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陈熊海

“参考工资4800-7500,包吃包住”“15-22元1小时,货源充足,出粮准时,无淡季”。

当春节的气息逐渐淡去,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上的白濠广场热闹了起来。

这些天来,不少厂里的人力资源负责人和劳务中介摆牌招工,最多时有将近10块牌子。

在广场上等待招工的求职者 陈熊海摄

这里的工厂,以五金、皮具为主,尤以电子厂居多,这与东莞在电子领域“世界工厂”的地位相对应。
距此仅1公里的虎门高铁站,近日出站人流密集,周边重现堵车盛况。大抵是因为春运结束,“世界工厂”的产业工人集中返岗。

于是每年春节、正月即将结束那段时间前后,成为东莞的招工旺季。

经济学家反复强调“中国制造”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可“中国制造”中的求职者,能在这个春季,找到一份自己满意的工作吗?

“进厂只是过渡”

将近60岁的老刘(化名),是时代周报记者在白濠广场遇到的一个求职者。他在一块皮具厂招工牌前停留了许久,时不时与现场负责人交谈几句。
老刘身经百战,进过上百家工厂,自己也凑钱开过厂,最后经营不善,只好继续打工。
老刘工作至今已有32年,其中东莞就有20多年。在皮具手袋制造这一行业, 20年的从业经历,算得上这一领域经验丰富的技术工了。
正因如此,他目前的工资也相对高,拿到手有将近7000元一个月。
事实上,老刘在前一天已找到春节之后的第一份工作,那是桥头社区的一家工厂,同样是做皮具加工。
老刘说,做皮具加工,要细致,做得快,他是熟手,所以在工厂工资较高。

一家电子厂的招工广告 陈熊海摄

不过,老刘第一天就对工厂的产品和管理不满意,萌生退意,这也是他路过白濠广场再次寻找新工作的理由。

“那家工厂也不是很差,但是不注重管理,产品品质也不高。自己按以往经验制作皮具时的一道工序,老板不让做,省略了,后来因此影响了质量。”老刘说。
对于老刘这样的技术工,更多不是工厂挑自己,而是自己挑工厂。老刘说,他能否在一家工厂呆的久,最重要是看工厂的管理水平。
“管理人员、员工的素养,工作准时,生产第一,保证质量,这些都很重要。老板要了解一线工人,知道一线工人在想什么,这样才能留住员工。”老刘说,在自己进过的上百个厂里,只有3家管理水平达到了自己预期。
对于这样的小厂而言,想要有好的管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将近20年前,老刘投资12万元,开了一家生产手袋的工厂。按他自己的说法,最后管理不善,翻车了。“当时受了20多处伤,差点没命,因此后来把厂关了。”
后来,老刘去各种企业打工,才慢慢摸索出管理之道。他说,如果现在自己当老板,会少赚一点,给工人的福利多一点,尽量把人留住。
现如今,老刘还有二次创业的想法,不过,这一次他并不想从事他所熟悉的皮具手袋行业,而是想利用自己作为技术工的优势,再工作两年,攒钱退休,开一家个体户做辣椒酱生意。
老刘是重庆人,家里有祖传的辣椒酱配方。据他说,自家做的辣椒酱比市面自己吃过的都好吃。两年后,老刘就打算拿着这些年攒的钱,注册个体户,再去自己以前工作过的工厂食堂招徕生意。
“很多农民60岁以上还在种地、养猪,辣椒酱也就是小本生意,也不会怎么亏,请几个人也用不了多少钱,谈不上辛苦。”老刘对未来将从事的领域,充满信心。
对老刘而言,如今进厂,只是退休前的过渡。对20多岁的小蒋(化名)而言,进厂同样是过渡。
因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小蒋进了虎门一家电子厂“搬砖”。她明确表示,流水线太枯燥,自己熬不了几天,等有合适的工作后便辞职。

春节后只招到两个人

在白濠社区,只有两种类型的区域:工业厂房、住宅区。住宅大部分又是村民自建房,仅有少量商品房小区。生活服务也都以小店为主,大型商业离此地5公里以上。
这是东莞乃至深圳大部分以制造为主的区域的基本形态,即便是世界级企业富士康,周围也被大量城中村的自建房包裹。对小企业而言,工业厂房与城中村犬牙交错,相互混杂,便成为常态。
一家生产数据线的企业,就栖息于此。
这家企业,在社区内一栋名为创电大厦的6楼,面积只有600平方左右,规模大小更像一家生产服装的小作坊,只是,他们干的是代工手机数据线材,没有自己的品牌。

这家电子厂的生产车间 陈熊海摄

手机线材的生产,最主要的工序是两端的接头和中间的胶线相连接,经过注塑、测试、扎线等流程,便被生产出来。
为这家企业招工的蔡小姐,最近每天都会出现在白濠广场。她向时代周报记者说,2022年,因为东莞这边的客户多,企业从中山搬到这里,工人也都是去年新招的。正常情况下,企业有15个左右工人负责生产。
今年大年初九,企业正式开工,仅4名工人当天到岗,之后又有2名工人陆续返岗。因此,近期需招聘9人,才能维持正常生产。
“新员工培训期22天,底薪2100,加班费每小时16.2元。如果每天干11个小时,每月干22天,员工到手能有4600多块钱。企业包吃住,一日两餐。”蔡小姐说。
按照这样的薪酬待遇,这家企业在春节后的招工情况也未达预期。蔡小姐说,从初九到如今20多天,企业只招到两个人。“有十几个人陆续进来,但只干了半天到一天就走了,流动很快。”

电子厂生产的数据线样品 陈熊海摄

蔡小姐分析说,春节后九成以上工厂都在招工,求职者可选择的岗位比较多,“听到别的地方待遇和工作条件好,肯定要再去试一下,在我们看来,这也是正常现象。”
对年龄而言,蔡小姐希望尽量能招更年轻的工人,学起来更快,如果是年纪大的工人,就要是做过这个行业有经验的熟手。
40多岁的老梁(化名),是这家企业的熟手之一,也是现在的生产主管。
老梁以前在贵州老家修家电,2007年出来打工,进了深圳沙井一家电子厂,工资仅有一千多元。工作5年后来到东莞,辗转多地,去年才来到这家企业。
“现在的年轻人,怕进厂。很多人干个半天一天就走了,以前我找工作的时候,大家都很稳定,在一个厂一呆就是几年。现在的小孩子,家里经济条件比我们那时候好,自己赚钱自己花,干得不舒服就走了,不像我们那时候还要给家里寄钱。”说到招工难,老梁也归咎到一部分时代变化和经济原因。
老梁直言,从2015年之后,自己去过的企业基本都出现了“用工荒”这一问题。“现在企业的员工流失率有50%,每年春节之后就换一茬,这对企业的生产和经营管理影响很大,最主要是订单无法按期完成。”
因此,老梁在给企业负责人报产量的时候,只能根据手头现有的人来报,以免影响客户对订单的预期。

技术升级的前景

小企业拼尽全力招工,大企业的招工则轻松很多,其中的根本原因是,大企业春节后的员工流失率并不高。
一家规模达2000多人,生产电子产品电池和动力电池的企业相关负责人魏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初八到初十,企业的返岗比例达85%,正月十五之后,企业有将近90%的员工返岗,因此,企业目前需要招聘的岗位约200个。
为了满足企业的招工需求,东莞市相关政府部门也没闲着。

东莞市人社局将2月定为“春风行动暨就业援助月”,为东莞企业、异地务工人员牵线搭桥。2月初,该局就在广西玉林举办了专场招聘活动,精选和推出5.17万个招聘岗位,涉及1087家优质企业。

东莞在异地举办的招聘会 来源:东莞人社

对于企业用人需求如此积极,无外乎制造业是东莞的经济支柱,第二产业增加值达6500多亿元,占GDP比重将近六成。
但类似老梁所在的仅有十几个人的小规模企业,招工难度显然更大。
“公司对技术工的需求逐年增长,目前普工占公司员工比例约6成,其中,技术工在普工中占比约为10%。这是由于,公司对智能制造投入不断加大,提升了电芯生产及电池装配自动化技术。今年春节后,企业招聘的岗位主要面向大专以上技术工人,减少了普通产业工人的需求。”魏先生说。
他表示,在近几年的招聘中,企业也提升了招聘普工的学历和学习能力门槛。对在职的普工而言,企业也会组织成人教育,提升普工的整体素质。
老梁所在的工厂,现在机器的使用比例高于十几年前,但更多的是如同电动缝纫机式的机械,代替了人工缝纫,真正实现自动化升级的部分并不多。主要工序,比如转换头和线材的连接,则更依赖于人工。
因此,产线上除了他自己较为了解产品工艺和流程外,更多是仅仅干过几个月的普工,这也导致企业利润率不高。“现在一条数据线企业只能赚3块钱,利润只有5-10%”。
或许,技术升级后,几名工人就可以胜任数据线的全自动化生产。

而产业升级的背后,则需要技术培训和职业教育,为“中国制造”发光发热奠定基础。

举报/反馈

时代周报

88.3万获赞 20.4万粉丝
中国最具品牌创新力财经报纸
时代周报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