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刘静怡)2月20日,北京、山西、福建、山东等多地市民向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表示,自己所在的地区已经几乎不使用健康码。这一收集了大量数据信息的应用该何去何从?
“伴随政府对于新冠疫情的防控从应急管理转向常态化管理,健康码所依附的合法性基础已不复存在。”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赵宏在接受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表示,“新冠乙类乙管后,健康码其实已完成其历史使命。”
“建议做好对历史信息的销毁工作,这些信息与传染病防控并无太大干系,其中多不涉及与公共卫生相关的信息。”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医药卫生法研究中心主任宋华琳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健康码涉及多项功能和个人信息。刘静怡 摄
信息处理者应主动删除信息
“大概从去年12月开始,我就再也没有打开过健康码。工作单位不要求出示健康码了,进入商场也没有扫过码。”2月19日,北京海淀的吴先生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
另一位近期跨省旅行的游客也向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表示,近期到访黑龙江哈尔滨、山东济南等地,均未被要求注册或使用当地健康码。
“健康码主要适用于政府主导、全民动员以阻断传染病传播的应急状态,因此也只能作为应急状态的例外手段。”赵宏向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介绍,据《个人信息保护法》第47条规定,当处理目的已实现、无法实现或者为实现处理目的不再必要时,个人信息处理者应当主动删除个人信息,个人信息处理者未删除的,个人有权请求删除。地方政府下线健康码不仅意味着疫情防控政策的调整,同时也是履行《个人信息保护法》中规定的信息删除义务,因此是值得鼓励的示范。
此前,广东省“粤康码”宣布停止部分服务,包括抗原自测、老幼助查、健康申报等,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粤康码”将彻底删除、销毁服务相关所有数据。
宋华琳在接受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表示,健康码的若干功能下线只是表象,应由表及里,主动删除健康码中承担的个人隐私信息。
转做他用,须重新取得个人同意
2020年4月29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标准委)印发公告,发布《个人健康信息码》系列国家标准,其采集的个人信息分为四个部分,包括个人基本信息、个人健康信息、行程信息、健康证明信息;内容涉及姓名、性别、证件号码、户籍区划内详细地址、联系电话,还有高风险区旅居史、核酸检测、疫苗接种情况等。
健康码使用率大大下降后,部分地区开始探索其他应用方式。12月19日,北京市启动“京通”小程序上线试运行,尝试融合“北京通”办事与“健康宝”。市民可自愿或自主授权,选择是否将北京健康宝的个人身份验证信息拓展到“京通”页面。
合并后的“京通”小程序。
“鉴于所谓的脱敏化处理尚不能彻底消除个人隐私被暴露和个人信息被滥用的风险,彻底删除和集中销毁仍旧是最稳妥的处理方式。”赵宏指出,在处理目的已完成、无法完成或者为实现处理目的不再必要时,要求个人信息处理者主动删除个人信息也同样是个人信息权的重要组成,“如果要转做他用,就必须重新取得个人同意。”
“疫情结束后,应建立数据删除机制;确需继续使用有关数据的,应当明确数据使用的目的,取得用户的知情同意,并将数据匿名化。”宋华琳指出。
举报/反馈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

2878万获赞 92万粉丝
人民日报直属健康媒体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