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国内媒体“观察者网”报道,12月15日,科索沃当局向欧盟轮值主席国捷克提交了让科索沃地区加入欧盟的申请。虽然有俄罗斯媒体认为,科索沃当局加入欧盟的道路将非常漫长,可能需要数年、甚至是数十年的时间,所以短期内科索沃不太可能加入欧盟。但是,塞尔维亚政府势必不会容忍科索沃当局这种离经叛道的提议。

事实上,科索沃地区能否成为欧盟成员国,主要取决于科索沃当局与塞尔维亚关系是否“正常化”。更为重要的是,塞尔维亚之前也尝试过申请加入欧盟,结果直到今天,欧盟对塞尔维亚的申请都处于一种不可言状的搁置状态中。这难免会让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对欧盟深感不满。

在种种原因下,武契奇在12月15日晚间表示,塞尔维亚政府做出决定,将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第1244号决议,向北约驻科索沃部队致函,要求派出1000名塞尔维亚士兵和警察到科索沃地区内执行任务。

到12月16日当天,塞尔维亚方面会将书面文件交予北约驻科索沃部队指挥官。武契奇强调称,该决定是在塞尔维亚政府会议上一致通过的,塞方唯一的诉求,就是希望有关方面能够遵守国际法。

此外武契奇当晚在做客塞尔维亚国家电视台节目时也坦承道,虽然北约驻科索沃部队不太可能同意塞尔维亚方面的要求,但是,他希望自己的这一决定能够缓解科索沃北部地区的紧张局势。

言下之意,北约方面已经把塞尔维亚逼到了墙角,现在塞尔维亚已经通过发出了政治信号,希望缓解这场巴尔干半岛上的危机。如果北约集团不打算让步,欧盟方面也要对科索沃进行所谓“保护”的话,那么塞尔维亚势必会采取一些军事行动来捍卫本国领土完整了。

这其实也是美英等国一直希望看到的的情况,塞尔维亚势单力薄,周围没有一个接壤的国家是其重要盟友,而且诸如德、法、英、土、波、意等周边北约国家也对塞尔维亚虎视眈眈,一旦巴尔干半岛上发生军事对抗,那么塞尔维亚理论上讲将毫无赢面。

事实上,塞尔维亚人是一个悲情的民族,塞尔维亚自身也是一个悲情的国家。曾经的塞尔维亚人在南斯拉夫领袖铁托的领导下,被誉为“巴尔干之虎”。在铁托死后,南斯拉夫民族分裂运动此起彼伏,使得南联盟一时间分崩离析,瓦解成了多个小国家。

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在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中,53岁的南联盟空军司令萨利科维奇独自一人驾驶着一架老旧的米格-29战斗机反击北约战机的轰炸,遭到了北约空军方面的围剿,最终壮烈牺牲,以身殉国。

由此可见,塞尔维亚民族在深厚的历史磨难下,充满了无言的悲壮感。如果武契奇这次被北约逼到万不得已的话,那塞尔维亚人民可能会再一次发出震惊欧洲的怒吼。只是最有可能支援塞尔维亚的俄罗斯现在还深陷乌克兰战场中,不太可能让局势升级,塞尔维亚届时可能将孤身面对众多来自北约的敌人。

回溯到本次科索沃危机的爆发,只要细细梳理一下的话,我们就能发现造成现今紧张局势的主要责任,主要都在科索沃当局身上。先是科索沃当局强制要求塞族人更换车牌,遭到了塞族人的抵制。

然后科索沃当局用派遣军警进入塞族聚居区,暴力镇压了塞族人。此事了引发了大量科索沃境内的塞族人不满,虽然在科索沃的民族人口结构中,塞族人占比只剩10%,阿尔巴尼亚人占比在90%左右。但是塞族人从古至今就充满了顽强不屈的斗争精神,当然不会屈服于科索沃当局的排挤与镇压。

现在塞族人在公路设置了路障,阻止科索沃军警进入塞族居民区以捍卫自身权利。在塞族人看来,科索沃是塞尔维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任何外部势力都不应当阻挡塞尔维亚的民族统一事业。

不过,美国就经常不干人事,特别喜欢干涉别国内政,通过一些政治、军事手段妄图挑起地区争端,让自己渔翁得利。不过,在涉及到科索沃问题下,美国及其北约小弟倒不至于直接下场介入事端。

毕竟,美国前脚还在乌克兰支持泽连斯基政权的领土主权完整,后脚却在科索沃大搞“分裂主义行径”,这难道不是大型双标现场嘛?就算美国老百姓可以无视这些,恐怕绝大多数欧洲民众都会对北约更加反感。

更为重要的是,欧盟里的一些经济大国也不希望第二次科索沃战争爆发。毕竟,一场俄乌冲突就已经让欧盟损失了大量经济与军事收益,如果巴尔干地区再启战端,那么欧洲就很可能会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届时欧元区不仅会被重创,而且欧洲企业也会因此加速外迁到中美等国。

所以从欧洲各大国的经济利益角度上看,他们不希望巴尔干出现一场战争。然而在北约部分国家的挑拨离间,以及科索沃及其幕后黑手美国的步步紧逼之下,塞尔维亚已经是退无可退了。

所以在肉眼可见的未来,第二次科索沃战争或将一触即发,在此局势之下,恐怕欧洲各国将会面临更加险恶的国际局势。对此,我们静观其变。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