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兔年,你的朋友圈一定已经被各种兔子刷屏了,但是你知道吗,可爱的兔子背后,其实还曾对生态系统造成灾难,这其中最有名的例子是澳大利亚的兔子。

(图片来源:veer图库)

兔子是如何来到澳大利亚的?

澳大利亚的兔子是欧洲的穴兔(Oryctolagus cuniculus),与中国的家兔是同一种。据考证,欧洲穴兔于11世纪被引入到英国。人们最早饲养兔子是在罗马时代早期,将兔子放养在有围墙的花园中,供贵族们定期狩猎娱乐。到中世纪时,在英国和西欧,兔子也是被圈养在石围墙内。从中世纪开始,水手们就将兔子作为重要的食物来源,陆续把兔子引入到各个沿海岛屿中。

欧洲穴兔于1788年被英国第一舰队第一次带到澳大利亚,1827年在塔斯马尼亚开始有野化的穴兔种群出现,1859年维多利亚驯化协会释放了24只穴兔,到1886年兔子已经扩散到昆士兰和新南威尔士的边界,1900年到达西澳大利亚和北领地。

仅仅用了60年的时间,兔子就侵占了澳大利亚400万平方公里的区域,成为世界上扩散速度最快的哺乳动物。

兔子在澳大利亚为什么会如此迅猛扩展?

通过现代分子生物学手段分析澳大利亚的兔子种群,可以看出,兔子在澳大利亚有六个主要的区域性群体,它们的遗传基因各不相同,这说明澳大利亚的兔子是多次被引入的,并且进行了区域性扩散。

由于澳大利亚的兔子有不同的类型,不同类型的兔子之间杂交产生生存能力极强的品种,这导致兔子数量急剧增加,以至于即使澳大利亚每年诱捕和射杀200万只兔子,兔子的种群也没有受到明显的影响。1887年,澳大利亚有关管理部门曾发布悬赏公告:对于提供任何一种新型有效的消灭兔子方法的人,奖励2.5万英镑。

兔子在澳大利亚为什么会如此迅猛扩展?这是因为,兔子对各种环境都具有很快适应的能力,同时具有超强的繁殖能力。在欧洲冬天,兔子会停止繁殖,尤其是穴兔在发育上属于早成型,幼体出生时身体没有毛,不耐寒。但是澳大利亚的冬天温度很适宜,这就使得兔子在澳大利已可以全年繁殖,每年可生4胎,每胎2-5个幼崽。一对兔子在18个月的时间里,可以扩展成为至少包含180个个体的群体。因此,对环境的高度适应性、高强度繁殖能力,没有(或较少)天敌、适宜的环境,充足的食物,使得澳大利亚的兔子数量剧增。到1920年,据估算,澳大利亚的兔子数量已经达100亿只。

(图片来源:veer图库)

兔子对澳大利亚的生态产生了哪些影响?

兔子对当地的农业和环境造成了极大的危害,逐渐演变成澳大利亚的生态灾难。高数量的兔子与本地动物争夺食物和栖息地,破坏草场,啃食农作物,改变了当地的植物群落,严重影响了农业生产和环境安全,导致土壤退化、水道淤积、生物多样性退化等。

据估计,经过采用多种灭杀防控措施,现今澳大利亚的兔子数量一般控制在2亿只以下,迄今已占据了澳大利亚超过70% 的大陆区域(500万平方公里),即使使用现代的生物控制技术,兔子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也高达2亿澳元。1999年联邦环境保护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法案就将野兔的各种影响,如土地退化等,列为“威胁性过程”。

(图片来源:veer图库)

为控制兔子数量,澳大利亚采取了哪些方法?

为了控制兔子数量,澳大利亚使用了物理、化学、生物等各种控制方法,如抓捕、猎杀、投毒饵、熏蒸等。政府在西澳大利亚建立了一道从北到南横跨澳洲大陆的栅栏。1907年完成的1号防兔围栏长达1834公里,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长的不间断围栏。为阻止兔子继续向西扩散,在1号围栏开始建造的3年后,政府又建立了2号和3号防兔围栏,但围栏并没有阻止兔子在澳洲大地上的迅猛扩散。同时,澳大利亚采用的物理方式还有破坏兔子地下的洞道系统,这是很有效的方式,但耗时费力,现在一些农场还经常采用这种方式。1080(单氟乙酸钠sodium monofluoroacetate)和灭鼠酮(pindone)是被推荐使用的控制兔子的化学毒素。

生物防治是最有效的方式。澳大利亚最先使用的是粘液瘤病毒(Myxoma),这种病毒具有高度的宿主特异性,不会传染其他动物。粘液瘤病毒会导致兔子患粘液瘤病(Myxomatosis),最终可损害兔子的免疫系统,导致呼吸道感染,进而导致兔子死亡,致死率高达99.5%。20世纪30年代末到40年代,澳大利亚将粘液瘤病毒作为一种生物防治兔子的方式进行了试验,并于20世纪50年代释放到野生兔子种群中。1950年到1951年,在南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和新南威尔士等地区进行病毒感染试验,这种病毒是通过蚊子和跳蚤等媒介快速传播。采用粘液瘤病毒防治后,很快澳大利亚兔子的数量就大大下降,减少至1亿只以下。但随着时间的延长,兔子产生体内产生了抗性,灭杀效果下降,兔子数量又上升起来。

随后澳大利亚又采用了一种新的病毒,兔子出血性疾病病毒(Rabbit Hemorrhagic Disease Virus ,RHDV)。这种病毒是由苍蝇传播,一旦兔子感染,在48小时内即可死亡。1995年,兔子出血性疾病病毒被用于控制兔子数量。在澳大利亚特别干燥的一些地区,控制效果明显,可使兔子数量减少90%。同粘液瘤病毒一样,随着兔子逐渐对出血性疾病病毒产生抗性,灭杀效果也下降了。但是通过实验和现实证明,生物防控的经济效益是明显的,2013年学者利用模型,保守估计在过去的60年内(1950-2011),澳大利用利用生物技术控制兔子,对农业生产产生的效益是700亿澳元。

在澳大利亚,兔子虽然没有当地的天敌,但作为狩猎为目的被引进澳大利亚的欧洲红狐狸,成为了兔子的天敌。红狐狸是在19世纪50年代引进澳大利亚的,红狐狸在澳大利亚也没有天敌,除了猎杀兔子,也猎杀其他动物,体重在35克到5.5千克范围内的野生和家养动物几乎都是它的猎物。由于红狐狸的入侵对澳大利亚当地的野生动物和环境造成了严重的破坏,也被澳大利亚列为最具侵袭性的入侵物种之一。红狐狸直接引起了澳大利亚当地鸟类、中小型哺乳动物、爬行动物等多个物种的灭绝或数量减少。所以作为兔子天敌的红狐狸,由于有更多的容易获得的食物,对兔子的数量增加没有多大的控制效果。甚至,从另一个方面看,由于红狐狸对其他野生动物的灭杀,反而为兔子的生存提供了更大的空间。

(图片来源:veer图库)

澳大利亚兔子引起的生态灾难,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警示,就是人类要尊重生态规律、尊重自然法则。在自然生态系统中,不同生物之间经过长期演化形成的食物链和食物网,是维持生态系统结构性功能稳定和持续的基础,任何人为进行改变如引进新物种或清除已有物种,都可能会造成难以预测的生态灾难。我们提倡的保护生态,保护自然,本质上是要保护自然界中的生态关系。

目前生态安全已经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生物入侵问题在我国已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现在国际上有一种“共健康”的理念,就是说自然环境、野生动物和人类要共同健康,忽视任何一方,过度强调任何一方,都难以达到人类健康的目标。为了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希望我们保护好生态系统,坚守生态红线,维护生态安全。

出品:科普中国

作者: 王德华(山东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监制:中国科普博览

举报/反馈

中国科普博览

102万获赞 14.9万粉丝
中国科学院科普云平台
百家号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