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爱奇艺出品,懿德文化创意联合出品,爱奇艺·艺匠工作室制作的古装仙侠爱情剧《月歌行》,一经播出,在首播四集的情况下就创下破亿收视率,评分也直指8.4之高。该剧改编自晋江文学城作者蜀客原著小说《奔月》。除了原著迷加持、精美服化道、张彬彬和徐璐人气主演圈粉之外,是什么力量让该剧在仙侠玄幻类题材剧几乎饱和的情况下,杀出重围,成为2022年年终爆款剧?它的热播对于未来中国仙侠类题材剧的演化发展会有什么样的作用,值得探讨。
剥开仙侠的外衣,《月歌行》最大的看点无疑是女主柳梢与男主陆离的浪漫爱情。该剧摒弃了同类型题材剧常见的爱情慢跑套路,开篇就以一场英雄救美以及“捞月亮”的情节,以单刀直入、直球对决的方式,迅速让男女主角人物碰撞出互生爱慕的火花。无论男主是成为仙居里冷傲修仙的洛歌,还是压在四季碑下法力无边的月光上神,在她眼中,都是那个为她捞月亮的陆离。敢爱敢恨与对爱情忠贞不二的性格,完美地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价值观与当下时代女性人格独立下的个性张扬,酣畅淋漓地展现出来。爱就爱了,没有太多套路化的扭捏作态,没有顾影自怜的自艾自叹,就像女主拥有拔出抱月剑的能力,豪气干天地喊出“我有三尺峰,斩尽不平事”。
该剧将女主豆蔻年华的纯真浪漫,与仙居、人界、妖境之间,围绕抱月台、抱月剑、四季碑的杀伐争斗勾连起来,通过女主修炼功力,历经艰难坎坷成长为保护人类的女侠相互融合起来,女主对爱情的坚贞,对人族无私的守望,对真善美的执着,使得角色人物在骨肉丰满的形塑中,带给观众最真切的感动。而陆离半人半妖的师父卢笙一直渴望他的徒弟借着接近女主的机会,拿回抱月剑劈开四季碑召唤月光上神,哪怕因此人间生灵涂炭。某种程度上,陆离、洛歌、月光上神是犹如“三位一体”的存在,陆离是带着烟火气的大男孩,洛歌是斩却人间情仇的上仙,月光上神是犹如“灭霸”般拥有摧毁万物力量的神。这种“三位一体”的人物塑造,其实质在暗喻人心与人性。陆离是赤子之心的善良,宁可冒着噬魂咒让自己灰飞烟灭的危险,也要搭救心上人柳梢。他们的爱情其实一如凡人你我,就像剧中柳梢依偎在陆离肩头,幻想未来在武扬侯府旁盖一座房子,养羊喂鹅,一生厮守,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但命中注定的责任与担当,又不得不背负起保护人族安全的使命。而作为洛歌,表面的孤傲修仙与斩断情丝,实则内心已被柳梢的纯真痴情所打动。因为在他内心深处,那个真性情的陆离从不曾远去。而该剧对于男主这样的人设,也避免了男女主角情感戏的后继乏力,三界的力量博弈与情感戏紧密缠绕,洛歌是否回归初心,月光上神究竟又将与柳梢演绎出怎样的爱恨情仇,这种拾级而上的悬念设置,留给观众巨大的想象空间,有了探幽解密般的追剧热情。同时,恰如男主那句“蝼蚁又如何,敢撼树者,亦敢撼天”的台词,该剧崇尚自由、挣脱命运束缚的主旨立意,在积极的正能量价值引导中,也更加符合当下青年的人生观与价值观。
如果说古典派的仙侠类题材剧,更多从中国古代神话、志异武侠小说中汲取养分,那么,现代派的仙侠类题材剧,在此基础上更加融合当下时代审美特质,尤其对于网生代的审美趣味、生活休闲方式有了更贴近性的体现。例如《月歌行》中出现的许多元素,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背后,其实都可以从当下仙侠类网络游戏中找到原型。比如仙居、人界、妖境在抱月台围绕四季碑的争斗,一如网络游戏中的团战和打副本,而噬魂咒、血符、蚀骨琴、曜灵、录音石、魔笛等便是团战和打副本的辅助游戏装备,这对于追剧的网生一代自然产生强烈的代入感。传统网文大IP+人气CP组合+特效的传统仙侠类题材剧的制作,在经历爆发与野蛮生长期后,不可避免出现审美疲劳,而从《月歌行》剧情框架设计、叙事特征可以看出,未来中国仙侠类题材剧的创作,将进入升级版2.0的创作形态,剧本的创作将不再仅仅局限于IP的改编,而是在原有仙侠风基础上,融入更多科幻、悬疑、网络游戏等元素,并在播出形式的创新上,更加强调观众的深度参与感。例如该剧在开播后,展开艺人弹幕空降、评论翻牌、微博热聊等活动,既增加了该剧的播出热度,同时又增加了观众追剧的黏合度。
仙侠类题材剧的服化道与特效制作,从最初借鉴戏曲舞美+五毛特效,到镜像效仿西方魔幻类作品特效制作,再到当下流行的国风、水墨风服化道设计,其背后折射了中国文化从自信到自强的转变,精美服化道与大制作下逼真的特效,已经成为平台此类型剧制作的标准配置。《月歌行》的服化道遵循了国风唯美路线,但在具体细节上,也凸显独特气质。剧中主要角色人物的服装饰物,以去繁就简的流线条设计为主,颜色以淡雅为主色调,这与当下古装剧益发考究的人物服饰形成对比,但这种简洁素雅与衣袂飞扬的设计,可谓与角色人物的仙气、灵气相得益彰。而这种素雅又与剧中树母散发的缤纷色彩,形成鲜明对照。在视觉体验上,三界或明艳、或暗沉、或淡雅的主色调场域设计,让观众在不同场景轮换中,保持足够的新鲜感而不至疲劳。三界不同主色调的设计,又从情景营造、情绪渲染、心理暗示等层面,带给观众沉浸式追剧效果。在剧中重点场景抱月台的设计中,该剧将中国传统“天圆地方”理念融入其中,每根柱子顶上的四方神兽代表四个方位,并在剧中人物施法中有相应的动作呼应。该剧精良的服化道和特效制作,体现出的东方美学特质,也构成该剧重要的艺术特征。此外,剧中男女主角在“小桥流水人家”的河面捞月亮的情节,在诗意盎然的具象、意象营造中,又有满满的凡间烟火气。而主创这种对于现实与造梦的艺术把握,为该剧注入非凡的想象力与鲜活的生命力。
(作者系《文艺报》编审 北京文联签约评论家 高小立)
(来源:国际在线)
举报/反馈

中国青年网

4.7亿获赞 498.5万粉丝
青年温度、青网态度、青春靓度
中国青年网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