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的情况太特殊了,震区就是战区,地震受灾越严重的地方越没法进入。”长期对接叙利亚慈善公益事业的浙江省兰溪市心舞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负责人胡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土耳其靠近叙利亚边境地区所发生的大地震已过去近一周,遇难人数早已超过了2011年3月的东日本大地震,成为全球十多年来最为严重的一场地震灾难。
地震发生后,土耳其得到了多方驰援,目前已婉拒国际救援队继续前往;而叙利亚,相比之下却是另外一幅场景,不仅“门前冷落”,甚至外界对当地的具体灾情都知之甚少。
战争是阻止国际救援力量进入叙利亚的重要因素,叙利亚北部现在由政府和多股反政府武装交错控制。同时,美国对叙利亚施加的制裁也让国际救援力量无所适从。迫于舆论压力,美国政府2月9日宣布,暂时放宽美国对叙利亚的制裁措施,但仅限与叙利亚地震救灾赈灾需求相关的交易,时限180天。
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放宽制裁固然会对叙利亚地震救灾赈灾有所帮助,但显然还是不够的。他说:“美国更应该提供一些实质性的援助,而非仅仅提供政策性的松绑。”
中国民间力量在行动
2月12日,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天还蒙蒙亮,在叙利亚的华人华侨就早已开始行动,把用善款购买来的物资进行整理打包,并在包装盒的外面贴上“患难与共,情比金坚——中国人民永远和你们在一起”的字样,准备在当天下午运往北部灾区阿勒颇。
叙利亚阿勒颇省首府阿勒颇市是叙利亚受灾最为严重的城市之一。虽然距离震中有近100公里,但持续多年的内战,让这里饱受战火摧残,房屋结构脆弱,基础设施欠佳,此次地震又为这里带来了新的伤痛。
据悉,灾区民众需要取暖物资、食物、饮用水等,尤其是医疗救助。此类规模的自然灾害发生后,第二阶段的工作重心通常在医疗卫生方面。
大马士革离震中较远,并未在地震中受到太大冲击,加上是首都,物资供应相对充足。所以8日,主要居住在大马士革的华人华侨最先开始行动,发出号召为叙利亚灾民募捐,号召很快得到了叙利亚、中东乃至于世界各地华人华侨的响应。
第一批计划捐助500个家庭,为他们提供被子、罐头、奶粉、木炭和糖浆,仅仅过去三四天,他们就筹集到了20万元人民币的善款。参与行动的工作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物资将和阿勒颇市政府共同发放,确保100%用到灾民身上。
而在同一天,12名中国蓝豹救援队队员也已经抵达大马士革。他们10日在上海集结启程经伊朗中转前往叙利亚救灾,将进入重灾区阿勒颇或拉塔基亚,进行建筑坍塌搜救及人道救援救灾行动,预计为期半个月。
蓝豹救援队队员李进福表示:“这是我第二次参加国际救援,上次是2018年的印尼龙目岛地震救援。”
他说,叙利亚救援比土耳其难度更大。由于当地交通条件非常差,很多专业救援装备无法携带,只能携带以破拆工具为主的轻型救援装备出发。除了交通运输是个大难题外,缺少救灾行动资金以及当地气温低、需携带更多防寒物资等,都加大了救灾的难度。
无论是叙利亚当地华人华侨进行的募捐,还是蓝豹救援队出发前的准备工作,都留下了胡芳的身影。
她在2006年就开始从事公益事业,特别是在新冠疫情暴发后的2020年,她经过193天的努力,将各界捐赠的85箱防疫物资漂洋过海成功送达叙利亚,帮助当地民众抗疫防护,也得到了两国政府方面的感谢和表彰。
在2月6日叙利亚遭到地震冲击后,胡芳的电话和微信就爆了。大家第一时间想到了她,联系她希望能出人出力,为叙利亚灾区做一点贡献。“民间捐助的意愿还是很强的,大家都觉得叙利亚这次太可怜了。”胡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然而要为叙利亚灾区出一份力不能空凭热情。胡芳说,叙利亚情况太特殊,进入国境都很困难,中国现在有三支民间救援队正赶赴叙利亚,其中有一支最终可能只能停留在叙利亚邻国黎巴嫩,进行物资支持。
而进入叙利亚后,震区就是战区,救援队员面临很多切实的安全威胁。加上现在救援时间已经过了“黄金72小时”,当地救援工作重心已经从生命救援转变为生命支持。所以胡芳这几天做得更多的是劝退希望前往叙利亚的中国救援队。
她说,救援是一项理性的活动,国际救援和国内救援有着很大的差别,除了要懂得救援技能,更需要国际生存能力,国内救援队在出发前要三思而后行。
而最让胡芳头疼的是援助物资的物流问题。她说现在中国和叙利亚之间没有直航,救援物资如果要空运,需要走途经德黑兰、开罗和贝鲁特的商业航班。由于救援物资主要是御寒衣服和药品,体积大、运费高昂,空运并不划算,不如华侨华人在叙利亚及周边国家采购的效率高。
而如节省运费走海运的话,则需要一个半月的时间,只能运送一些震后重建的物资。因此,胡芳这几天主要进行的是援助准备工作,待物流渠道打通后,第一时间将各方认捐的物资运往叙利亚灾区,发放给当地百姓。
救助充满挑战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9日表示,有关各方必须清楚,任何形式的制裁当前都不应妨碍对叙利亚民众的救援。他呼吁,国际救援队伍要尽力既在土耳其也在叙利亚开展救援工作。
胡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现在,进入土耳其的国际救援力量已有1000多支,并且还在增加,而进入叙利亚的可能只有前者的1%。”
美国对叙利亚的制裁是造成这一落差的重要原因。国际社会敦促美国解除对叙制裁,使叙利亚及时获得救灾援助。在国际舆论压力下,美国政府直到9日才宣布,暂时放宽对叙制裁措施,时限180天,但仅限与叙地震救灾赈灾需求相关的交易。
美国财政部在声明中解释称,美方对叙制裁先前已对部分人道主义项目给予豁免,现在颁布的是适用于“所有地震赈灾相关交易”的“通用许可”,以便向叙利亚提供其当前最急需的“救人和重建”援助。
不过王晋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国虽然暂时放宽了制裁,但宽限期只有180天,对于地震救灾和重建来说时间偏短,同时“所有地震赈灾相关交易”的定义仍比较模糊,依然会让相关机构无所适从。
同时,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吉尔·彼得森也敦促西方国家不要给叙利亚震后救援行动设置障碍,同时表示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控制的地区都应获得援助,“不能把紧急救援政治化”。
王晋告诉记者,对于反对派控制的地区,救助的路径是由土耳其南部进入,如今需要先经过土耳其灾区,再能抵达叙利亚灾区,但由于反政府武装派别纷繁复杂,很难协调当地的多股力量进行统一的救助。
在10日的发布会上,联合国难民署驻叙利亚代表达纳帕拉表示,联合国难民署正与叙利亚政府就运送物资事宜进行谈判,以尽快达成协议并向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控制的叙利亚北部地区运送救灾物资。同时,达纳帕拉还表示,联合国难民署当前的工作重心是为灾区提供帐篷等救灾物资。截止到2月9日,难民署已经为叙利亚重灾地区提供了9440个核心救济包。
同时,中国对叙利亚的援助也不仅仅停留在民间。中国红十字会向叙利亚援助的首批医疗物资9日也运抵了大马士革。中方也在加快落实对叙利亚的粮食援助项目,其中220吨小麦正在运送的途中,余下的3000余吨大米和小麦将于近期分两批发运。
举报/反馈

第一财经

1417万获赞 206.9万粉丝
第一财经 专业创造价值
第一财经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