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6日晚间,几次推迟回复问询函的大连圣亚(SH600593,股价14.95元,市值19.26亿元)就“镇江大白鲸项目疑似烂尾”一事给出了解释。

根据其说法,该项目于2020年10月左右停工,公司对其已不再实施控制,项目的后续安排还需等待镇江大白鲸股东会的召开。对于问询函提及的大连圣亚向项目方发函表示拟退出一事,大连圣亚没有否认,但也表示未作出退出的安排,有关的函件传闻,仅仅是(公司)项目推动、商榷以及博弈过程中的举措,且该事项也不存在应当披露而未披露的情形。

相关纠纷还与大连圣亚长期内斗和管理层换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根据回复公告,大连圣亚原董事长肖峰任职期间,大连圣亚方面对镇江大白鲸的配套资金、建设运营、财务制度、内控制度等负责,2019年镇江大白鲸海洋世界有限公司还一并纳入圣亚合并报表范围。2020年9月肖峰离职,至今仍担任镇江大白鲸董事长,大连圣亚提出对项目进行工程审计、更换委派董事等要求被拒绝。所谓的“发函博弈”,也正是发生在这段时间。

大连圣亚海洋世界 IC photo

“拟退出”是为了“博弈”

一篇媒体报道,再次将大连圣亚推到了公众面前。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信息,大连圣亚参与的镇江大白鲸项目疑似烂尾,并陷入了股东缠斗的窘境。上交所随后就此下发问询函,要求大连圣亚说明是否对该事项涉嫌信息披露隐瞒、并介绍后续对该项目的安排及运营进展。

12月16日晚间,“憋”了近一个月的大连圣亚就此作出回复。根据回复公告,镇江大白鲸项目于2020年10月左右停工,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镇江大白鲸在建工程账面价值4.21亿元,完工进度为50%左右,2021年起就未再有资金投入。

根据大连圣亚的说法,镇江大白鲸项目系公司受镇江政府邀请共同开发的重要对外投资项目,2019年12月起,工期受疫情、资金短缺等影响延期,后因股东纠纷,进展缓慢。

面对上交所问及对该项目后续安排及最近运营进展、项目是否已存在无法继续实施的情形等问题,大连圣亚并未给出回答,而是称公司曾收到镇江大白鲸拟召开股东会的通知,鉴于股东会审议事项与《问询函》回复内容相关且尚未召开,关于镇江大白鲸的重大事项及进展将及时通过指定媒体以公告方式对外披露。

后续安排虽然未知,大连圣亚也否认了“退出”一说。根据其在回复公告中的解释,公司未作出退出镇江大白鲸项目的安排,亦未实施行动。

大连圣亚进一步解释称,传闻中函件的背景为2020年10月5日,公司召开第七届二十七次董事会会议,决定对离任高管及公司在建工程进行专项审计,其中包括镇江大白鲸项目,但公司申请遭到镇江大白鲸反对,发函仅仅是项目推动、商榷以及博弈过程中的举措,公司已在该函件发出的次月向镇江大白鲸书面澄清。

至于是否存在信息披露隐瞒的情形,大连圣亚认为,按照相关规定,公司对镇江大白鲸项目退出安排应当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截至12月16日,大连圣亚从未召开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相关退出事项,因此不存在应当披露但未披露的情形。

多个项目受纠纷影响

抽丝剥茧,上述的“股东纠纷”还与大连圣亚最初的“内斗”有关。

根据回复公告中来自2020年度年审会计师的说法,大连圣亚原董事长肖峰任职期间,大连圣亚对镇江大白鲸的配套资金、建设运营、财务制度、内控制度等负责,2019年镇江大白鲸海洋世界有限公司还一并纳入圣亚合并报表范围。

2020年9月,肖峰离职后,镇江项目停滞,大连圣亚提出对项目进行工程审计、更换委派董事等要求被拒绝。大连圣亚所谓的“发函博弈”,也发生在这段时间。

大连圣亚现任管理层和肖峰等原管理层的“内斗”始于两年前,且一度出现肢体冲突,详见每经此前报道《股东会引发武斗,“野蛮人”对决经理人:大连圣亚游乐场里的资本局》。最终,原管理层退场,现任总经理及董事长上位。

来自上市公司管理层的纠纷看似已经结束,似曾相识的缠斗却还发生在关联项目上。根据大连圣亚在此次问询函回复公告中的说法,截至12月17日,肖峰仍被保留为镇江大白鲸的董事,且担任镇江大白鲸的董事长。

因此,虽然大连圣亚持有镇江大白鲸股份比例和已派驻董事权利未变,但派驻人员与公司的身份关系发生变化,公司不足以控制镇江大白鲸董事会并主导运行。

此外,问询函还提出,大连圣亚曾在2021年7月16日公告披露称,公司在2020年年报编制过程中,数次要求对镇江大白鲸进行工程审计,但均遭拒绝和阻挠。就此,上交所要求年审会计师核实并披露是否存在审计受限的情形、是否履行必要的审计程序并获得充分的审计证据。

值得一提的是,从此次大连圣亚在回复公告中披露的信息来看,受股东纠纷影响的大白鲸项目并非一例。

其中,营口鲅鱼圈大白鲸世界海岸城项目于2018年7月取得施工许可,2020年以来,受疫情及项目公司股东双方诉讼纠纷等因素影响,建设进度与计划不匹配,于2021年2月起因疫情影响停工,截至2021年末工程进度为68%。

大白鲸千岛湖文化主题乐园水下世界项目于2018年11月取得施工许可,2020年以来也在疫情及项目公司股东之间诉讼纠纷等因素影响下进展缓慢,于2020年11月因疫情停工,截至2021年末工程进度约40%。

停工的项目“按下葫芦浮起瓢”,即便哪一个“博弈”方取得了最终胜利,眼下要解决的危机也还有很多。

每日经济新闻

举报/反馈

每日经济新闻

3353万获赞 488万粉丝
中国主流财经全媒体平台
每日经济新闻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