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8日,国家医保药品名录谈判工作正式结束,据医保局管理司负责人介绍,辉瑞的Paxlovid(帕罗韦德)因报价过高未被纳入。

  目前,一盒由医院处方的Paxlovid价格是1890元;这没有包括获得处方前的各项检查。据业内消息,在谈判过程中,一盒Paxlovid的报价一度下调至700元。不过,据《财新》报道,有权威人士称,辉瑞公司在此次医保谈判中基本未降价。

  辉瑞并没有公布Paxlovid的成本价格。不过,全球许多国家的抗疫防线都在疫情爆发后的前两年间被彻底攻破,他们也就被迫早于中国开始大规模引进Paxlovid。这些国家,都是以什么样的价格购买Paxlovid的呢?Paxlovid,又“该”卖多少呢?

  欧美政府高价购买Paxlovid,但患者到手很便宜

  讨论国外的帕罗韦德价格,首先要区分政府采购价和患者的实际到手价。

  欧洲大国德国和法国都以一盒500欧元(约合3610元人民币)的价格大量采购Paxlovid,但这个价格几乎全部由医保承担。德法两国都采取全民强制医保体系;两国之间最大的差异是法国在一些情况下仍有少许个人支付部分,但是德国的医疗是彻底免费的(除了医保税)。因此,德国的患者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而法国的患者只需支付3.57欧元(约合25元人民币)。

  在2021年底,法国预定了50万盒,德国预定了100万盒,甚至没有等待欧盟2022年1月正式批准Paxlovid的服用。两国采购的分量都是根据国内高危人数决定的,大致为每个新冠潜在高危患者预留两盒Paxlovid。两国为此花费了大约7.5亿欧元(约合54亿人民币)。

  美国的医疗体系并非以福利著称,且较为混杂,既有政府提供的医保,也有私人医保;大部分人都需要支付较为显著的个人部分,且保险费用也在相当程度上取决于个人健康,因此经常面临“费用太高”的诟病。美国政府却为Paxlovid开了一个特例,以每盒529美元(约合3600元人民币)购买,对公民免费提供,不过这并未包括几十美元的问诊费用。

  美国是支撑Paxlovid销量的“中坚力量”。据辉瑞第三季度财报,Paxlovid的美国销量达105亿美元,占其全球销量的60%。这基本上与美国2021年底预购的2千万盒Paxlovid订单规模一致;以每盒529美元的售价,美国政府的订单价值106亿美元(约合720亿人民币)。

  12月13日,辉瑞宣布与美国政府达成协议,再出售370万盒Paxlovid,并依然保持每盒529美元的售价,总售价将近20亿美元(约合130亿人民币)。在7月的一次财报会议中,辉瑞的CEO艾伯乐(Albert Bourla)称这一售价对于美国政府来说“十分划算”。

  美国政府与辉瑞2021年底的合同规定,如果辉瑞对任意其他G7国家(日本、加拿大、意大利、德国、英国、法国)或瑞士的售价更低的话,那么美国政府可以获取更低的价格。美国政府以529美元单价完成了这笔交易,且再同价购买了370万盒Paxlovid,意味着美国政府确实获得了这些发达国家中的最低价。

  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地区都以大约每盒700美元左右购买Paxlovid,其中中国香港免费提供,中国台湾则未将其纳入公费涵盖范围之内。

  名义上,Paxlovid最贵的国家是澳大利亚,市场售价为1159澳元(约合5420元人民币)。不过,对于持医保卡的全体澳大利亚公民来说,他们可在29澳元以内购买Paxlovid(约合140元人民币);澳大利亚的医保体系与法国类似,全民参与,但是仍有少量个人费用。澳大利亚只允许获医生处方的患者购买Paxlovid,因此1159澳元的售价似乎只有外籍人士或者通过私人医院获得处方的人才能“享用”。

  相比发达国家,Paxlovid在中国的售价大约减半,乃至更多。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发达国家成了“冤大头”。辉瑞曾明确指出,为促进全球药品的公平获取,高收入国家的Paxlovid定价要比低收入国家更高。

  在发展中国家,国际药品采购机制旗下的药品专利池提供的辉瑞授权仿制药只需约25美元一盒(约合170元人民币)。不过,由于中国的人均收入高于发展中国家的界定线,因此无法以这一价格购买仿制药。

  其他多数国家没有透露原采购价格。

  Paxlovid成本价到底多少?

  对于辉瑞时常甚至拒绝透露Paxlovid的销售价格,世卫组织也感到不满。2022年4月,世卫组织“强烈推荐”高危人群使用Paxlovid,但是也批评了“供给不足,生产商交易过程价格不透明”等问题。

  Paxlovid的“合理价格”到底应该是多少?作为上市公司,通过辉瑞季度财报,可以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辉瑞在2022年前9个月间收入增长了32%,达760亿美元(约合5170亿人民币),增幅196亿美元(约合1330亿人民币),而销售成本仅同比增加了17%,达247亿美元(约合1680亿人民币),增幅36.1亿美元(约合245亿人民币),从而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67%(净利润还考虑其他成本);其中,Paxlovid由2021年零销量增至171亿美元(约合1160亿人民币)销量,几乎可以解释过去一年间的全部收入增长。

  欧美政府Paxlovid购买价翻倍,但患者基本不要钱

  2022年前9月,Paxlovid占辉瑞收入增长的几乎100%

  对2022年全年,辉瑞设定了220亿美元(约合1500亿人民币)的销量目标;目前辉瑞尚未宣布是否达到这一目标。

  据该财报,在第三季度期间,辉瑞花费了额外的4亿美元以购买制造Paxlovid的原材料,同期Paxlovid收入75亿美元。按照Paxlovid国际均价600美元,这意味着每盒的原材料成本大约32美元(约合220元人民币)。据分析机构“观研天下”估算,制药成本大约四分之一是原材料成本,剩余为制造和人工费用。如果按此估算,帕罗韦德单是制药成本就高达800多元人民币。

  一种药物的总成本还应该包括其研发和销售成本。辉瑞并没有单独披露过帕罗韦德的各类费用成本,我们只能依据辉瑞总体的费用率做一个推测。据其近年的财报,辉瑞制药成本大致等于销售和研发费用的总和。

  由此来看,1890元,似乎确实是辉瑞的“底线”。当然,这一数字只是依据辉瑞所有产品的平均财务数据推算,未必非常准确。

  而且,巨大的销量会很大程度上摊薄药物的研发成本。随着帕罗韦德销量不断增加,其平均成本会不断降低,可能会远低于1890元的售价。

  此外,美国的临床和经济审查研究所(ICER)在2022年5月曾估计,一盒帕罗韦德给患者提供的实际价值在3600美元至5800美元之间(约合2.45万至3.94万人民币),这是以患者每多活一年提供相当于10万美元至15万美元的“价值”估算(约合68万至102万人民币)。随着新冠病毒的毒性降低,ICER在12月更新了这一估算,认为帕罗韦德当前价值在563美元至906美元之间(约合3820至6160元人民币);全球所有国家的售价或购买价都不高于这一区间,不过在过去几周内,国内有帕罗韦德被炒至上万元人民币,显然高于ICER所估计的实际价值。

  辉瑞靠新冠药进账171亿美元,合理吗?

  按照上述推算,辉瑞对帕罗韦德的定价算不上特别暴利,但是在新冠大流行的背景下,极高的销量仍然让辉瑞赚得盆满钵满,今年前三季度拉动的销售收入高达171亿美元。以发达国家的售价来看,其利润率也相当可观。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辉瑞这笔钱赚得合理吗?

  行业对此的普遍看法是,创新药研发是一个高风险行为,药企获得高收益是市场经济下的合理结果。

  药企面临的风险首先来自研发过程本身的低成功率。

  对于制药企业来说,研发过程是风险重重的。据《财新》报道,研究期的成功率低于0.01%,这意味着1万种初始研究样本中,仅有1种能顺利成型、进入开发期。而开发期的成功率综合来看只在13%,相当于八分之一。也就是说,每一种研制成功的药品都将背负起其它研制失败的7种药品的全部成本。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毕井泉曾在“北京大学全球健康发展论坛2021”上表示,药物的研发过程,是“九死一生”的,这一高风险“应该对应高回报”,否则“不会有人愿意从事新的生物医药研发”,也就不会有人们愿意研发出对社会有益的药物。有时候,政府还会采用预购的方式帮助药企降低研发风险。

  例如,在新冠疫苗的研发过程中,美国特朗普政府曾推出“曲速行动”,虽未并未直接提供补贴,但是美国政府承诺购买疫苗,在2020年7月就预购了了1亿剂辉瑞新冠疫苗,起到了提高研发者信心的作用。不过,没有政府给辉瑞的帕罗韦德提供类似的事先采购保证,因此辉瑞是独自承担研发失败的风险。

  其次,药企还要承担产品上市后疫情突然结束的风险。辉瑞在2003年SARS疫情期间对遏制冠状病毒的药物进行了一定的研究,但是还未开始人体实验,SARS疫情就结束了,前期的投入也就打了水漂。幸运的是,当时的SARS药物也成了研制帕罗韦德的基石。

  制药商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消费市场可能需求疲软。据《自然》报道,由于辉瑞两年前才开始研制帕罗韦德,其长期影响尚未完全清楚,全世界大多国家对帕罗韦德都仅给予处方授权使用。而患者获得处方的不方便,以及医生对药物不了解导致不愿开处方等因素,都导致帕罗韦德的实际销量远不及预期。

  上市两个月后,法国购买的50万盒帕罗韦德只发出了3500盒。截至8月底,德国100万盒帕罗韦德仅发出4.3万盒。

  上述种种风险,使得高收益成为激励药企研发的必要条件。但是我们也应该警惕,创新药行业的日益垄断趋势,可能导致大企业坐地起价,获得了明显不合理的高收益,并且遏制创新。2021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表示,鉴于近年来制药行业兼并交易量的持续上升,导致了药品价格暴涨,必须对该行业的反垄断行为持续关注,并重新考虑行业兼并审查的方法。同年,欧盟委员会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小组,对兼并交易进行更严格的审查。

  在许多国家,Paxlovid唯一的竞争对手是默克药厂制作的利卓瑞(Lagevrio),后者在美国的单价是707美元一疗程,两者的用法和作用方式也是有区别的。因此,在缺乏足够市场定价机制的情况下,成本也不清楚的情况下,对于“Paxlovid到底应该开价多少”,似乎是个没有答案的争论。

  我们支持真正的研发型企业获得合理回报,但对于垄断行为带来的溢价,各国政府都应该重拳出击。

  放眼未来,数据分析机构“GlobalData”认为Paxlovid销售的前十年总收入将达大约800亿美元,2022年销量就占其3成,2023年起逐年销量递减;他们认为,随着新冠病毒的毒性持续下降,加强针得到更好的推广,需要Paxlovid的重症患者人数将明显下降,辉瑞的历史性利润可能也将随之而去。

 

本文源自:观网财经

作者: 李泽西

举报/反馈

金融界

2218万获赞 239.8万粉丝
一站式互联网投资理财平台,让投资更简单
北京富华创新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