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建

陈赓大将

陈赓大将在我们人民军队的行列中,可以说是最具盛名的将领之一,也是最具传奇色彩的将领之一。提起他的名字,无论在中国大陆,在对岸台湾,还是在邻国越南、朝鲜,都知之者甚多。有些人,还能如数家珍地讲述他的轶事。

陈赓大将是一位爱国家、爱民族、爱人民的军人。他出身于湘军宿将之家,本可过富裕少爷无忧无虑的生活,但他却选择了另一条充满荆棘的坎坷之路,入伍从军。一旦走上了这条为国为民的危险艰辛道路,他就不改初心,再未动摇。从湘军到国民革命军,到工农红军,到八路军,到人民解放军,到中国人民志愿军,不管面对的敌手如何强大——自小站练兵诞生的北洋军阀部队、日本侵略军的常备师团、黄埔军校昔日同学统领的美械国民党军、法国重返印度支那的殖民军、以美国为首的16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军”,陈赓都毫无惧色,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率领指战员们一仗又一仗地打,直到取得胜利。

与陈赓相关的许多战斗,不仅记载在战史军史中,而且铭刻在一代代军人和老百姓的记忆里。

19384月,陈赓大将指挥八路军386旅等部4个主力团,在山西省武乡县长乐村一带痛击日军。这支日军罪行累累,刚刚将武乡县城全部烧毁,并残杀百姓无数,以致后来武乡县城重建困难,只得迁往段村镇。陈赓命令所有途经武乡县城的部队,都要在日军烧杀过的县城停留一下,亲眼目睹日军的暴行,激起了指战员们滔天的愤怒。据《陈赓日记》记载,这一仗“战斗之激烈实为抗战来所罕见”,共毙伤俘日军2200余人。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中,歼灭日军最多的一次战斗。日军遭此重创气急败坏,后来再逢进山区“扫荡”时,往往要在装甲车上涂写“专打三八六旅”的标语。

19469月,陈赓大将指挥太岳纵队等部在晋南与不可一世的胡宗南王牌军“天下第一旅”交手,一举歼灭该旅,生擒旅长黄正诚。这个“天下第一旅”原为国民党第一军第一师,后改称整编第一师第一旅,旅长军衔中将,团长军衔少将。因为是北伐战争时期组建的老部队,蒋介石高度重视,将该部交给门生兼同乡胡宗南统带。所以,得到“天下第一旅”的败报后,蒋介石长叹道:10个胡宗南也顶不上一个陈赓。

19507月,陈赓大将以中共中央代表身份赶赴越南,参与策划、组织越南人民军的军事行动,帮助他们下定打歼灭战的决心。两个月后,渗透着陈赓心血的边界战役打响,歼灭法国殖民军8000余人,解放5座城市,打开了越南人民抗法战争的胜利之门。越南领袖胡志明难抑心头喜悦,在书赠陈赓的汉文诗中写道:“乱石山中高士卧,茂密林里英雄来。”。

195012月,陈赓奉命赴朝鲜,先后担任志愿军第二副司令员兼第三兵团司令员,志愿军代司令员、代政委。指挥作战之余,他奉彭德怀命令总结了抗美援朝作战的初战经验,还主持召开了志愿军第一线兵团及军的参谋长会议。在他主持的这次会议上,着重总结交流了构筑坑道工事的经验。陈赓要求继续大力推广构筑坑道工事,各部坑道工事随即自西向东连成了一线。据志愿军工兵指挥部统计:第一线部队完善坑道工事前,美军每发射4060发炮弹即能杀伤志愿军一人;坑道工事完善后,美军平均发射646发炮弹,才能杀伤志愿军一人。19526月上旬,陈赓在奉命归国前还与邓华共同主持了志愿军兵团以上干部会议,对其后一年的志愿军作战起到了重要的指导意义。

19526月中旬,陈赓大将受命组建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他想方设法,克服重重困难,在这个不熟悉的领域奇迹般地完成了任务,为中国的国防事业培养了一大批人才。“哈军工”在创立后的几十年间一直大名鼎鼎,“哈军工校友”成为荣誉的桂冠。

1954年,陈赓大将兼任副总参谋长,分管总参谋部所属的作战部、通信部、军交部、测绘局,并负责指导三个军兵种——海军、公安军、工程兵的司令部工作。19559月,在身体已经不够好的情况下,他陪同彭德怀、黄克诚视察了福建前线部队,勘察了福建、广东沿海地区的地形。

19613月初,陈赓大将在病中开始撰写《作战经验总结》。可惜此文只写了第一部分的8个问题,他就因心脏病发作逝世。但是他已经写成的部分,对后人却有极大的启示意义。让我摘引一段吧:“无论武器怎么发展,我们过去的作战原则,比如作战的突然性,突然出现于敌人的侧翼、后方,歼灭战,不打无准备之仗丶、打无把握之仗等等,仍然要充分运用。我们作战经验是最丰富的,战争时间长,规模大,和国内敌人打过,和国外敌人也打过。这些经验要好好总结。”

陈赓大将又是一位党性纯正、忠诚坦荡的共产党员。他在尊重上级的同时,从不阿谀逢迎。认为上级的决策有问题,绝不为个人荣辱藏着掖着,而是直言相告,提出自己的意见或建议。1947年夏,转战陕北的中央军委原拟调陈赓所部从山西西渡黄河加强陕北战场。陈赓在赴陕北出席小河村会议时,却向毛泽东建议不宜调本部来陕北,本部不来陕北,可以更有力地打击国民党军。最终中央军委决定陈赓率部南渡黄河,挺进豫西,既可配合西北野战军在陕北作战,粉碎国民党军的重点进攻,又可以配合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千里跃进大别山,逐鹿中原。

194912月,在南部边疆的追击歼灭战中,陈赓所率的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暂由第四野战军指挥,但第四野战军下达的一些命令,陈赓感到既不大符合毛泽东、中央军委“大迂回、大包围、大歼灭战”的作战意图,也不大符合战场实际情况,如果机械地执行,有可能使白崇禧集团溜走。于是,他一面向上建议,一面果断按实际情况部署出击,最终在兄弟部队配合下,取得了歼灭白崇禧集团主力的胜利。

一支军队,一个政党,是必须有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楷模的。陈赓大将,就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楷模,人民军队每一个成员的楷模。

(作者:八路军研究会)

举报/反馈

祖国视点

169万获赞 10.8万粉丝
聚焦改革 关注社会 面向世界 报道祖国
《祖国》杂志社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