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王敬 张智 深圳摄影报道

新冠“乙类乙管”后的第一个春节假期刚刚过去,随着企业的复工复产,务工人员的脚步也变得匆忙。相比去年,深圳劳务市场招工情况、用工需求如何?用工市场又出现了怎样的变化?

2月7日下午,《华夏时报》记者来到位于深圳龙华汽车站广场的龙观人才大市场,实地探访节后用工情况后发现,劳动力市场启动较为迅速,未出现往年春节后的用工荒现象,但在招职位的工价跌至低点,而有一定技术门槛的工种仍存在较大缺口。

据广东省人社厅此前监测和分析,元宵节前返乡的外省务工人员达1700多万,返岗比例超过50%,重点监测企业开工比例超过60%,预计节后外省务工人员返岗率可达90%以上。2月7日,《华夏时报》记者从广东省人社厅方面独家获悉,截至2月6日,外省农民工返岗率接近九成。

工价跌至低点

龙观人才大市场是深圳极具规模的劳务工求职市场。2月7日下午,记者在龙观人才大市场看到,龙华汽车站广场上人头攒动,劳务工们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大致估算,同一时间内广场上有二、三百人。操着各地口音、年龄各不相同的求职者们拖着行李箱、背着双肩包在广场短暂逗留,落脚休息。

与前来求职的人相对应的,是工厂招工需求也较为旺盛。广场上,最醒目的当属龙华汽车站大楼一楼的门脸,华辉人力、安联人力、新亚泰人力等多家职介公司一个挨一个的把门店开在这里,店面门前均放置着花花绿绿、贴满招聘启事的牌子,包括富士康、OPPO、立讯精密、蓝思科技等知名企业。招聘岗位多为电子厂、物流仓储等制造业、物流工厂的普工、操作工,有小时工也有正式工。

记者在职介公司前看到,招聘启事前常无人问津,偶尔有人来了解情况。“想做什么工种?站着(操作)的还是坐着(操作)的?需要包吃住吗?”一看到有人来打听工作,职介公司的工作人员立刻上前询问。

“今早上找我的招工人给价太低我没去。”在广场等工的阿辉说,“过完年到现在还行,还有的选择,真正‘僧多肉少’的时候,大家一般只有一个问题:‘老板,你招什么工?’”

一家职介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劳务工合同一般签订3、4个月,每日工作时长在10或11小时。谈及工价,他表示:“今年的工价并不高,很低的!”据他介绍,2021年深圳劳务工市场小时工的时薪较高,一般都在26、27元每小时,用工紧缺时甚至在30元以上。但去年以来,市场时薪可以说跌至低点。

记者当日在两个职介公司工作人员的微信朋友圈看到,深圳招工厂最低时薪仅18元每小时,最高也就26元每小时,大部分都在20元—23元的时薪。

对于上述现象,中国数实融合50人论坛智库专家、商务部研究院电子商务研究所副研究员洪勇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指出,由于疫情的原因,大量企业暂停经营,失业人数有所增加。劳务市场的竞争程度激增,劳动力需求量减少,进而导致招聘难度增加、薪酬水平降低。此外,随着企业对外投入的减少,劳务市场薪资水平也会相应降低。疫情期间的劳务市场薪资降低主要是由于企业资金紧张、劳动力供应量增加、订单减少、政策影响等原因造成的。

独立国际策略研究员陈佳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当前制造业供需不平衡成因之中,其用工市场短缺是短期直接原因。然而,用工短缺的同时却伴随时薪下降,这种看似矛盾现象反映出来的是中国劳动力长期的结构性问题。

往年过年前后都是用人高峰期,薪酬较高,而今年春节后劳务工时薪并未出现太大变化。“今年春节后大家都出来打工了,用工不会太缺,在订单不急的情况下,钱自然不多。”前述工作人员表示。

另一家职介公司的工作人员则表示,工价变化源于不同厂之间的差异,“每天的工价不一样,每个厂与每个厂工价也不一样,有的厂要交钱,有的厂有返费。”

在工价较低的情况下,招工限制有所放宽。记者看到,现场的招聘启事大多要求为符合法定就业年龄,身体健康。有些工厂不量血压,对纹身、烟疤放宽限制或不再做限制,但也有部分工厂由于岗位要求年龄限制在40岁或35岁以下。在记者走访的多家职介公司门店中,从未有人员主动提及求职者是否“阳”过的话题,但门口放置着的部分招工启事中还对绿码及新冠疫苗针数做出要求,“很少数的厂会看看打过疫苗的记录,其实现在没有管理者在乎这些了。”在记者的询问下一家职介公司的工作人员这样说道。

与广场上的熙熙攘攘不同的是,三楼的人才市场人流较少,偶尔能看到有人前来咨询。楼下职介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传统招聘渠道早已悄然生变,近两年人才市场的展位一直在变少,基本是是带人入工厂,做劳务派遣。

结构性缺工问题待解

春节以来,广东、浙江、江苏、福建等沿海大省都开启“抢人”模式。据悉,为保证返岗率,广东中山、佛山等地人社部门早在年前组织当地企业奔赴广西、贵州等地跨省开展招工;大年初四开始,广东各地便陆续安排专车、专列、专机等接送企业新老员工返粤;此外,一季度广东全省各地累计举办招聘活动将超千场。

对于年后抢人招工的激烈程度,洪勇认为,原因在于企业在新一年中需要招聘新的员工,加上去年受疫情影响,招工艰难,因此今年的招聘需求更加迫切。因为近年来经济状况的不稳定,加上疫情的影响,使得很多企业都减少或者停止招聘,导致求职者们空前紧缺,一旦有新职位出现,就会引发招聘激烈的局面。

“从招工难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劳动力市场就业形势正在不断改善,就业岗位数量有所增加,求职者的就业积极性和素质也得到了相应的提升。招工难的变化也表明,企业对劳动力的需求量正在不断增加。”洪勇指出。

记者了解到,目前深圳乃至广东制造业劳动力市场对整体普工、小时工等普通工人缺口不大,但有技术能力的熟练工人、技术型人才仍较为紧缺,结构性缺工的问题仍然待解。

洪勇指出,结构性缺工是由很多原因产生的,其中一种原因是经济增长和技术发展的迅速变化导致的职位调整,使得一些工作岗位被淘汰。技术变革使得某些工作岗位失去其价值,以致于这些岗位无法被招聘。

对于缓解制造业结构性缺工问题,洪勇表示,政府应该加强对企业的服务和支持,支持企业实施科技改造,引进先进技术和机器,以提高企业的生产效率。同时,政府应该为制造业企业提供财政补贴,减轻企业的经济负担,使企业有更多的资金来实施技术改造和招聘更多的员工。此外,企业也要改进工作环境,为员工提供更好的福利待遇,以吸引更多的人才加入制造业,增加企业的生产力。

陈佳也认为,对中国传统制造业尤其是以中小微企业为主制造业板块而言,单单靠企业自己加大薪酬激励最多只能治标,是不足以治本的。因为相比大型制造业企业利润上升,这些小型企业利润在下行不足以支撑制造业时薪增加。要标本兼治则需要中国在人口和劳动保障、产业链、区域经济和技术进步等多方面政策领域协同发力才有可能。另外,用工荒很可能只是产业变迁的一个领先指标,面对数字经济转型压力的制造业其在需求侧压力同样不容忽视,必须加速主动转型才能有效应对。

记者离开时已是下午五点,但太阳还未完全落山。广场中央的一个电子屏如来时一样滚动着这样两行文字:“幸福都是奋斗来的。找工作,请上三楼”。从广场旁的过街天桥上朝下望去,余晖透过树的缝隙洒在广场和通往人才市场和龙华汽车站的阶梯式台阶上,也洒在人们的身上。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举报/反馈

华夏时报

350万获赞 44.1万粉丝
【人道、公益、民生】
华夏时报社,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