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黄金美元体系”瓦解后,石油美元成功“接棒”,“石油美元体系”成为了继续支撑美元霸权的重要因素。2000年以来,多国开始尝试“石油-非美元货币”,俄乌冲突的爆发以及相关金融制裁,使得“去美元化”再起。近期,“石油人民币”的话题亦受到关注。

“石油人民币”为代表的人民币结算大宗商品贸易,料将强化人民币在国际贸易、能源商品定价中的作用,人民币支付、储备货币的功能或也将随之增强。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多位专家认为,未来的关键和挑战在于,人民币国际化仍需进一步深化,使得他国卖石油所获的人民币有处可投。

中信证券FICC首席分析师明明在最新发布的报告中也提到,人民币国际化的挑战或主要集中在人民币的投融资货币功能建设上。随着境外人民币资金池规模增加,需有与之匹配的境外人民币资产池,以实现人民币回流。因此,“石油人民币”对建设人民币的投融资货币功能、打破人民币国际化的瓶颈有重要意义。

“石油人民币”来了?

近日,中国和沙特进一步加深了包括能源贸易在内的各项合作。据沙特通讯社(SPA)12月8日消息,7日,两国有关公司签署了34项投资协议,涵盖绿色能源、绿氢、光伏、信息技术、云服务、运输、物流、医疗、住房和建设工厂等多个领域。

9日,光伏企业晶科能源发布消息,在首届中国-阿拉伯峰会期间,晶科能源与沙特电力开发商ACWAPower签署谅解备忘录,将为后者提供4GW的高效N型TOPConTigerNeo光伏组件。

此次峰会前,两国能否就部分原油贸易采用人民币结算达成协议,是各界的关注焦点。不过截至目前,尚无实质性突破的信息。

业内学术界、机构人士普遍对记者表示,过去5年,中国一直是沙特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原油为主的能源贸易是两国贸易的核心。如对部分原油贸易采用人民币结算,沙特出售原油获得的人民币也可以用来结算从中国进口的其他产品,事实上目前这已具备了相关条件和基础。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2年1至10月,中国共进口原油4.13亿吨,进口自沙特的原油占比17.8%,位居第一。进口自俄罗斯的原油占比17.4%,紧随其后。

明明表示,2000年以来,多国开始尝试“石油-非美元货币”。包括伊拉克、委内瑞拉在内的多个国家曾尝试构建以非美元货币结算石油贸易,而在众多尝试中,伊朗的例子较为典型。在美国对伊朗制裁下,伊朗尝试建立了多种货币进行石油贸易结算。2006年,伊朗以欧元为结算货币的国际石油交易所正式成立;2007年,日本的企业开始以日元结算其从伊朗购买的石油。

今年3月,《华尔街日报》也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沙特正考虑使用人民币而不是美元来向中国出售部分石油。

俄乌冲突以及欧美对俄的金融制裁,使得“去美元化”再起。欧美以冻结外汇储备、断连SWIFT系统等方式对俄罗斯进行金融制裁,也对美元信用构成冲击。“如果外国央行的资产也可以冻结,在国际金融活动中还有什么契约和合同不可以撕毁的?”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此前对记者表示。

需建设境外人民币资产池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此前提及,中国在全球经济系统中的重要性与日俱增,2020年占全球GDP总量的比重为17%,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占比达到13%,超越美国,而人民币在外汇储备、外汇交易、全球支付、贸易融资和证券计价等多个方面,却与美元存在较大差距。

人民币贸易结算的推进,是未来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础。

磐石金融创始人石成虎对第一财经表示,目前人民币贸易结算进程缓慢,相关能源类国企、央企的意识仍有待加强,在进口能源时积极推动人民币结算有战略性意义。在他看来,目前为大宗商品定价的期货市场国际化也有待强化。近年来随着境内特定品种期货产品的推出,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显著加速。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国际化的期货期权品种达5个,包括原油等,不过原油期货期权产品的交易量和国际机构参与度仍有待提升。

石成虎称,目前,交易所或考虑推出更多国际品种。“例如继3月LME镍危机之后,我们了解到,贸易用户考虑在2023年的年度定价中使用其他定价渠道,比如上海期货交易所的镍合约。就成本和风险控制而言,这当然是有意义的。国际化的镍期货品种尚未引入,但相信这一进程也将加速。”

但明明也提及,随着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使用程度大大提高,境外人民币资金池规模增加,需有与之匹配的境外人民币资产池,以实现人民币回流。

石成虎称,积极的进展在于,中国股、债市场的国际化进程不断加速,目前境外投资者对于中国国债的持有占比已经达到近8%,北向资金和QFII对A股的持有比例也不断攀升。

近两年,财政部持续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国债。此前,汇丰方面就对记者表示,人民币资产对全球投资者的吸引力较强,离岸人民币国债的发行不仅可以为其他中资机构境外发行人民币债券提供定价参考,而且还可以为境外投资者提供高质量的人民币计价资产,完善离岸人民币收益率曲线。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近期表示:“三年多前我们预计人民币资产到2030年会占到全球储备货币资产的10%左右,受各种国际环境变化的影响,目前这一预期适度调整到占5%。但还是比当前的3%会明显上升,未来人民币在全球储备货币资产的比重会超过日元和英镑。”

举报/反馈

和讯网

595万获赞 32.4万粉丝
和而不同,讯达天下。和讯专注财经25年
北京和讯在线信息咨询服务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