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近期开启了一轮裁员,补偿方案为N+2。

来源 | 经理人传媒旗下《经理人》杂志综合

近日,小米深陷裁员风波。

事实上,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互联网企业进入2022年以来,裁员的信息此起彼伏,小米也没能逃过“这一劫”。值得深思的是,小米造车进程是否会因此而受到影响?

究竟裁员多少人?

据界面新闻报道,小米近期开启了一轮裁员,补偿方案为N+2。一名小米员工表示,小米集团手机部、互联网部、中国部等多部门均有涉及,但部门之间裁员力度不尽相同。其中,中国区个别部门裁员比例高达75%,互联网部也有团队裁员40%。本轮裁员整体力度暂未明确,据估算或达15%。

另据华夏能源网报道,有员工爆料小米预计裁员6000人左右,此次裁员除了小米正式员工之外,还包括大量的应届生,也有应届生称处于试用期就被小米公司裁员。

针对上述消息,小米相关人士回应红星资本局称,小米近期实施的是正常的年底人员优化和组织精简,补偿方案为“N+2”以及未休完的法定年假双倍折算。之前有媒体报道的人员百分比和数据都是脉脉上一个匿名发的造谣贴,实际优化人员数量不到整体的10%。

事实上,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互联网企业进入2022年以来,裁员的信息此起彼伏,例如国内的阿里、腾讯、京东等在年初均因裁员而被广泛关注,国外的Meta、推特、亚马逊也在下半年掀起裁员潮。

企业裁员的根本原因不外乎节流,这点对于互联网大厂同样适用,当然,更深层次的原因或许是为前期的无序扩张而买单,这点似乎避无可避,毕竟互联网行业已经从片面追求规模慢慢过渡至如今的精细化运营阶段。

对于主营手机的小米而言,智能手机未来的发展形势并不乐观,据StrategyAnalytics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将同比下降10%,下行轨迹将持续到明年。具体到小米,公司的智能手机全球出货量从2021年第三季度的4390万台减少8.4%至2022年第三季度的4002万台。此外,智能手机的ASP(平均每台售价)从去年同期的1090.5元下降至1058.2元。

全球手机市场的疲软,也对小米业绩造成了不利影响。2022年前三季度,小米集团实现收入2139.97亿元,同比下滑11.8%。

具体来看,小米各个业务板块均处于下滑状态,其中小米智能手机业务收入425亿元,同比下滑11.1%;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收入191亿元,同比下滑9%;互联网服务收入71亿元,同比下滑3.7%;其他收入18亿元,同比减少6.6%。

净利润方面,小米前三个季度经调整后利润为28.6亿元、20.8亿元、21.2亿元,与2021年单季五六十亿元水平相去甚远,分别同比下降52.9%、67.1%、59.1%。

营收、净利下滑,小米需要“止损”,最简单的办法莫过于裁员,另外,小米集团总裁王翔在三季度财报会议上已有言在先:“降本增效是我们从今年年初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我们现在在做进一步的规划,怎么样提高我们的人效,降低我们的成本。为了明年整个业绩的提升,我们会持续开展降本增效的工作。”

造车能行?

距离小米官宣跨界造车已经接近两年,那么公司的造车进展如何?投入多少资金?又取得什么样的成绩?

8月11日,雷军首度公布小米自动驾驶的研发进展时曾表示,小米已组建了超过500人的专属团队。而在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小米总裁王翔表示,小米汽车的研发团队目前为1800人左右。他还提到:“当前(小米)造车在2024上半年正式量产的目标非常顺利,目前芯片供应也没有影响到小米汽车业务。”

即小米造车团队正在迅速扩张当中,而这是与其持续加大研发投入离不开的,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小米研发费为41亿元,同比增长了25.7%,环比增长了8.1%。这其中,智能电动汽车等创新业务的费用达到了8.29亿元,在今年前两个季度,这项支出分别是4.25亿元和6.11亿元,截至目前,小米2022年的造车支出已达18.65亿元。当然,这与雷军所述100亿元相差甚远。

从财务数据来看,小米是在持续加码汽车业务,预计量产时间也给了出来,不过,公司却没有向外界说明相关汽车专利情况。

另外,据华夏能源网,至少有两位小米汽车内部人士确认,小米汽车的开发项目进度不如预期,最终可能导致产品竞争力下降。一位高级别员工说,小米汽车的第一台车大部分定型,细节还会微调。不过即使如此,实际的项目进度没有达到预期。

而行业媒体汽车维基援引小米离职人员指出,由于前期自动驾驶测试效果不佳,所以小米的首款量产车可能要砍掉一些功能,以此来确保量产交付。对于工程师来说,功能阉割减轻了他们的工作负担,但是换个角度说,砍掉功能势必会影响产品力,竞争力也会随之下降。

实际上,跨界造车的难度很大,现如今的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理想汽车均处于亏损当中,传统车企比亚迪则越发强势,诸如小米之类的造车新秀即使造车成功,但势必将面临很长一段时间的亏损,此外,产品能否被消费者接受也是值得考虑的事情。

手机业务产生的现金流,本是雷军跨界造成的底气所在,而当该业务出现大幅度的下滑之后,造血能力下滑之后,是否会对公司的造车业务产生不利影响?现在谈之或者尚早,不过,时间会给出答案的。

《经理人》杂志综合界面新闻、华夏能源网、红星资本局、汽车维基等报道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