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近期在加州接连发生的多起枪击案引发了全美,乃至全球的热议,枪手的亚裔身份更是受到了多方关注。尽管调查者或许无法洞悉袭击者的真正意图,但年长亚裔美国人的激进化趋势值得关注。此外,大量媒体聚焦于袭击者的亚裔身份,但我们也不应该忽视凶手可以轻易获取枪械的事实。在大量民众呼吁控枪的背景下,目前的最高法院和共和党占多数的众议院对此却多加阻挠,而对于控枪的一再拖延只可能引发更多的悲剧。本文收录了《新共和》杂志作者Tori Otten的文章“加州枪击案与种族有关,但并非如你所想的那样”,以及《The Nation》杂志作者Sasha Abramsky的文章“被美国人的枪支瘾所吞噬的加州”。中译略有删减。
当地时间2023年1月24日,美国加州,人们在蒙特利公园市政厅前为大规模枪击事件的受害者举行烛光守夜活动。加州枪击案与种族有关,但并非如你所想的那样在加州发生的两起针对亚裔社区的大规模枪击事件,令亚裔美国人社区感到震惊。两名袭击者都是年长的亚裔男性的事实,让这场悲剧变得更加棘手。许多右翼人士迅速抓住了这一细节,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指责媒体未能广泛报道大屠杀,因为事件的袭击者并非白人至上主义者,与此前枪手是右翼极端主义者的叙事不符。他的指控并不属实,大多数主流媒体都广泛报道了这个故事,但这并没有阻止人们放大这一谎言。
在加州枪击案发生后,我们有真正的理由谈论种族问题。这两起枪击事件加剧了亚裔美国人社区的创伤。在过去几年里,反亚裔言论和针对亚裔犯罪迅速增长,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小特朗普的父亲、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以及他关于新冠病毒的言论造成的。
纵观美国大规模枪击案的历史,这两起事件中枪手的种族并不寻常。但是,仅仅关注他们的种族,而不考虑美国枪支暴力的大背景,对亚裔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袭击背后)多重因素可能是真实的,一个因素不能否定另一个因素,”华人平权行动(Chinese Affirmative Action)联合执行董事、“停止仇恨亚裔美国人”(Stop AAPI Hate)联盟的联合创始人辛西娅·崔(Cynthia Choi)说。“在美国,种族一直很重要,”她告诉《新共和》杂志,“我们不得不应对多种形式的仇恨和暴力,包括来自社区外、社区内以及我们其他社区成员之间的仇恨和暴力。”
72岁的陈友钦(Huu Can Tran,音译)在蒙特利公园(Monterey Park)枪杀11人,打伤9人,有关方面怀疑陈的行为是为了寻找前妻。66岁的赵春丽(Chunli Zhao)对工作场所心怀不满,他在半月湾(Half Moon Bay)枪杀了7人,打伤了1人。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的真实动机,但这些怀疑符合美国大规模袭击案枪手的典型动机。
当地时间2023年1月22日,美国加州,在蒙特利公园市发生枪击事件的一栋建筑附近,可以看到两辆警车。警方称,1月21日晚些时候,洛杉矶东部一个城市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造成9人死亡。此前,数千人参加了农历新年庆祝活动。他们不是唯一犯下大规模枪击事件的亚洲老年人:2022年5月,68岁的周文伟(David Chou)进入加州拉古纳森林的一座教堂,开枪打死一人,打伤五人。这表明了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趋势:在年长的亚裔美国人中,激进化趋势日益加剧。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美国研究与女性、性别和性研究教授西尔维亚·陈·马利克(Sylvia Chan-Malik)说,亚洲老年人越来越多地从视频中获取新闻,包括从网上或聊天平台获取信息,不再热衷于阅读亚洲语报纸。陈·马利克表示:“他们和其他人一样,参与着同样的媒体环境,而这一环境越来越数字化。只是由于语言障碍,他们能消费的媒体范围有限,油管视频和内容创作者成为他们主要的信息来源。算法向观众提供推送,包括专门为移民社区定制的充斥着错误和虚假信息的视频。突然间,这再不是新闻,而是意识形态宣传,这种情况在各个有色人种社区均有出现。”她进一步指出,亚洲移民来自各种各样的背景,但他们都相信极端主义观点有其道理。
但是,在这两起事件中,从意识形态到行动的跳跃并不寻常,这也是美国特有的现象。在美国,亚裔和太平洋岛民社区的枪支暴力发生率极低,与枪支有关的死亡中几乎有60%是自杀;在亚洲国家,大规模枪击事件发生率同样很低。一个主要的区别是在美国人们极易获得枪支,以及美国有着大量围绕枪支的意识形态宣传。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枪支暴力解决方案中心的联合主任乔希·霍维茨(Josh Horwitz)指出:“在过去几年中,我们看到人们将‘枪支会保证我们安全’的想法纳入主流。这种想法并不正确。”全美各地的枪支法规各不相同,这使得人们很容易规避一个州的严格限制,在其他地方购买枪支,蒙特利公园的袭击案的情况就是如此。更重要的是,在大规模枪击事件发生后,枪支销售实际上有所增加,因为人们担心自己的安全,认为拥有枪支可以保护他们。
霍维茨表示,大规模枪击事件通常是“纯粹的个人不满”的结果,其中一些,比如发生在布法罗或埃尔帕索的枪击事件,是由明确的白人至上主义意识形态推动的。但还有一长串其他原因,从感到不公,到关系问题和家庭暴力。半月湾当局表示,赵某的目标似乎是特定的个人。霍维茨说,“我们经常看到个人的不满情绪,现在人们开始认为枪支可以解决这些不满。有太多的人相信枪支可以保护我们的安全和拯救生命,然后在他们不顺时,他们手里往往持有许多枪械。”
长期以来,美国一直呼吁加强枪支管制。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和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2022年8月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约71%的美国人支持控枪。但这些努力一再遭到共和党议员的阻挠。
不幸的是,种族也在其中发挥了作用:反对枪支管制历来根植于种族主义。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政治学教授亚历山德拉·菲林德拉(Alexandra Filindra)和诺亚·卡普兰(Noah Kaplan)在2015年的论文《当代美国的种族怨恨和白人的枪支政策偏好》中认为,“种族偏见影响了枪支政策辩论的方方面面”。
根据菲林德拉和卡普兰的说法,二战后,枪支所有权开始被视为一种“权利”。在1977年之前,全国步枪协会实际上是支持枪支管制的,当时该组织经历了领导层的更迭,并开始积极游说增加美国人的枪支拥有率。“我们强烈怀疑白人对枪支政策态度可能经历了变化,因为在整个美国历史上,枪支一直是白人特权的标志”,菲林德拉和卡普兰写道。在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第二修正案甚至不适用于非白人。
然而,这些都不能完全解释枪手的动机。在经历了近三年的恐惧之后,今年的农历新年本应是一个崭新的开始。辛西娅·崔表示:“我们的社区正在遭受打击,我们觉得去哪里都不安全。新年庆祝活动本该是一个欢乐的时刻,而这种快乐再次从我们身边被夺走。”
被美国人的枪支瘾所吞噬的加州
在短短一周的时间内,加州发生了多起枪击案,多地遭受了重创。第一起枪击案发生在中央山谷(Central Valley)的农村社区中,六名家庭成员遭遇了帮派式的处决,受害者包括一名16岁的女孩和婴儿,她们的头部遭到枪击。之后,一名枪手闯入洛杉矶市中心附近的蒙特利公园(Monterey Park)的舞蹈室内,杀害了正在庆祝中国新年的11位民众,并导致9人受伤。一天后,一名心怀不满的员工持枪闯入了半月湾(Half Moon Bay)海滨小镇的两个蘑菇农场。同一天晚上,另一名枪手在奥克兰(Oakland)枪杀1人,打伤7人。
这四起连续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发生在拥有全美国严格枪支法律的加州。加州设置有普遍的背景调查,包括旨在从家庭暴力的罪犯手中没收枪支的法律;允许警察没收可能对自己或他人带来极端危险的个人的武器的红旗法(red-flag laws);购买武器的等待期;还有一系列其他的枪支管制措施。
2022年,加州立法机构通过了一项法案:SB 1327,该法案仿照德州的法律(即允许公民起诉任何帮助妇女进行堕胎的人),加州的法案允许公民起诉参与制造和销售武器和来路不明枪支(ghost guns)的人,这两种武器在加州是被禁止的。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在2022年7月将该法案签署为法律。2023年,议员们正在推动一些措施,旨在没收那些对公众构成威胁的人的枪支,并提高对枪支制造商的税收。
当地时间2023年1月23日,美国加州蒙特雷帕克市,美国加州州长加文·纽瑟姆在发生在歌舞厅的大规模枪击现场附近对媒体发表讲话。枪击事件发生后,纽森州长表示,对第二修正案的迷恋正在变成一种“自杀协议”(suicide pact)。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也表达了相似观点,她前往蒙特利公园,呼吁国会颁布攻击性武器禁令。但是,目前的最高法院和共和党占多数的众议院(尽管他们表达了许多支持生命权的观点),可能不会容忍哪怕是最轻微的枪支管制法律,就像他们不会支持广泛的投票权立法,或允许工作场所成立工会那样。支持持枪的极端分子不失时机地利用这一波大规模枪击事件。许多人立即在电视上嘲笑加州政府和枪支管制倡导者认为限制某些类型的枪支所有权可能挽救生命的想法。但是,他们的论点完全不成立。事实上,尽管发生了大规模枪击事件,根据CDC的数据,加州的枪支死亡率在全国排名倒数第七,每10万居民中有8.5人死亡。在德州,每10万人中有14.2名因枪支暴力死亡;密西西比州每10万人中有28.6人因枪支暴力死亡;在阿拉巴马州有23.6人;路易斯安那州则有26.3人。事实上,几乎每一个在堕胎问题上宣称人类生命神圣不可侵犯的州,都缺乏最基本的枪支管制法律,以至于这些州每年都有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因枪支暴力死去。成千上万人被枪手永久致残,注定在痛苦和残疾中度过余生。
加州的枪支管制法律确实有效地限制了每年因枪支死亡的人数,但即使是这样一个强大的州也无法独自抵抗枪支暴力。尽管加州努力限制枪械武器出现在街道上,并这无法阻止所有的大规模暴力行为。这并不是因为法律本身的缺陷,而是因为美国其他地区有太多的政治领导受到保守派法官支持,他们崇拜枪支,让任何人:包括心怀不满的,愤怒的,暴力的,甚至患有精神疾病的加州人能轻而易举地去商店购买战场级别的武器,然后他们可以把枪械带回到自己的社区,制造血腥的混乱。
1971年,乌拉圭作家、良心之声爱德华多·加莱亚诺(Eduardo Galeano)出版了《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Open vein of Latin America),该书详细描述了几个世纪以来,无情的精英阶层造成的剥削和流血事件,他们对在自己统治下被摧毁的生命毫不在乎。2015年去世的加莱亚诺会如何看待美国的当前时刻?对于一个拥有惊人财富和资源的社会,他会写些什么呢?美国社会的政治和司法精英不仅对街头发生的大规模暴力视而不见,而且还神化和放大了注定会使暴力进一步恶化的枪支文化。
当“支持生命”的政治家们提议对那些为绝望的怀孕妇女提供堕胎的医生处以严厉监禁,却允许潜在的大屠杀者将自己武装到牙齿,并允许他们在不需要背景调查、等待期或许可的情况下购买枪支,未来的加莱亚诺们会如何评价我们现在所处的时刻?对于那些以上帝的名义宣扬反对隐私权、反对性选择权、反对生殖自由权,却支持购买专门用于加速大规模屠杀的武器,认为持械权是神圣而不可谈判的人们,几百年后的宗教学者又会如何评价?
在加州,经过一周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后,“虚伪”一词似乎不足以描述那些持枪、崇拜枪支的政治家和法官,他们在基本枪支管制措施上的不作为导致了如此多的屠杀。惨无人道却又司空见惯的枪击事件成为了美国的耻辱,美国人常说“我们是与众不同的”,至少在大规模枪击事件上,这种说法是完全正确的:没有其他西方民主国家与武器有如此疯狂的关系,没有其他西方民主国家会接连发生大规模枪击案。事实上,这一切并不复杂,当涉及到枪支管制时,“不采取行动”的做法只会导致毫无意义的、完全可以预防的大规模破坏行为的频繁出现。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举报/反馈

澎湃新闻

1亿获赞 695.4万粉丝
澎湃新闻,专注时政与思想的媒体开放平台
澎湃新闻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