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核酸检测公司倒闭,多次捅你喉咙的“大白”没拿到工资咋办?

成渝观察

2022-12-10 21:48四川
关注

第一家核酸公司倒闭引发热议,

清算核酸乱象众望所归,

但坚守一线的“大白”们却有新的难题,

被拖欠的薪资怎么办?

失业的“大白”们何去何从?

多地“大白”被拖欠薪资

北京:六万工资讨薪无果,公司已破产

近日,一名男子向北京房山劳动仲裁委提交报告,指控北京朴石医学欠薪 62600 元。11月28日,这官司有结果了,“法院经查询未发现被执行人可供执行财产,因此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此事引发热议,北京朴石医学成为第一家破产的核酸检测公司,一线防疫工作人员和核酸检测公司的薪资纠纷也成为舆论的焦点。

据媒体报道,这样的现象并不是个例。不久前,在北京某小区,“大白”们聚在小区门口,围着核酸检测公司派来的管理人员,不断高喊:“还钱!还钱!”

一位“大白”表示,前些天搞封闭,被人骂惨了,感觉随时会打起来。挨骂也就算了,关键是她三个多月没领到工资了。自己也没啥积蓄,家里孩子也没人管,本来干核酸检测还有不错的收入,但没成想还有几个月不发工资的事情,入不敷出,日子都很难坚持下去了。

“大白”们对此都深有同感,他们每天干12个小时,月工资一万左右,开始觉得找到这份工作很幸运,以前即便有委屈,看在钱的份上也能忍忍,现在委屈多了,天天吵架,工资又都不发,都忍不了了。他们围着的那两个管理人员争论了半天,始终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上海:“欺骗式”招工,外包公司利欲熏心

上海疫情严重时,需要大量核酸检测人员,基本都是通过各种中介、劳务公司外包,这些公司良莠不齐,有的中介甚至开启了“欺骗式招工”,先是高薪诱惑,又承诺毫无风险,招聘到员工后拖欠薪资,甚至失联跑路。

在上海市宝山区打工的保安张雷就遭遇了“欺骗式招工”。疫情爆发后他的工厂停工,他在招聘群里看到中介发布的招聘信息后就应聘上岗了。“防疫大白”是他们在当地官方考勤表上的标准称谓,名义上他们被小区居民和居委会工作人员称为志愿者,实际上他们是上海本轮疫情防控的“打工人”,通过保安公司中介招聘来的“防疫保安”。

3月22日,张雷等5人来到了位于德锦苑小区内的北蔡镇陈桥居委会。来到这里后,他们才得知德锦苑在3月中旬就出现了阳性感染者,有的尚未转运。中介将他们安排在了小区门口后就消失了,同时解散了群聊。此时他们已经无法离开,要么穿上防护服去工作,要么滞留在封控区。

到3月底,共有22人留在了德锦苑小区,成为了“内保防疫大白”。他们的居住环境非常差,只有一张钢丝床,其余的21人都是打地铺。一开始,中介承诺15日内发放工资,但原本负责他们考勤工资的队长陈义伟在多次推迟发放薪资后,4月26日突然失联了,拨打电话和微信均无法接通。

最后是区政府介入才解决。4月28日拿到被拖欠近一个月的工资及补贴后,上海17名防疫大白被迫离开浦东新区德锦苑小区,当晚上海降雨降温,他们在附近公园的桥下睡了一夜。

武汉、西安:劳务矛盾逐渐激化

11月19日,武汉一家核酸检验公司因拖欠员工工资被讨薪。在武汉市硚口区长丰街道办事处,一群讨薪的人,拉着横幅,要街道办事处为他们做主。横幅上写着:“武汉千麦医学检验所,我们防疫人员冒着生命危险上抗疫战场,却拖欠我们工资。1、拖欠工资,法理难容!2、公理犹存,我们只为我们的血汗钱!长丰街道办请为我们做主”。

(图片来源:网络)

西安曲江街道的一处核酸检测亭因公司拖欠员工工资,停止采样工作,岗亭的横幅上写着“西安中美弘康医学检验偷税漏税、出结果慢,拖欠工资”的字样。另外一处街道的检测亭则贴有许多传单,控诉西安中美弘康医学检验实验室月收入超过200万,但为避税让乙方个人收款转入公司账户。

(图片来源:网络)

核酸检测公司自身难保

北京朴石医学曾靠核酸检测风光一时,在北京疫情最为艰难的时刻,朴石医学承担了北京房山地区大量核酸检测工作。但根据北京房山劳动仲裁委信息,目前朴石医学已走向破产。第一家破产的核酸检测公司出现,只是核酸检测公司造富盛宴落下帷幕的开始。

核酸检测公司为啥会没钱了?

这涉及到商业流通里的一个问题——账期。据媒体报道,很多公司看似营收不错,报表上的利润也不错,但收不回来钱,应收账款占比太高,坏账风险高,一旦面临风险就难以维系。

(图片来源:网络)

应收款占营收总额的比例低的超过40%,高的达到了77%,一般行业都无法接受这样的比例看起来卖了100块的货,但75块还没收回来,咋办呢?核酸检测公司自然选择先守住手里的现金,外包公司的钱能不给的就不给了,能拖多久就拖多久,于是基层大白们就成了最后的受害者。

即便如此,有些核酸公司也撑不住了。11月8日,河南省许昌市一家医学检验实验室公告,将于11月11日暂停接收新冠核酸样本,原因是各区县欠款导致机构运转承压。该实验室为许昌博奥润康医学检验实验室,成立于2020年,注册资金为500万元。该机构称,其从2021年1月至今一直承担着许昌城区大规模核酸检测任务,试剂耗材及人工费用投入费用较高,目前各区县均未及时汇款,导致该机构运转压力太大,待资金到位再恢复新冠核酸检测工作。”

(图片来源:网络)

再比如北京的美因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要业务是向各地医院提供核酸检测服务,民营医院北京太和妇产医院是其客户之一。去年8月双方签订的《服务合同》约定,北京美因向太和医院提供核酸检测服务,并及时交付核酸检测报告。但从去年10月起,太和医院就拖延支付16.3万元的核酸检测费用。今年7月5日,北京美因以“服务合同纠纷”为由,将太和医院状告至北京海淀区法院。太和医院当庭表示:不是不还钱,而是没钱,还不起。

事实上,太和医院欠核酸检测款,只是中国医院困 境中的冰山一角。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副会长余小宝在今年5月表示,疫情以来,已有2000多家民营医院破产倒闭。据《国家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21》年鉴显示:2020年我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含公私混合所有制医疗机构)营收6760亿,支出8066亿,整体亏损1300亿元,其中私营医疗机构总营收为3735亿,开支5256亿,净亏损1520亿元。

民营医院之外,一些公立医院也被核酸检测公司以“服务合同纠纷”起诉,均为拖欠核酸检测费用。裁判文书网显示,近期,核酸检测公司金域医学已经以“服务合同纠纷”为由接连起诉东北和华南两家公立医院,要求偿还核酸检测费用。

抗疫这三年,身着白色防护服的疫情防控人员以“大白”的称谓,成为和群众联系最紧密的群体。核酸检测、运送物资、环境消杀、维护秩序,“大白”们始终坚守在抗疫的最前线。疫情刚爆发时,负责检测的“大白”基本都是医务工作者,三年疫情下来,劳务派遣的临时工成了“大白”的主力。但无论何时,在“大白”这个群体叙事之下,都代表着一个个鲜活真实的人,在白色防护服之下,他们都是不辞劳苦、勤恳为民的防疫工作者,他们的权益应当受到保护,他们的付出应当得到回报。

如今,随着新十条的出台,核酸检测的需求大幅减少,很多“大白”将脱下白色防护服,走向其他的工作岗位。核酸检测企业要查要审,“大白”的薪资问题也亟待解决,不可寒了防疫工作者的心。

从媒体链接到政务服务创新赋能,财富成都政务服务创新研究院,欢迎各位用户提供政务服务创新痛点、难点及服务创新案例等线索!

财富成都,看见你的正经事!

财富成都政务服务创新研究院 曾思静综合整理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