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召开的二十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严厉打击那些所谓‘有背景’的‘政治骗子’”。

“政治骗子”长啥样?简单讲,就是假借政治上的伪装,通过五花八门的骗术,游走于领导干部间攫取利益的骗人精。领导干部一旦被“政治骗子”盯上,轻则上当受骗,重则葬送政治生命,甚至毁坏一方政治生态。

“政治骗子”套路深,一旦中招误终身。今天,岛叔就给大家讲讲“政治骗子”的6种面孔。

“政治骗子”李全蒙骗傅政华长达20年。图源:央视新闻

▲来头不小

“政治骗子”往往自称有特殊社会身份:要么“认识某某首长”“掌握稀缺政治资源”,要么是“某大领导的亲属”“钓鱼台常客”。

比如反腐专题片《永远吹冲锋号》提到的李全,此君只有中专学历,却把自己包装成“领导同志身边的高级智囊”,蒙骗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傅政华长达20年。片中有句话让人啼笑皆非:“多年来,傅政华从李全那里得到的只有欺骗,李全却从傅政华那里骗到了很多东西,谋取了大量利益。”

还有骗子直接冒充“京官”:2010年到2013年,“无固定职业者”赵锡永假冒“国务院研究室司长”,以调研之名四处招摇撞骗。一些地方领导干部还跟他一起出席投资会,聘其为政府顾问,以高规格迎接其“莅临指导”。等到东窗事发,涉事机关、企业甚至都不敢承认自己受了骗,连称“没遭受什么损失”。

▲装神弄鬼

一些“政治骗子”擅长装神弄鬼,吹嘘自己“天赋异禀”“无所不知”。

比如天津市原市长黄兴国,曾长时间将一名叫荆毅的“神秘人物”奉为座上宾。在天津一众官员看来,这是个懂风水、会“国学”、能“接天线”的大师。但实际上,这家伙就是天津一普通市民。当时天津刚换市委书记不久,他就吹捧说黄兴国马上要接任,这种毫无政治常识的判断,让自个儿露了马脚。

天津市原市长黄兴国被“大师”欺骗。图源:央视新闻

被“大师”诓骗的还有原任北京市总工会党组书记曾繁新。2017年底,他被调任北京市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巡视员。面对职务调整,曾繁新感到很恐慌,他赶忙找来一位“大师”请教。花了十几万,“大师”掐指一算送上“金玉良言”:“没啥问题,只是过渡。”后来曾繁新接受组织审查调查,“大师”还发短信坚称“请放心”。赶情这“大师”就是个“心理按摩师”。

▲爱情猎手

“婚恋骗子”近年层出不穷,可靠谈恋爱“围猎”领导干部的骗子您见过吗?

出身四川农村、读过三年农校的何清帆,仅靠在人民大会堂、钓鱼台拍照发朋友圈,就唬住了一些领导干部。她约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原局长涂力军吃饭,然后和涂谈起了“恋爱”,从涂手中承揽了2.1亿元项目。

何清帆还假称自己是“省部级领导的女儿”,将昆明市政府原副秘书长、呈贡区公安分局原局长肖为民完全唬住,又从肖手中承接了11个项目,合同金额达3.2亿元。肖为民还做起美梦:“靠上她以后谁也不怕了,什么都敢干,钱也敢收了。”

靠“谈恋爱”唬住领导干部的何清帆。图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助人升官

在某个职位上待久了,一些官员就想着往上动动,这时“政治骗子”开始大包大揽:“诚意”给够了,怎么都好说。

山东省农业厅原副厅长单增德平时就迷信风水,其情妇去泰山烧香拜佛时“巧遇”一位“大师”,大师说只有单增德当上市长,情妇惦记的一块地才能到手。至于怎么当市长?得去北京找一个叫“张新政”的人。结果呢,单增德不仅官没买成,还被“张新政”和“大师”合伙骗走了180万。

山西省原副省长、省公安厅原厅长刘新云,曾遇上一名自称和某中央高层亲属关系密切的骗子,说能在时机成熟时帮刘引荐认识“亲属同志”,让其在仕途上更进一步。刘新云信以为真,四处公开吹嘘他认识某中央高层亲属,在开会时故意闪烁其词,人为制造自己“后台很硬”的舆论。事实上,他不仅上了该骗子的当,还让自己也成了个骗子。

▲替人消灾

有的“政治骗子”致力于替人消灾,也就是帮官员躲避组织审查。

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曾认定一个叫欧阳荣华的商人能“游说中央领导帮己脱罪”。落马前,万庆良多次找欧阳商量对策,奉上5000万元礼金求欧阳打点关系,结果“肉包子打了狗”。

甘肃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虞海燕被查前特意找到当地一名自称在中纪委工作过的人,叫上妻子一起去培训,模拟演练如何对抗调查。“后来专案组调查完以后跟我说,这个人就是兰州市公安局的退休干部,听了以后我都觉得丢人。”虞海燕在忏悔时说。

甘肃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虞海燕在专题片中忏悔。图源:央视新闻

▲政治掮客

通过诈骗积攒到一定资源后,“政治骗子”还能“晋级”为政治掮客。

比如人称“云南地下组织部长”的苏洪波,曾在上世纪80年代任云南省计划委员会培训中心接待科科长,后下海经商。他本没多大背景,却熟谙官场心理。

2003年,在与云南省原省委书记白恩培初次见面的饭局上,苏洪波刻意营造自己来头大、靠山硬、关系广等身份背景,让白恩培觉得他手眼通天、能帮大忙。与白恩培关系渐密后,苏洪波处心积虑释放“信号”,让云南干部加深其“大内代言人”的印象——

一次在外吃饭,苏洪波佯装生气拍桌就走,还当众掌掴副省级干部,后来,“省委书记的饭局都敢拍桌子”等传言就在省内干部圈中散布开了。时任省委常委、秘书长曹建方当众称呼苏洪波为“首长”,坐实了其所谓“大内代言人”身份。

苏洪波就靠着这些传言唬住了云南不少官员,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在选用干部时还主动询问苏洪波:“要换届了,你有什么干部你只管说。”省委书记都这么讲,下面的一些干部自然将苏奉为“能人”,求其帮自己升官发财。苏本人也顺势当起了政治掮客。

苏洪波被两任云南省委书记奉为座上宾。图源:网络

其实,“政治骗子”都是寄生于权力身上的“怪胎”,归根结底是因为一些干部求私利、忘公心,理想信念动摇,“政治骗子”才有机会趁虚而入。而“政治骗子”在某些地方横行无阻,更反映出一些地方在选人用人机制上不透明、政治生态不正常等问题。

但不管小鬼怎样画皮,领导干部只要行端影正,自会百毒不侵。习近平指出:“孙悟空把唐僧放在那,用金箍棒划一个圈,妖魔鬼怪就进不来了,自己要给自己划一个圈。”这句话,领导干部务必深思谨记。

文/云歌、点苍

(资料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国新闻周刊》、“学习小组”公众号等)

(来源:侠客岛)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新闻”客户端,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

举报/反馈

极目新闻

2560万获赞 536.2万粉丝
全球眼,中国心,瞭望者,思想家。
楚天都市报官方账号
关注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