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冷战结束后,中俄关系就进入一个全新发展时期。由于全面扭转冷战时期的敌对政策,双方得以节约大批武装力量和资金投入并共同开发很多富饶的边境地区,两国社会从中受益匪浅。同时,受到苏联解体影响,俄很多经济部门遭到肢解,再加上欧美国家的蓄意破坏导致俄经济始终未能完全扭转重工业发达而轻工业落后的局面。而中国经过改革开放后轻工业发展很快,但关键的重工业则因为技术限制迟迟没有太大突破。面对欧美国家的技术封锁,中俄联手开拓,令两国经济状况得到很大改善。

除经济方面的益处外,中俄间的高质量合作还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两国的地缘政治环境。冷战的结束让全球政治彻底失衡,美国一家独大。为巩固单极世界,美国一面纠集欧洲国家挤压俄罗斯战略生存空间,一面在亚太构建美国掌控下的地区秩序,彻底锁死中国可能的战略生存空间开拓。由于苏联解体造成国力损耗巨大,所以俄罗斯虽然国际政治经验丰富但苦于实力不足,难以有效反制欧美。而中国纵然经济层面好于俄罗斯,可受制于对外开放造成的国际政治人才断层,很难有效利用国际国内资源制衡美国。然而,中俄的高规格合作却成为两国破解地缘困局的重要工具。不仅欧美在东欧方面的战略挤压被有效遏制,美国在亚太与东欧的围堵活动也很难形成联动。

多年来,得益于中俄良性战略互动,两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与军事都得到很大发展,世界也得以避免沦为美国单极世界。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中俄关系是21世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正是由于中俄关系如此重要,两国有大量研究人员都在从事相关研究。可同时,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也有很多研究人员热衷于研究中俄关系。与中俄两国研究人员主要研究怎样进一步巩固两国关系不同,美国的研究人员一直热衷于向中俄两国“提出警告”,千万不要走得太近。

由美国国防部密涅瓦研究计划牵头的“权力转移中的文化:21 世纪的中美对抗”项目的联合首席研究员格雷戈里·米特罗维奇近日发表文章向中国发出警告,称中国应当在2023年重新考虑与俄罗斯的关系。他首先承认,中俄领导人在2022年2月宣称建立无限制关系不仅震惊世界,还对美国摇摇欲坠的全球主导地位构成真正的挑战。但他很快话锋一转,称一个衰落的俄罗斯永远不会成为中国所希望的伙伴。

米特罗维奇认为,由于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所以中俄长远合作的前景遭到破坏。一旦俄罗斯军队未能制服乌克兰,俄罗斯的大国地位将土崩瓦解,取而代之的是遭受一系列屈辱性的失败。对于俄罗斯的军事行动,欧美国家非常“愤怒”,团结在一起对俄实施影响深远的制裁,惩罚本就因俄乌冲突而负担过重的俄罗斯经济,并设法在国际机构中孤立俄罗斯。米特罗维奇还宣称,已经有多达 300万俄罗斯人逃离这个国家,其中包括一些最有才华的工人。部分俄罗斯和欧美的分析人士甚至预测,俄罗斯至少需要一代人的时间才能从这场灾难中恢复过来。

鉴于当下如此复杂的局面,米特罗维奇表示,可以公平地问为什么中国似乎仍然致力于与俄罗斯维持准联盟状态。中国从中能得到怎样的好处,是否值得在与欧美的关系中冒险?这是否是中国把自己束缚在一个越来越像尸体的民族身上?

在米特罗维奇看来,中俄之间这种准联盟状态之所以维持,很重要的理由莫过于美国2021 年 1 月 6 日国会大厦暴动之后的混乱。不仅政治上非常僵化,还有数十万人因新冠疫情死亡,还有盲目地阿富汗撤军及右翼民族主义。可同时,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经济超级大国,有理由声称比美国更好地经受住新冠疫情的考验。俄罗斯也决心证明它已经阻止后苏联时代的衰落,将其军事机器重建为许多人认为的一流专业力量,所以中俄一起对美国构成全球性的挑战。

可是当下,俄的军事进攻遭到乌克兰激烈抵抗。同时,为帮助乌克兰,欧美国家空前团结在一起。即使俄罗斯利用能源给欧美国家带来很大困难,可这也导致欧洲加大力度摆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面对这种情况,中国将非常被动,不仅要面对整个欧美世界的怒火,还需要想办法应对因房地产市场过度投资以及从可能爆发重大疫情的零疫情转变而导致的经济混乱。此外,拜登政府还推出一系列旨在限制向中国转让技术的法案,有分析人士称,这些措施已经对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形成“斩首”。

基于以上种种论断,米特罗维奇煞有介事地提出警告,称中国领导人需要重新考虑与衰落且受到辱骂的俄罗斯的准联盟,以及他们利用欧美内部分歧的努力。俄罗斯永远不会成为中国最初希望的伙伴,即制衡美国常规和核能力的力量。文章最后,米特罗维奇终于表明真实目的。他认为,俄军最好的军事单位都已经在俄乌冲突中被摧毁,所以中国不应该指望俄罗斯的军事能力。同时,中国也不应该寄希望于美国与其盟友分开。而且已经有学者发出警告,中美之间日益激烈的竞争意味着世界已经进入一个危险的大国政治新时代。言下之意,中国若想不被美国视作“敌人”,那就必须放弃与美国斗争的“幻想”,向美国摇尾乞怜,这样对美国和世界都有“好处”。

纵观整篇文章不难发现,米特罗维奇所谓的“警告”与“建议”不过是美国高层对于中俄关系负面宣传的持续。一方面,米特罗维奇完全无视俄乌冲突的复杂性,直接将少数欧美国家的观点演化为代表世界。事实上,很多国家都不愿加入欧美对俄制裁阵营,纷纷表态中立。即使欧美集团内部,随着战事持续,也开始出现很强的反对对俄制裁的声音。如奥地利就于不久前坚决反对乌克兰加入欧盟并拒绝执行欧盟针对俄能源产品的禁运。同时,匈牙利和意大利高层也都明确表示过反对军事援助乌克兰并制裁俄罗斯。很显然,欧美集团内部已经因为俄乌冲突被严重撕裂,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团结”。

另一方面,无论中俄关系如何变化,欧美集团都不会改变对华敌视态度。特朗普时期和拜登上台初期,俄乌冲突没有爆发,可美国不断推动针对中国多个领域的打压政策。尤其是拜登上台后,不仅放任佩洛西窜访台湾还连续出台针对中国高新技术产业的禁令。这种情况下,米特罗维奇却质问中国能从中俄友好关系中获得什么。那可以将他的问题反过来,中国能从放弃中俄友好关系中获得什么?是美国更严厉的技术禁令还是更严密的地缘围堵?欧美集团对中国的态度从来和中俄没关系,其真正的基础是利益和实力。就如德国主动澄清不会对华脱钩一样,是因为中国强大的经济实力迫使德国高层回头学习思政基础知识,而不是因为中俄关系出现变动。所以对中国而言,改善与欧美国家关系最好的办法是像几十年前一样让他们在世界某处头破血流,而不是考虑是否牺牲与俄罗斯的关系。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