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阳河,弯过了九道弯,河边有个浏阳市,出了个街道干部,冲进居民家里,当着2岁孩子的面殴打羞辱一位父亲,只因为他仗义执言对小区封控提出了改进意见。

街道人员当着2岁孩子的面殴打父亲

光天化日,街道干部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带着三名民警强闯民宅,殴打居民,这种强烈刺痛公众安全感底线的事情透过视频画面扎在每个人心头。家是每个人最后的安全堡垒,孩子是每位父母的软肋,闯进家里当着孩子面殴打家长,这绝对触碰到了所有人的逆鳞。

要不是受害人家里刚好有监控,真不知道上哪儿说理去。要不是小夫妻俩顶住压力没有删除监控而是选择曝光,这样的恶霸式干部不知道还会欺负多少人!

11月30日,浏阳市发布情况通报,称浏阳市纪委监委已介入调查处理此事,涉事街道干部已停职,后续调查处理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涉事街道干部已被停职等待处理

有全程视频在,事情当然是很清楚的,相信浏阳市在舆论压力之下也不会包庇这样的害群之马。我更关心的是这件事情发生背后的社会土壤,我想知道:

一个街道治安办主任为什么会有如此嚣张的气焰,是什么给了他权力滔天的幻觉?

街道和社区的权力正空前膨胀

在浏阳这起进屋打人事件中,有一个特别值得留意的点:

这位街道治安办主任虽然级别低到不能再低,但他却率领着三位民警在横行社区。是的,他没有任何执法权限,视频中却是他在率领着有执法权的民警办事,三位民警站在一旁看他“耍威风”,俨然成了他的小卡拉米。

这种权力与职位倒错的情况在当下并非孤例。疫情以来,尤其是2022年以来,街道办和社区的工作人员的权力空前膨胀,私自加码封控社区,私自限制居民人身自由,私自封锁楼栋逃生门,甚至动辄打骂居民的恶劣情况屡被曝光。

有段子调侃说,疫情管控久了,保安都把自己当成了警察,社区都把自己当成了政府。这虽是笑言,却反映了很多市民的真实感受。

疫情期间,人们与社区和街道办的接触空前增加,对社区和街道办工作人员态度的变化也感同身受。社区和街道逐步从服务居民的角色升级为管理居民的角色,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变化。浏阳这个进屋打人的视频更是让人感受到,街道办成了“统治居民”的角色。

究其原因,疫情期间突然大幅增加的基层工作量使得国家不得不严重依赖街道和社区来挑起大梁,一些疫情期间的临时管控举措也经由街道和社区来实行,有的地方甚至把赋健康码限制出行的职责也交给了街道和社区。

街道和社区工作人员突然掌握了他们原来所没有的权力,并且发现这些权力非常好用,还可以带来倒卖蔬菜包等利益……于是一些人逐渐膨胀起来,忘记了自己的本职工作是服务居民,忘记了自己也是普通居民中的一员。

依法办事才能遏制“街道霸王”的诞生

浏阳这位街道干部的暴行让我们见证了一名“街道霸王”的诞生,他以政府自居,却做着抹黑政府形象的事情,他指责居民反对国家政策,实际上却是他所代表的街道私自加码违反国家疫情防控“二十条”的规定。

要遏制这种鱼肉百姓的“街道霸王”的诞生,核心在于重新强调依法办事的原则。不仅在日常的街道服务工作中要依法办事,在疫情防控这样的“特殊时期”也要依法办事。疫情不该成为街道权力膨胀的工具,疫情更不该成为街道违法办事的借口。

依法办事,首先要明确街道和社区的职责与权力,回归到合法的、正常的状态。

街道是政府最基层的派出机构,没有独立的行政执法权,更没有闯进居民家中打人的权力。社区居委会是居民自治机构,只有服务居民、调解邻里关系的职能,绝不能私自封控小区限制居民出行。

社区的本质是居民自治服务机构

依法办事,关键是要形成实事求是的责任追究机制,树立法律的权威。

一些地方在基层违法办事被曝光后选择视而不见,或者用批评代替处罚,用纪律处分代替法律惩戒,都是在变相支持和鼓励基层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为。

以广州海珠区仑头村防疫人员捆绑两名女子的案件为例,涉事防疫人员没有执法权限,用扎带将居民捆绑示众属于明显的违法行为,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处理,很快,广州白云区又再次发生保安用扎带捆绑居民的案件。

人们可以理解基层的困难,同情基层的辛苦,但不能接受基层违法行为普遍发生。

依法办事,还需要依靠社会各界持续不断的监督,形成改进的动力。

浏阳进屋打人事件中,街道干部得知家中有监控后威胁要求删除视频,正说明这些违法人员害怕监督,害怕自己的恶行曝光在网络上。好在当事人顶住了压力,才让事情有了解决的希望。

遇到基层工作人员违法违规办事的情况,也请大家举起手机拍摄监督,用一桩桩个案的曝光解决去推动基层人员回归依法办事、服务居民的本来面目,找回属于我们自己的安全感。

举报/反馈

项栋梁基本常识

133万获赞 5.3万粉丝
科普作家,前纸媒记者,时评人。
科普作家,时评人,前纸媒记者项栋梁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