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配送正在形成一个新江湖。11月17日,UU跑腿创始人、董事长乔松涛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近年来B端商务用户增速放缓,反而是C端订单快速增加。商流在快速变化,传统电商和外卖市场的即时配送格局趋于稳定,围绕短视频与直播的本地场景带来的长尾需求,成为了可切分的新蛋糕。只不过,新消费更加偶发和长尾,订单越发分散、多元和个性,即时配送企业应对的风险只增不减。争抢新蛋糕之余,过往的烧钱模式已不具有可持续性,从业者要转向开始追求经济效益。

消费者狂奔

企业端用户“用不起”

因为疫情、直播、短视频捆绑本地生活等外在因素,即时配送市场产生了新变数。“这几年,平台中高端的商务用户使用频率明显下滑,反倒是中小商家和个人消费者的订单量有了明显起色。”11月17日,UU跑腿创始人、董事长乔松涛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于订单密集的企业来说,即时配送的成本并不低,企业节约成本就会减少即时配送的使用。但在另一边,疫情期间消费者使用UU跑腿的频率有了显著提高。

不可否认,作为以“小时”为单位的配送体系,即时配送显然更符合特殊时期消费者的日常生活状态。UU跑腿提供的数据显示,在此期间推出的“无接触配送”服务,让平台整体订单量激增。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即配服务行业订单规模已达279亿单,同比增长32.9%,预计2022年即时配送服务行业订单规模达到380.7亿单。

使用人数的增多,也拓宽了业务场景的边界。“从前消费者的使用场景更多是固定的,比如家、写字楼,现在即时零售的应用场景边界正在消失。”与此同时,乔松涛坦言,对于平台来说,C端业务量的利润也要远高于企业用户。

从整体来看,办公电子化、线上办公让商务场景不断去边界化,导致即时配送能匹配的商务类文件量增速放缓。反倒贴合家庭和社区消费对即时配送有了激增的诉求,尤其是代买生活必需品的订单。这也让乔松涛更倾向于将C端作为盈利的主要方向。

的确,承接了O2O场景的履约服务增量也十分亮眼。平台数据显示,同为即时配送企业的达达快送仅11月11日一天配送订单量超1200万,“双11”全周期内总配送单量突破1亿;顺丰同城在“双11”期间的配送总单量也突破了1.2亿,商超便利、果蔬生鲜等品类的配送单量同比增长超过100%。

商流和物流始终相辅相成,即时配送领域的暗流涌动在即时零售市场也有所体现。在刚刚过去的“双11”中,京东的即时零售业务京东小时购销售额同比增长80%。美团方面,10月30日-11月1日,平台来自本地实体门店的电脑品类销量增长了73倍,耳机、音箱品类同比增长超5.9倍。

根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在9月发布的《2021-2022中国即时物流行业发展报告》,2021年我国即时物流行业用户规模已达6.33亿,预计到2025年,即时物流行业订单量将达到793亿单。

短视频搅动市场

烧钱难持续

眼下,在电商巨头们都不约而同将目光对准实体经济的大背景下,链接线上和线下消费需求的即时配送,早已成了兵家必“卷”之地。乔松涛更愿意将即时配送比作城市的“水、电、煤”,“即时配送已经成为了线上线下消费融合重要的基础设施,整体行业在未来的市场地位会更加重要”。

事实上,早在2015年左右餐饮外卖兴起的时候,同城配送细分市场的争夺就已经开始了。紧随其后的2016年,点我达拿到阿里融资、沃尔玛投资了和京东到家合并的新达达、闪送宣布盈亏平衡、UU跑腿实现盈利……吃蛋糕的人越来越多,行业上升期的红利很快消耗殆尽,等待他们的是一天比一天贵的成本和不断被摊薄的利润。

用烧钱换增长,是行业发展初期企业的常见做法。乔松涛向记者透露,2017、2018年的时候,资本比较火热,一把一把地烧钱是常态,“同批很多企业不久就出现了透支的情况”。在即时配送行业刚见起色的最初几年,从业者忙着跑马圈地稳定市场份额,并以此向资本市场证明自身实力,而资方同样愿意投入资金催生出第一梯队的企业。于是,多方一拍即合,烧钱在所难免,亏损也只能是努力实现逐年收窄。

从财报数据上来看,达达、顺丰同城和美团都尚未实现稳定的盈利。财报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达达总营收约43亿元,净亏损11.8亿元;顺丰同城上半年营收44.8亿元,净亏损1.4亿元。

在巨头们陷入烧钱的无底洞时,行业中烧不起钱的中小企业也在自寻出路。“比起体量较大的企业,UU跑腿会更加看重运营能力。”乔松涛认为,即时配送并不是只能靠“烧钱”,“小而美”也并非没有机会,“从一开始我们就避开了与头部企业在一线城市的竞争,没有投入很多的资金在营销上,而是通过运营和服务抢占下沉市场的机会”。

“今年我们明显感觉到了行业的垂直发展趋势更加明显,所以我们在场景和服务上多做了突破,开展了家政到家的业务来拓宽业务模式。”乔松涛透露,目前该业务市场反馈较好,“复购率可以达到80%”。烧钱终有刹车,寻求差异化竞争是所有从业者的思考点,通过精细化业务发展的模式,进行多元化的服务,即时配送企业才能有望尽快实现盈利。

“对中小企业来说,这种模式是有可持续发展性的。”快递物流专家赵小敏认为,在流量和资本杠杆比较有限的情况下,跑出能够稳定盈利的生意模式后,再寻求市场机会,是较为稳妥的选择。“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出现,其实是一个新的分水岭。”赵小敏说。

寻求稳定单量

长尾业务带来新机会

不可否认,短视频以及直播的兴起,确实让即时零售市场的江湖出现了新的发展机会。基于自身的“兴趣电商”基因,在即时零售领域,抖音依旧可以依靠算法的推荐和信息流的不断刷新为消费者创造更多需求。去年年底,美团与快手合作,今年8月,抖音与饿了么携手。种种迹象表明,短视频平台与即时配送企业的结合,已经水到渠成,从合作中受益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抖音的生意模式能够给同城零售业务带来更多长尾机会。”乔松涛认为,短视频信息流激发下的长尾需求,或许就是即时配送企业寻求更大增量的御寒之宝。因此,2019年, UU跑腿就在视频流量平台上线品牌的流量接口。

不过,即使长尾需求能够给即时配送平台带来充盈的业务流,但稳定KA客户对于中小企业来说仍是无法避开的课题。“对于任何形式的物流企业来讲,KA客户仍然是稳定的商流保障。”赵小敏说。品牌力正是获得KA客户的关键所在,“美团能和快手合作,饿了么能和抖音签约,其实都是商流看中了有品牌力,包括规模、综合稳定性和社会影响力的物流企业,想要借助外部的‘腿’,把自己的业务跑大、跑宽”。

在各家财报里,和品牌合作的数量向来是对外展示的数据。根据上半年财报,截至今年6月底,顺丰同城年活跃商家数量达到29.9万家,同比增加31.2%,收入前100主要客户的续签率升至90%,面向商家的同城配送也实现同比23.1%的稳健增长。“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市场对类似于顺丰同城、达达、美团这些企业的信心还是比较足,市场预期比较乐观的原因。”赵小敏说道。

“签一个稳定的大客户对业绩拉动一定是量级,但是中小品牌同样存在空间”,乔松涛对于 UU跑腿的订单来源有一定的章法。在他看来,中小企业尤其是短视频里的直播商家,会成为快速增长的群体。

如今,做好垂直赛道的服务,扩大自身品牌力对于企业来说越来越重要。UU跑腿在今年9月份发出了一份服务承诺,内容中承诺保价物品如果丢失,会按照保价金额先行赔付,未保价物品则按照最低3倍跑腿费先行赔付。乔松涛表示,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UU跑腿的服务能力和专业性在行业竞争中形成差异性壁垒。

毕竟,就算市场群雄逐鹿,但生意场上,脱颖而出的机会始终存在。

北京商报记者 赵述评 乔心怡

举报/反馈

北京商报

755万获赞 68.6万粉丝
以经济视角审视社会万象
《北京商报》社,北京经联互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