼吁“战时经济”。德国《南德意志报》此前报道称, 2022年6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就提出,欧洲需要提高武器生产的能力,即便这样做的代价是损害其他工业部门。慕尼黑安全会议前主席伊辛格也在去年11月表示,德国需要“战时经济”。
“对于德国人来说,这个词听起来非常军事化。”在伦敦经济学院任教的经济史学家里奇尔表示,一旦“战时经济”启动,欧洲国防工业获得更多资金和更多订单将仅仅是个开始,私人需求将被国家需求大大取代。
德国宏观经济学家巴赫曼表示,德国经济对于支撑更多的价值产出已经感到力不从心:“缺乏工人,缺乏资本。如果德国在这种情况下扩大军备工业,可能会导致其他行业生产价值更少。”巴赫曼认为,德国目前并不会进入“战争经济”:“它意味着政府将进行比目前更深的国家干预和政府干预,如果国家优先考虑生产初级产品,并将其引导到军备工业,或者迫使以前做过其他事情的工厂转向军备,这才是战争经济。”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孙恪勤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称,“战时经济”是一个拉高声调的说法,它是指处于战争状况时,国家的整体经济为战争服务。而欧洲现在没有到那么危险的程度,欧洲现在面临的是局部战争,当威胁没那么严重的时候,政府管理者首先要考虑国民经济的正常运转。
不可忽视的一点是,对于欧洲开启“战时经济”,美国军界一直在“煽风点火”。彭博社在2月初有报道引述美国军界人士的观点认为,英国最近宣布将向乌克兰派遣14辆主战坦克,但这更具象征而非实际意义,英国自己的坦克部队已配置不足。2021年英国在北约国家中的国防预算已仅次于美国,但有美国高级将领仍然挖苦说,英国陆军不再被视作顶级战斗力量了。
社会阻力
在英国,近期此起彼伏的基层行业罢工现场,无论是火车司机还是护士教师都对《环球时报》记者抱怨,英国政府不能靠忽视他们的薪资待遇,来给军费开支寻找新的“金矿”。
今年75岁的伦敦人菲利普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相信现在的生活是他人生至今“最接近战争状态的时刻”。他坦言自己并不畏惧死亡,但对俄乌冲突导致英国本土日用品、食品蔬果出现供应问题还是很头疼。他举例说,自己在俄乌冲突爆发前买一瓶一升装食用油,只用3英镑,如今已经涨到6.5英镑。对于他这个退休老人来说,这就是“战时经济”的感受,但问题在于,大家都不知道何时这样的乱局才算是到终点。
据《俄罗斯报》6日报道,俄经济学家祖别茨谈及欧盟面临的经济困境时表示,西方的经济困境仍在继续。今年2月份的数据显示,欧元区国家未能应对价格的快速上涨,通货膨胀率没有下降。在德国、西班牙、法国、荷兰等许多国家,通货膨胀率再次上升。去年夏天以来,退出市场的欧洲公司数量一直在增加。去年12月至今年1月法国工业生产下降2.2%,德国和英国下降4%,欧元区整体下降1.7%。
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警告说,重要行业可能会离开欧盟。“欧洲是否存在去工业化的威胁?”奥地利《标准报》3月1日称,在争夺工业未来的国际竞争中,欧盟处于劣势。由于俄乌冲突和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能源价格前所未有地飙升。这增加了公司的成本,尤其是能源密集型公司的成本。与国际竞争对手相比,削弱欧盟的竞争力正在下降。例如,与美国相比,欧洲公司目前为电费支付的费用大约高出5倍,为天然气支付的费用高出7倍。oilprice网站报道称,能源危机开始以来,欧盟已花费约7000亿美元保护家庭和企业免受能源危机的威胁。但由于大部分的保护措施都只是资助能源和电力账单,令欧盟一些实业家感到非常不满。
联合国今年1月下旬发布的最新年度《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显示,今年欧洲经济增长将大幅放缓,一些欧洲经济体可能陷入轻度衰退。主要是受高通胀、能源价格飙升和生活成本危机影响。一些欧洲经济体尚未恢复到新冠疫情前的水平。
欧洲承受得起吗?
在这样的情况下,欧洲究竟能不能承受起“战时经济”更加充满不确定性。英国《经济学人》分析称,世界各国的军事预算会在俄乌冲突后进一步扩大,这种趋势在欧洲体现得最为明显。政府的预算需要分配在许多不同的领域内,因此,人们很容易看出在国防领域上的超支可能会对经济造成多大规模的破坏。德国《经济周刊》称,法兰克福大学经济史教授普卢普呼吁对“战时经济”谨慎行事:“德国在‘战时经济’方面从未有过良好的经历。毕竟,这意味着部分经济绩效从民用消费中抽出。”
孙恪勤表示,欧洲经济的总体特点是发展民用经济,特别是享受到冷战后的红利,经济主要面向非军火工业。军火工业是纯消耗工业,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让资源转向,只能进一步降低欧盟人民的生活水平。更何况现在欧洲能源供应困难,电力不足。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赵永升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如果欧洲真的大幅增加军用经济,在总量不增加的情况下将造成整个资源配置的扭曲。“军用经济受益者更多是军火商,所以如果真要这么做的话,带来的社会后果也比较严重。更严重的是,俄乌冲突的规模也会在‘战时经济’的推动下规模越来越大。欧洲各国不能承受这种代价。”
举报/反馈

环球网

2.2亿获赞 1295.1万粉丝
世界很精彩,带你活出国际范儿!
环球网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