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率最低的巴西队大热倒灶,被广为看好的荷兰英格兰中途折戟,C罗以失去首发位置的屈辱抱憾而去……随着世界杯赛事的进行,不断出现的失意者成为热议话题。对这些失意者来说,之所以败北,用技不如人的“战之罪”很难解释,从文化心理层面进行解读反而会更中肯。
先说巴西。虽然以“五星”占据着世界杯史上最佳战绩,但事实上,几乎每次世界杯,巴西都是纸面实力最强的队伍,大热倒灶的次数更多,本次又是这样。问题在哪里?不能不在文化中找原因:巴西有奔放享乐的文化传统,所以世界杯赛事对球队来说,被赋予了一种强烈的狂欢节色彩,竞技对抗所需的纪律性与哀兵之态,与他们不大沾边。本次大赛期间爆出队员吃牛排大快朵颐的争议,就是这种心态的典型表现。而这种心态,足以使自己技术上的优势大大打折。凡巴西夺冠,队中至少有三个以上的巨星在实力上形成碾压态势才能如愿。也就是说,对巴西队,群星云集不管用,得巨星云集才行。因此在队中只有内马尔一个巨星的情况下,这次失利也是正常。
荷兰与英格兰都曾经在技术上独步全球,荷兰全攻全守改写了足球这项运动,英格兰更是现代足球的鼻祖,可见其对足球运动的理解与禀赋都是不容置疑的。但每每被视为夺冠热门,却每每让人空欢喜,“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这件事上从不掉链子”,以至于有了“伪强队”的恶名。本次大赛两队又是表现优异遗憾出局,为何总这样“非战之罪”呢?荷兰的短板在于小国的自信心不足。世界杯是个巨大的舞台,参赛队伍的底气与所在国家的体量关系密切。荷兰是低地小国,面朝大海,背后的腹地小,又无高地或大山为依托,会使人有不稳定感。体现在球队上,缺少大国的底蕴与信心,队员很难把国家当作自己的可靠依赖,随之也缺乏背城借一的强大凝聚力。世界杯历史上,巨星克鲁伊夫、古利特都曾主动离队。在足球这种大的集体项目中,小国偶露峥嵘可以,但保持长久统治力是不现实的。有的球迷总押荷兰夺冠,显然是一厢情愿。
而对英格兰来说,问题则在于过于“绅士”。讲求费厄泼赖精神的英国人,做事相对追求优雅公平,但也缺少了谋略与必要的粗野,而这在无所不用其极的激烈竞争中是致命的:最典型的例子,队史上巨星莱因克尔职业生涯中竟然没有领过一次红黄牌;1986年世界杯中,被马拉多纳“上帝之手”戏耍,老实人吃亏的同时还把对方送上神坛。对于英格兰队来说,在足球上的作为,就如争天下中的“一将之智有余,万乘之才不足”了。
说完了球队,再说个人。本次世界杯最失意的球员,毫无疑问是C罗。球队输给摩洛哥后,C罗女友指责教练对C罗的弃用,公道讲是师出有名的。我们看到,C罗替补上场后,场上立即有了起色,其表现远非他的替代者所能比。那为什么教练会作出这样不智的选择呢?我们用当事人的“审美疲劳”心理就很容易理解:一件旧衣服穿上很气派,一旦有了件新衣,我们很自然会弃旧换新,但其实效果远不如原来那件。(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朱子钰 李梦馨 报道)
举报/反馈

大众日报

1281万获赞 40.6万粉丝
大众日报是中共山东省委机关报
大众报业集团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