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郭怡琳 于娜 北京报道

“因为朝阳医院有药,我们直奔那的急诊。”李伟(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李伟的父亲是一位重症新冠患者。12月21日,在连续低热5天后,他突然感觉胸闷憋气。而李伟所说的药,正是辉瑞研发的抗病毒药物奈玛特韦/利托那韦片(Paxlovid,简称P药)。

作为世卫组织唯一推荐的轻中度患者一线用药,其被坊间称为“新冠特效药”。随着重症患者数量骤增,有媒报道P药出现“一盒难求”的情况。12月26日傍晚,《华夏时报》记者检索到北京市内销售P药的8家医院,其中联系上的3家医院均反馈,“P药目前没有货,开不出来了”。此外,在互联网医院渠道,记者同样购药遇阻。

在此背景下,12月25日,网传北京市将P药统一配送至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由社区医生指导辖区内新冠患者服用,进行抗病毒治疗。随之《华夏时报》记者采访北京市内多个区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获悉“目前社区没有P药”。而一位黄牛党微信告诉记者,“今晚可以闪送现货,15000元一盒不包邮费”。面对新冠病毒在老龄群体的肆虐,P药何时才能真正飞进寻常百姓家?

一盒难求

经过和医生的据理力争,在入院两天后,李伟顺利帮父亲开到了P药。他清晰记得,用药一天后,父亲的血氧眼看着往上走。“配合制氧机使用,明显看着脸色红润了一些。”李伟回忆道。

而在天坛医院急诊留观室的王一(化名)却没这么幸运。他告诉记者,“12月25日凌晨,父亲去世了。他走的时候差一个月69岁,从症状加重到故去,中间隔了3天。这三天我一直都在想办法买药,无论是京东健康、方舟健客,还是和睦家医院,我尝试了很多种方法,甚至包括印度代购,始终买不到药。”

“今天上午,我从黄牛手里花费1400元买了一盒P药。”冯若(化名)受访时难掩自豪。与王一的无尽遗憾相比,冯若婆婆的转危为安得益于儿媳的果决。在冯若的记忆中,今早查房医生说婆婆的血氧没有提高,建议他们试试P药,而医院没有这个药。“虽然用上这个药不能100%保障患者好起来,但现在治疗没进展了,多尝试一种方案,可能会有转机。”冯若复述着医生的话,“从这一刻起,我坚定了购药的决心。无论花多少钱,我都要买药。我婆婆才55岁,我不想让老公只有去路没有来路了。”

在采访中,记者向多位患者家属了解到,医生谈到可以使用该药时,均表示过医院无法购药,需要家属自行外购。那么作为进入医保的处方药,P药在院内销售情况如何?《华夏时报》记者检索到北京市内销售P药的8家医院,经总机转线院内用药咨询电话。其中3家医院的接听药师均表示“P药目前没有货,开不出来了”。此外,京东健康互联网医院医生回复称,“系统通知每天限量发售,您可以上午10点来试试。”而方舟健客服则告诉记者,“曾经出售过该药,但目前已无现货。”

12月25日,网传北京市会将P药统一配送至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由社区医生指导辖区内新冠患者服用,进行抗病毒治疗。为保障科学合理规范使用该药物,12月26日下午,北京市会组织开展全市社区医生抗病毒药物应用的紧急培训。

这是否意味着,北京社区即将提供P药呢?为此,《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朝阳、东城、西城区域内多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均称,“目前社区没有P药,不清楚社区什么时候有药”。

而记者了解采访获悉,北京卫健委针对社区配药的计划在持续部署中。早在12月22日,北京市卫健委已针对社区,组织开展过一次P药的临床应用内部培训。培训讲解人为北京地坛医院感染科主任、博士生导师李兴旺教授。

经过成功购药家属的推荐,《华夏时报》记者采访到一位黄牛党。“美国新冠药今晚可以闪送现货,15000元一盒不包邮费”。这是添加黄牛后,记者收到的第一条消息。在这位黄牛口中,“P药进入北京社区是早晚的事,P药降价也是早晚的事。”面对记者提出15000元太贵时,黄牛称,“我买的是救命药,患者等不了的那种。你要是能等2周或一个月,我可以2800元包邮卖给你。这可比你从医院开药省去了挂号费和检查费呢。”

在一连串语音回复下,黄牛发来了三张收尾图片,所示药物为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印度仿制P药和美国辉瑞P药。该黄牛表示,上述药售价分别是600元、3400元和9000元,一周内发货不包邮。随后特意语音叮嘱,“药价会随着市场热度浮动,这只是今天的价格。”记者再次询问能否砍价时,黄牛回应,“你能等的起,我就能给你便宜。”

产能成谜

事实上,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九版)》,被纳入新冠治疗的抗病毒药物包括,即利托那韦片(Paxlovid)和国产单克隆抗体(安巴韦单抗/罗米司韦单抗注射液)及阿兹夫定片。为何只有P药备受追捧?

针对这一问题,记者检索文献发现,在众多循证医学证据明确的药物中,P药对老年人的治疗获益更为突出。李兴旺在培训时指出,Paxlovid对于患有心血管疾病、糖尿病、肺病、肾病等基础性疾病的成人,尤其是老年人,经验证效果较好,可以大幅度降低病毒载量和病毒复制速度,从而减轻病毒对人体器官的损伤,最终起到减轻病情,降低住院率和病死率的效果。

据悉,截至目前,P药是世卫组织发布《COVID-19 治疗指南》中,唯一推荐的轻中度患者一线用药,该药用于治疗成人伴有进展为重症高风险因素的轻至中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患者,例如伴有高龄、慢性肾脏疾病、糖尿病等重症高风险因素的患者。因此,该药被坊间看做是老年患者的救命稻草。其也因国内老龄人群分布密集,从而需求骤增,市面供不应求。

2022年9月,《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布了Paxlovid在以色列患者人群中开展的真实世界研究结果。结果显示,65岁及以上的患者接受Paxlovid治疗后,因新冠感染造成住院的比例为14.7/10万人-天,因新冠造成的死亡共2例,相对于未接受Paxlovid治疗的患者,其住院风险降低73%,死亡风险降低79%。

而上述硕果累累的数据无疑成为家属眼中的“强心剂”。在舆论指引下,P药的热潮早已注定。面对这块必争蛋糕,互联网医院抢先拔得头筹。2022年12月13日,P药在1药网旗下的互联网医院平台开启在线预售,定价为2980元/盒,比之前医保采购价2300元略高。但数小时后,1药网相关预售页面就消失了。

据业内人士透露,彼时的消失或与国内供应不足相关。公开消息显示,2022年3月17日晚间,首批2.12万盒P药正式进入中国海关。其中,一万盒分配给当时疫情形势严峻的长春。剩余一万盒则分发至广东、福建、江西等省的新冠定点医院使用。截至4月中旬,上海疫情严重,上药集团又单独进口了两万盒Paxlovid,用于上海的新冠患者救治。

直到2022年8月,华海药业与辉瑞签订了《生产与供应主协议》,公司将在协议期内(5年)为辉瑞公司在中国市场销售的新冠病毒治疗药物Paxlovid提供制剂委托生产服务。11月底,华海药业对外宣称:Paxlovid委托生产服务事宜目前进展顺利,公司正积极配合辉瑞公司做好该产品本地化生产上市的各项相关准备工作。

对于此次一盒难求是否与产能相关,《华夏时报》记者采访到华海药业方面,对方回复称,“具体到Paxlovid管线产能无具体数据。2021年年报披露,华海药业制剂已形成年产220亿片固体制剂生产能力,并已通过欧美 cGMP 认证。”

此外,记者了解到,2021年12月14日,中国医药与辉瑞公司签订了进口分销协议,公司在协议期内(2022年度)负责辉瑞公司新冠病毒治疗药物PAXLOVID在中国大陆市场的商业运营。为了解更多未披露信息,《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到中国医药及辉瑞中国方面,截至发稿前二者均未回复。

12月26日晚间,中国医药回应称,“辉瑞公司生产的新冠病毒治疗药物Paxlovid是处方药,需要根据医院的诊断购买。要去正规渠道,去医院才能买到,而且必须根据医生的诊断才能知道(患者)是不是适合这个药。”

而在采访过去的6个小时里,受访主人公们,不断发来家人血氧逐渐回复正常的消息。记者与黄牛的聊天记录最终定格在黄牛的一条回复,“朋友圈高价卖药可能违法,我却帮很多人保留了一条生命线。”

见习编辑:颜源 主编:陈岩鹏

举报/反馈

华夏时报

354万获赞 44.7万粉丝
【人道、公益、民生】
华夏时报社,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