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防护药拆盒成粒的互助漂流

“真的在上面帮家人找到了药,也把自己有的药挂上去了。”

12月22日中午,在北京工作的静书终于通过一个新冠防护药物互助小程序,为身在长沙确诊阳性以来高烧多日却始终买不到药的家人,远程找到了两粒布洛芬。

从筛选好家人所在的区域,到寻找并联系距离家人最近的药物分享者,再到联系跑腿小哥帮忙取送药物,整个过程就用了一个多小时,确定家人拿到药之后,静书心怀感激地发了这条朋友圈,并把自己阳性康复后剩余的药物也挂到了小程序上。

“我联系到的这个药物分享者是个非常善良的女生,她自己还没阳就把药拿出来分,我给她红包也没收,还问我需不需要缓解喉咙痛的发炎片。为了感谢她,我就把自己没用完的新冠防护药品也发到平台上了。”

静书告诉品玩,在微信朋友圈中看到这款药物互助小程序之前,她也尝试了通过电商和外卖平台帮身处长沙的家人购买退烧药,但最快能买到退烧药的店也显示需要2-4天时间,“实际上时间可能更久,前阵子北京阳性高发期时我在外卖平台上买的退烧药,过了将近大半个月才收到”。

就在静书帮家人找到退烧药的同时,这款微信小程序被一传十、十传百地在各大社交媒体平台转发,人们希望能借此帮助到周围急需用药的朋友,同时也分享着自己送出药或收到药时所感受到的人间温情:

有个网名叫DIANA的北京姑娘在短短一个下午,给周围五个朋友送去了新冠防护药,她说这是单日里听到他人对自己说“谢谢”最多的一次,“打电话联系的时候发现大家状态都不是很好,但接起电话后都用最饱满的情绪扯着嗓子说话”,“一个奶奶下来拿药的时候穿戴很整齐,我递过药之后奶奶从羽绒服兜里掏出一盒莲花清瘟,这是第一次我觉得以物易物不是一种价值的交换,而我推辞的动作像极了拒收压岁钱的小孩”。

还有正在备考的山东学生,宿舍四人集体发烧,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小程序发布了求助,没过一会儿就收到了6粒布洛芬和其他药,有了这些药她和室友们应该可以健健康康地考完试。

而家中有孕妇和刚出生不久孩子的阳性患者,也通过小程序找到了一盒难求的美林和泰诺林。高烧中收到药的人们仍没忘记向无偿送药者表达自己的感激,有的人冬日里提着新买的一箱牛奶等药,担心不小心传染到好心人,就用层塑料袋隔着,全程没有触碰牛奶箱一下。

“这才是人类社会该有的样子。”互助者说。

图源:社交媒体截图

在这场由人们自发形成的大型新冠防护药物自助漂流中,品玩也通过朋友圈刷屏的二维码进入了这个上线仅两天的小程序,映入眼帘的产品界面十分简洁,有“我需要药”和“我有多的药”两个信息板块,前者用于发布求助信息,后者用于发布帮助信息。

无论是求助者还是帮助者,在发布信息之前都需要通过系统进行实名身份认证、并选择自己所在的具体位置,帮助者发布的药品则需要填写更加详细的渠道来源,用户之间可以通过复制发布者留下的虚拟号取得联系。

我们与这款小程序背后的腾讯开发团队取得了联系,并惊讶地发现从萌生想法到产品上线,他们仅仅用了两天时间。

一款很多人都需要的产品是如何诞生的

时间拨回12月17日上午。

杜少博所在的腾讯出行服务团队与全国很多地方的情况差不多,大半同事都因为阳性发烧居家休息,但周六上午的沉闷却突然被群里同事们自发的讨论打破了。

有同事观察到,因为买不到退烧药,不少网友在社交媒体和微信群中发布求助信息,也有像天津网友高瑞一样,开着车辗转多处凑了40盒美林和泰诺林,并来到儿童医院门口无偿赠送的热心人。这些现象背后传递出的信息是相同的——人们需要一个能互帮互助的药物共享平台。

“其实很多网友分享自己的阳性康复过程也说,每个人需要4粒甚至2粒布洛芬就够了,所以同事们讨论说想做一个这样的产品给大家应急用。”杜少博说。

于是这款名为“新冠防护药物公益互助”的小程序的开发就这样紧急展开。

杜少博在对话中坦率地表示,连腾讯出行服务团队内部也没想到,这个小程序会在后续引起大众的广泛传播和使用。因为一线员工很多抱病在床,周六上午紧急启动的药物互助项目最开始只有两个人在做,一个产品经理,一个技术研发,杜少博是第二批加入的项目成员,他在过程中更多承担起产品设计和运营的角色。

“因为刚好也在12月,我们自己的主营业务也在冲KPI,项目人员上确实存在很大的困难。”

虽然最初上线的版本比较简陋,但杜少博和团队还是尽全力地让这个小程序先跑了起来。

据品玩了解,这款药物互助小程序从12月19日上午正式上线,仅仅半天时间用户访问量就超过了10万。截至发稿前,小程序的累积用户访问量超过了百万,线上发布的求助和帮助信息约为26万。

但小程序上线仅仅只是个开始。不断涌入的用户和渐趋扩大的使用洪峰,让杜少博和其他在一线工作的同事们意识到这个项目远没有想象中简单。

小程序首先遇到的问题是用户信息保护,第一版产品中求助者和帮助者留下的联系方式是可以直接看到的,一定程度上会有暴露用户隐私的风险,且初版产品并未要求用户在使用前进行实名认证,缺少了相应的使用约束力。

“收到反馈之后我们做了重点迭代优化。比如引入了虚拟号功能,把用户的信息做了一层保护,也推出了实名认证,并且包括用户查看互助信息的次数也有上限。”

杜少博告诉品玩,随着小程序上信息量的增多,不可避免地也出现了一些药贩子企图利用产品漏洞发布违规信息的现象,由此腾讯出行团队在后台审核上也遭遇了不小的压力。

“这块我们紧急地叫了腾讯志愿者协会的同学来帮忙,对发布的信息进行严格审核,能很大程度上规避恶意内容。”

品玩获悉,腾讯内部一直存在着志愿者团队响应机制,通过邮件的方式招募符合条件的成员,就在22日下午,药物互助小程序志愿者报名人数已超过100人。

此外,小程序上线后也得到了腾讯云和微信平台的内部资源扶持,腾讯云帮助小程序扛过了初期流量洪峰下的服务器压力,微信则开放了多个流量入口,让更多平台用户看到药物互助的互联网民间渠道。

“上线这几天以来,我们一直处于一个非常快速的迭代状态,每天上线的新功能都在两位数,基本上一天更新一个新版本,同时也有更多成员加入进来,目前腾讯出行团队参与的同学有20人,其他协助的内部同学更多,没法具体统计了。”杜少博说。

药物互助小程序的用户量还在不断攀升。

就在和我们交流前的两个小时,杜少博和团队还在处理不间断的紧急产品需求,他们希望能尽快上线针对儿童、老人、孕妇在内的特殊群体求助信息的优先展示功能,也在与医疗健康团队合作,希望为用户提供一些药品使用方法和建议。

真的能帮助人的科技可以穿越产品的生命周期

事实上,在过去几年发生的社会大型紧急事件中,几乎都有互联网平台的身影。

仅腾讯一家互联网企业来说,就曾于2019年新冠爆发初期上线了疫情地图、在2021年春节推出了回乡政策查询,还于河南暴雨期间制作了汛情互助产品。品玩了解到,后两个产品均是由腾讯出行服务团队牵头推动的。

“其实有上一次(汛情互助产品)的积累,我们这次上线(药物互助产品)投入的成本少很多,不然我们这次基本上做不到两天时间就上线这样一款工具产品。”

杜少博告诉品玩,因为腾讯出行产品本身就是基于用户地理位置提供附近搜索相关的服务,这一直是团队核心业务所在,所以日常在技术、产品、运营上的沉淀和积累,也都成为了紧急时期快速推出相关产品的原材料与弹药。

而这其实也是腾讯、京东、阿里、美团在内的互联网平台,能够在大型社会紧急事件中快速推出符合用户需求的产品、解决大众燃眉之急的关键。

它们基于各自的优势业务所积累的底层技术,如同一个个封装储存好的战备物资,平日里用于维持自身庞大机器的正常运转,而当线下社会遭遇紧急事件不得不停摆时,它们可以快速发现需求,结合自身擅长的领域,在前端推出适合的产品为大众提供帮助。

在这个过程里互联网平台的应急服务能力也得以不断提升。

“但每次也有不同的技术挑战,像这次药品互助产品的框架虽然跟去年河南汛情互助时的有些像,其实从底层的技术架构来看,整体差异和实现成本也有难度,河南汛情互助的重点是及时性,我们需要把信息非常快地提供给专业救援队,而药品互助的重点在用户隐私和用药安全上。”

品玩在与腾讯出行团队的对话中,也问及了这类应急上线的公益产品后续的生命周期问题。

“这类产品确实有一定的生命周期,比如我们去年春节推出的回乡政策查询,它在那个时间点承载了很大的责任和产品使命,但过了那个时间之后,比如按现在的疫情发展来看,我们可能并不需要做很多的防疫政策查询了。”

杜少博告诉我们,当这类产品结束了它的生命周期后,腾讯内部也会做一些讨论和探索,就像当下的药物互助平台,它的本质其实是基于用户所在位置的社区互助,而当它脱离了疫情和药物本身之外,或许也能够为用户提供一些生活常规化的便利。

“这些可能是需要在经历周期之后,我们更长线地去思考和实践的问题。”

随着国内疫情的发展,阳性高发地区逐渐由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向更多城市与县城农村转移,品玩尝试着在小程序内查看这些地区的求助与帮助信息。

据不完全统计,包括云南、贵州、西藏、新疆、广西在内的大多数省份的多数地级市,都有用户在小程序上发布求助和帮助信息,但较偏远地区的信息发布数量有限。如果您所在地区的人们急需用药,就请把这个小程序转发给他们吧。

举报/反馈

硅星人

84.3万获赞 37.6万粉丝
硅(Si)是创造未来的基础,欢迎来到这个星球。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