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2023年以来俄乌冲突又一次成为人们讨论的中心话题,只不过此次讨论的重心主要集中于俄乌冲突到底以何种方式结束最有利于中国,以目前情况而言,主要分为三种结果。

第一,俄乌冲突有可能大胜或者大败,不是俄罗斯大胜就是乌克兰大胜,俄乌之间一旦出现任何一方大胜的局面对中国而言都是不利的。从乌克兰的角度而言,如果乌克兰取得大胜,以乌克兰的性格以及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支持下暴涨的欧洲民族主义情绪,再加上对俄罗斯的报复必然会波及中国。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与欧洲、美国的关系可能会更加雪上加霜,因此,一旦乌克兰取得大胜也就意味着美欧取得彻底的胜利,中国也会处于相当大的战略被动中。另一结果是,一旦俄罗斯在乌克兰战场取得大胜后,俄罗斯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也会出现急剧高涨,以俄罗斯极端的性格将会进一步膨胀其野心。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俄罗斯与美国等西方国家会陷入一场更加持久的揪斗;另一方面,实力暴涨之后的俄罗斯,在处理与中国关系时必然也会有想法,毕竟在这场俄乌冲突中,中国保持中立立场。目前讨论俄乌冲突的第一种结果是,俄罗斯与乌克兰要么大胜要么大败,而无论哪方大胜都会对中国造成影响。

第二,俄乌冲突可能戛然而止,出现令外界瞠目结舌的全面妥协结果。讨论这一问题的相关人士认为,正如1972年尼克松为抗击苏联突然出访中国一样,尼克松当年是坚定的“反华、反共分子”,都能够基于现实主义原则与中国握手言和并共同对抗苏联。如今美国等西方国家也可能会意识到,如果美国等西方国家继续与俄罗斯缠斗下去,受益最大的必然是中国这一第三者。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等西方国家可能会与俄罗斯达成媾和,从而实现俄乌冲突的全面停战,最终形成微妙的战略平衡并共同对付中国。这一结果以及由此带来的可能性,也是目前讨论中各方最担心的事情,美国等西方国家与俄罗斯突然达成全面媾和,中国在处理中俄关系、中欧关系、中美关系时便会陷入相当的被动中,毕竟俄罗斯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在文明与种族上更加接近。

第三,俄乌冲突喋喋不休不知何时能够结束,一场持久的“阿富汗化”战争成为常态,所谓“阿富汗化”战争指的是1979年至1989年阿富汗战争时期。美国等西方国家利用乌克兰这一代理人战争不断给俄罗斯放血,使乌克兰战争成为俄罗斯身上一道流血不止的伤口,在这种情况下,整个世界的局势将更加不稳定,且充满不确定性。战事的时间拉得越长,中间可能发生的不确定性因素必然也会急剧增加,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灰犀牛事件”还是“黑天鹅事件”,一定会层出不穷,对于中国这样一心谋求发展的国家而言,一定是严重打击。

首先,关于俄乌冲突到底以何种方式结束对中国最有利这一问题,目前出现了三种讨论,而关于这些讨论也有相应主张。

第一,对这一问题的总体态度便是,无论俄乌冲突到底以何种方式结束,讨论到底对中国有没有利益,这不是杞人忧天的事情,还是要认真进行科学评估工作。只有做到未雨绸缪、预先防范,才能够将可能出现的风险降到最低,也使得中国在这一变乱交织的世界中能够始终居于主动地位。

第二,无论俄乌冲突以何种方式结束,中国要想维护自己的利益,不可能谋求所谓的利益最大化,只能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同时,中国要想与俄乌冲突中的交战各方都打好关系,最根本的还是要取决于自身的实力,与其一味寄希望于别国对自己的好感,不如努力增强自己的实力,提升自己的话语权,这才是根本之道。

其次,三种讨论结果也会对中国造成影响。

第一,无论俄乌双方谁大胜谁大败,对于中国也会产生影响。从目前俄乌冲突双方的实力比较而言,俄罗斯要想取得大胜很难,毕竟与俄罗斯交手的不是乌克兰而是整个以美国等西方国家为代表的北约集团。俄乌冲突打了十个月,如今已经进入第二个年头,俄罗斯能够打成这样并撑到现在已经相当不容易。如果幻想俄罗斯在2023年突然鲤鱼打挺、大发神威并在乌克兰战场上横扫千军,这也是不现实的,所谓的俄罗斯取得大胜,无论是从现实力量比较还是理论预测评估而言都是不可能的。同时乌克兰要想取得大胜则更加不可能,即使乌克兰背后有美国等北约国家源源不断地提供军火援助,但经过十个月的战争屠戮后,乌克兰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各方也都心中了然。从这一角度而言,所谓的俄乌冲突出现一方大胜的情况,并且可能损害与中国的关系,这一情况不成立因此不做讨论。

第二,美俄之间突然实现全面的媾和与妥协,并突然结束在乌克兰的战争局面随后握手言和,这样会给中国的外部战略环境带来巨大考验。实际上,这一点可能性确实很大,俄乌冲突真要持续至2023年如果想要再继续下去,从拜登总统本身的角度而言也难以为继。拜登目前面对的共和党对手以及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选举,也使得拜登要想继续支持乌克兰、力挺泽连斯基变得相当艰难,毕竟美国人的钱也是钱。尽管美国只是开动机器印刷出绿油油的钞票,但如果俄乌冲突依然像现在这样,即使乌克兰军方不断取得一些零星的胜利,但根本没有办法改变整个战略局势时,任何战争贩子都会失去耐心与热情。因此,美俄甩开乌克兰并达成妥协还真的有可能成为现实,毕竟美俄双方才是这场俄乌冲突的顶级玩家。

俄乌冲突戛然而止的这种局面对中国到底是有利还是有害,这不是中国能够左右的,但要提醒的一点是,即使美俄之间达成妥协,以中美之间的关系而言,既不能指望中美关系坏到哪里也不能奢望中美关系好到哪里。从美国这一角度而言,即使美国与俄罗斯达成妥协也并不意味着美国就能够拉着俄罗斯一起向中国施压,目前这种可能性比较小。从俄罗斯的角度而言,即使俄罗斯国内出现一些政治状况,即使俄罗斯又与美国达成妥协,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关系好像又走近一步,随后掉过头来就会与中国拉开关系,这一点也有点多虑。如今中俄两国关系的发展不是取决于两国领导人个人之间的好恶情感,而完全取决于两国共同的历史与利益以及对国际社会的共同主张,这三大共同才是中俄关系能够经受住考验的根本原因。

所谓共同的利益是指,中俄两国互为邻国,这一点便决定了,中俄关系即使好不到哪里去但也不至于崩盘。与此同时,俄罗斯大量的石油资源面临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制裁,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也需要中国市场。因此,中俄两国之间的经贸规模日益增加,而中俄两国的经济合作前景也比较大,合作得越深也就越为战略互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便是共同的利益。共同的历史指的便是,双方曾经在中苏关系发展的过程中出现很多波折,当年的陈兵百万可谓记忆犹新,当然如今双方都不愿意重蹈过去的覆辙,这一惨痛的历史教训也给中俄两国的决策者提供了非常好的历史借鉴。

同样,塑造新国际政治秩序的共同主张,也使得中俄两国能够构建起“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的新型大国关系,也为两国的关系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所谓的志同道合正是如此。俄乌冲突中,俄罗斯直接亮明自己的底牌,不服美国主导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要打造更加平等公正的国际秩序,实际上,这也与中国的主张高度一致,更何况,在美国同时挑起对中俄的遏制之时,中俄自然而然也会站在一起。从这一角度而言,即使俄乌冲突会出现美俄之间突然媾和的情况,但对于中美、中俄关系的影响,也没有讨论者所说的那样严重,不会风云变色、天地异变。

第三,无论是俄罗斯、美国还是其他国家,大家已经开始认识到,俄乌冲突持久化的问题。从俄罗斯的角度而言,当年的阿富汗战争打了十年,而美国当年的越南战争也打了十年,而阿富汗战争也打了二十年,美国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利用代理人战争削弱俄罗斯,不可能让俄乌冲突持续短短两年便结束。从这一角度而言,俄乌冲突的持久化已经成为现实,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立场实际上一致很明确,那便是劝和促谈。中国与乌克兰、俄罗斯都是友好国家,中国希望看到双方能够坐下来和谈,只要和平有一丝希望就不要关闭和谈的大门。毕竟中国在俄乌冲突上没有自己的地缘战略野心,也没有自己的私心杂念,中国真诚希望两国能够坐下来好好谈一谈,这是中国针对俄乌冲突长期化的态度。当然还要补充一点,一旦俄乌冲突长期化后,实际上就已经变成人们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事情,在热情消退、注意力已经转移的情况下,2023年的世界也一定是该干嘛就干嘛,这时苦的还是乌克兰。

举报/反馈

薛小荣

940万获赞 33.2万粉丝
观天下风云;论世道人心!
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副教授,优质国际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