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娃暑假入川走亲戚江边失踪,原本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如今,当地警方以涉嫌拐卖立案侦查,艺人任贤齐发微博帮助寻找。

任贤齐替寻子父亲发声

2022年11月17日下午3:30,微博实名认证为“歌手、演员、导演、车手”、粉丝为607.7万的任贤齐发微博说,“骑行路上偶遇这位苦苦寻找失踪孩子的父亲,他的遭遇让我们每个人看着心痛。请大家帮帮这位无助的父亲!如果有相关信息请尽快联系他的电话。愿他的孩子早日回家。”

记者注意到,任贤齐在微博中同时配有5张寻子照片。

截至目前,该微博转发7.1万,评论1.2万,赞23.2万。

有网友跟帖说,“太苦了,看得我都哭出来了,希望他的孩子还好好活着。”

更有网友说,“孩子对一个家庭来说就是全部,但愿孩子能努力活着。”“看哭了,孩子快回家吧。”

跟帖中,更多网友是对孩子的祝福,祝愿他好好地活着,同时希望他平安无事,早日回家。

带8岁儿子入川走亲戚避暑出意外

记者联系上了任贤齐微博中的这位父亲,他叫孙安亮,今年31岁,老家在重庆市云阳县江口镇农村。

他告诉记者,大约10年前他来到重庆主城上班,开始是住在九龙坡区,后来搬到沙坪坝区陈家桥公租房居住,2021年下半年开始跑美团外卖,成了一名外卖小哥。

“我儿子叫孙泽莀,今年8岁,在重庆沙坪坝区一所小学念书,今年9月份开学就念二年级了。”孙安亮说,他弟弟在四川甘孜州雅江县县城开有一家餐馆,“面对重庆今年夏天逾40℃的高温,我决定带儿子到雅江县弟弟那里避暑,预计8月7日返回重庆。”

事后他说,没想到当初这个想法却成了他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

7月7日上午,孙安亮独自带着儿子从重庆出发,乘坐大巴车前往四川雅江县,经过20多小时的旅途劳累,次日凌晨1时左右,他们抵达雅江县弟弟家中。

中午时分,孙安亮带着儿子来到弟弟开的餐馆里帮忙。

他说,这时餐馆隔壁邻居家的一名小朋友和孙泽莀在餐馆外面的人行道上相遇,便一起玩耍,想着小孩子也需要交朋友,便没有阻止他们。接下来,两个小孩一有空就在一起耍。

“我们是第一次来雅江县,对环境很陌生,便不让儿子离开我们的视线出去玩。”孙安亮说,便让他俩在餐馆地下室里面玩,这样一直平安地度过了22天,直到8月2日,“痛苦悄悄地来到我们身边。”

孙安亮告诉记者,8月2日中午11:30左右,餐馆像往常一样开门营业,隔壁那名小孩又跑到店里来找孙泽莀玩,“当时店里来了客人准备点菜,我担心影响客人就餐,便让那名小朋友先回去玩,当我在厨房炒了一个菜出来时,又看见他到店里来了,便再次让他回家去玩,同时我叫儿子到地下室去做作业,然后我又进厨房做事了。”

他称,当客人的3个菜全部上桌后,他准备到地下室辅导儿子做作业,结果没有看见他的身影,于是转身去找,看见隔壁那名小孩的妈妈在门外坐着,遂询问孙泽莀有没有去他们家玩,“他妈妈告诉我说,可能他俩到附近步行街玩耍去了,我便沿路去步行街和木雅广场寻找,却一直没有看见他俩。”后来,当孙安亮再次到木雅广场寻找时,看到隔壁那名小孩在那里玩耍,“我问他孙泽莀去哪里了,他告诉我说在旁边的公共厕所里面上厕所,我追过去,没有看到儿子。”

孙安亮想,儿子是不是到其他地方耍去了,于是在附近的居民楼,酒店,地下商场,地下车库四处寻找,但一无所获。

江边找到衣物儿子却不见踪影

孙安亮对记者说,他和弟弟等人寻找了整整一个下午,还是没有找到儿子,当晚7时左右,他们向当地警方报警。

接警后,警方对当天两小孩的行动轨迹进行排查。

当晚11:40左右,民警在雅江县沿河路健身器材广场一监控盲区处,找到了孙泽莀当天穿的所有衣物,包括内裤和袜子,并对现场进行保护。

记者检索得知,雅江县地处青藏高原东缘的高山峡谷与草原过渡带,位于四川甘孜州南部,东邻康定县,南界凉山州木里县,西南靠理塘县,北连道孚、新龙县,县城海拔2500米左右,雅砻江昼夜流尚不息,附近有一条318国道。

“刑警大队民警到场后,给出的初步结论是疑似掉入雅砻江。”孙安亮说,当晚民警拍照之后带走所有衣物,他则与弟媳妇打着手电一直沿江下游寻找,直至次日清晨7时左右才返回原处。

随即,孙安亮拨打119请求帮助,并与消防官兵沿下游寻找30公里后未果。

8月3日,孙泽莀母亲从重庆赶到雅江县,与丈夫等亲人一起多方寻找儿子。

她称,儿子不会游泳,平时胆子比较小,从那些衣服的摆放情况来看,不符合儿子的生活习惯,“四处寻找未果,我们怀疑孩子遭拐卖,希望警方立案侦查,但得到的答复是证据不足,不予立案。”

尽管如此,雅江警方并没有放弃调查,他们迅速调取监控进行查看。

监控显示,事发当天中午12:58,孙泽莀和那名小孩进入广场附近玩耍,随后进入监控盲区,下午1:36,那名小孩先行离开,而孙泽莀再未出现。

孙安亮说,当初他们发现儿子曾沿着台阶下到江边扔石头玩,邻居家那名孩子因肚子痛提前回家,留下儿子独自在江边玩耍,而那个地方紧邻318国道,他们追到江边发现了儿子的衣物,“那名小孩今年6岁,个头比我儿子高一些,壮一些,他证实没有看到孙泽莀下水游泳。”

8月11日上午10时左右,民警抽取孙安亮夫妻俩的血液,带着孩子衣物去做鉴定。

夫妻带望远镜沿江寻找期盼奇迹

孙安亮说,事发后那段时间,他和妻子每天带着望远镜沿江寻找,连每一个回水区、静流区都不放过,特别对那些漂浮物查看得更仔细,“我们每天60公里到120公里不等地寻找,但一直没有发现任何疑似儿子的漂浮物。”

当地人告诉他说,如果孩子真的掉进了江里,一般2天或7天甚至15天会浮上来,当然还要看具体情况,有的两个月才会浮起来,有的甚至根本不会浮起来,“然而直到10月19日,我们每天沿着下游寻找,一直没有发现任何迹象。”

10月20日开始,夫妻俩放弃了江面寻找,孙安亮开着弟弟的面包车,带着锅碗瓢和一辆电动车盆踏上了寻子之路,白天在附近各个村子里面大海捞针般地寻找,能开车去的地方就开车,不能开车的地方就骑电动车,电动车不能去的地方就走路。

晚上夫妻俩在车里睡觉,第二天天亮后又继续寻找。然而,还是一无所获。

后来,夫妻俩决定在雅江县城留下来,暂不回重庆,一定要找到儿子的下落。

目前,他们在当地找到了工作,一边上班一边抽空寻找儿子。

寻子期间被骗打钱后遭拉黑

孙安亮寻子心切,他制作的广告介绍称,儿子孙泽莀身高1.2米左右,偏瘦,双眼皮,大眼睛,长睫毛,重庆口音。

他告诉记者,儿子右手臂上有一道伤疤,那是今年暑假在亲戚家留下的,当时儿子上厕所,亲戚家的小孩不知情将他锁在厕所里,“他被锁后感到很害怕,不停地敲打玻璃,没想到玻璃破碎后刺伤了他的手,现在尽管伤口早已愈合,但还是留下了疤痕。”

他回忆说,寻子之初,他遇到过一些骗子,有人告诉他称发现他儿子的线索,让他先打钱过去然后就发照片,结果当他刚把钱转过去,对方马上将他拉黑。

11月20日,有人加他微信说看到了他儿子,然后话锋一转说“能不能先给点酬劳,我实在是没钱啊,不然也不会向你要酬劳,你就给1万吧,如果消息不属实,随时可以找我。”

后来,对方将酬劳降低至2000元。

“被骗的金额都不大,每次都是一两百元。”孙安亮说,后来他们就加强防范了。

报警3个月后警方以拐卖立案侦查

今年11月2日,孙安亮收到的雅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出具的“受案回执”显示,他于“2022年8月2日报称的孙泽莀被拐卖案,我单位已受理。”

第二天,雅江县公安局给他出具立案告知书称,孙泽莀被拐卖一案,“我局认为符合立案条件,现立为刑事案件侦查。”

而此时,距孙泽莀失踪已有3个月。

雅江县公安局称,目前他们正在抓紧时间展开调查。

守候两天跪地拦明星车队获任贤齐帮助

孙安亮对记者回忆称,11月15日他在抖音上得知明星任贤齐等众明星正在四川康定一带录制一档节目,有可能会去理塘,“从康定沿318国道去理塘,雅江是必经之道。”

他说,“当时我想,寻子之事毫无进展,何不寻求明星帮助,也许在他们的关注下,会有更多的好心人提供线索。”

当天下午3时,他便守候在雅江县城出城口与318国道的“Y”字型路口处,直到天黑还没有看到摄影组的车队,他便回到家去。

次日,他又在那里苦苦守候了一天,还是没有看到车队到来。

11月17日下午1:30左右,他远远看到一个车队来了,“那些车子开进县城停车吃饭,我向他们求助未果。”

他说,眼看车队要出发了,他不想放弃,便驾着弟弟的那辆面包车追赶,想寻找第二次求助机会。

他回忆称,后来车队在一个观景台停车上厕所,他跑进厕所想去堵明星任贤齐,但是未果,随即车队又要出发了,他突然举着寻人牌子跪在车队前方拦住他们,“这时有工作人员朝我走来,他们看了我手中的材料,还看了那份立案通知书,这才相信是真的,明星郝云赶紧过来将我扶起,任贤齐也走了过来,问清情况后答应帮助我,还给我合了影。”

当天下午,任贤齐在微博上替孙安亮发声。

任贤齐的微博发出后,舒淇、张震岳、郑钧、吴卓羲等艺人相继转发,表示希望孩子早日归来与家人团聚。

歌手郝云回忆当时的情况跟帖说,“为了寻找孩子,这位父亲当街下跪,临走前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请大家帮帮这位可怜的父亲。”

孙安亮感激地说,非常感谢任贤齐、郝云、张震岳和郑钧等明星以及节目组对他家的帮助。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黄平 编辑 杨德合

(如有爆料,请拨打华商报新闻热线 029-88880000)

举报/反馈

大风新闻

249万获赞 41.4万粉丝
华商报大风新闻官方账号
华商报大风新闻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