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农民工正在变老。2021年,全国近三成农民工为50岁以上,且高龄比例逐年上升。近日,国家统计局常州调查队对常州市144名50岁以上农民工展开了调查,结果显示,高龄农民工基本生活有保障,同时在就业、养老、子女婚嫁等方面的压力较为突出。

  调查显示,常州市高龄农民工就业率较高,但“稳定感”较弱。调查中,有近85%的高龄农民工处于就业状态,其中打零工、没有固定单位或雇主的灵活就业方式较多,比例超四成,全职稳定务工的受访者仅占27.1%。从业农民工中,从事最多的是建筑业。

  今年50多岁的史先生,儿子到了结婚的年纪。他说,由于给儿子买婚房,目前家中没有积蓄,“只要身体状况还允许,能出门多赚点就多赚点,也好为养老做准备”。调查中,像史先生一样打算居家养老的农民工占绝大部分,达86%,但出于子女婚嫁、收入不够等因素,这些受访者仍选择高龄务工。这部分高龄农民工主要面临三类困难。

  “儿女当婚”的高压力。55.6%的高龄农民工认为子女婚嫁加重了经济负担,子女结婚需要房子、车子、彩礼,还需要酒席费等费用,结婚成本日益走高,给高龄农民工带来了经济负担。

  年龄限制下的就业难。从月工资水平上看,近半数高龄农民工的工资集中在2001元—4000元,年龄受限、技能要求是主要门槛。当前,企业招聘更倾向于年轻劳动力,高龄农民工工伤风险增大、发生疾病概率增加,在求职过程中遇到用人单位或雇主有年龄限制的农民工占比54.2%,遇到缺少技能而无法上岗的有36.8%。

  经济负担下的养老难。近一半的农民工担忧没有退休金,不能负担自己的养老费用,权益保障还有待完善。高龄农民工社保全部缴纳的占比不高,仅占22.9%,部分企业为节省成本也不给员工缴纳社保。另外,农民工自身不愿缴纳,有农民工认为,社保要缴纳几百元太多,将来靠子女养老就行。

  由此可见,高龄农民工盼望“老有所为”“老有所养”,主要困难在“钱袋子”,还需从就业与权益保障上发力。调查中,高龄农民工普遍希望能够避免年龄“一刀切”,希望能有针对性地加强高龄农民工技能培训,给予相应补贴,让自身“发挥余热”。此外,他们还期盼完善灵活就业人员社保缴纳制度,使灵活就业人员不受户籍限制就近缴纳社保,出台社保补贴政策等,让农民工从容养老。

  (来源:常州日报)

【来源:常州日报】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

举报/反馈

湘湘带你看社会

1.5亿获赞 138.3万粉丝
潇湘晨报带你看社会资讯
潇湘晨报旗下社会新闻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