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贺您胜选,祝您成功组建政府。”11月7日,一通来自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电话打给了刚刚在大选中胜出、即将“王者归来”的以色列利库德集团领导人内塔尼亚胡。
当地时间2022年11月1日,耶路撒冷,在利库德集团的选举之夜活动上,以色列前总理、利库德集团主席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向支持者致意。人民视觉 资料图这通电话显然有超出祝贺之外的意味。根据内塔尼亚胡办公室的一份声明,在两人“热烈的私人对话中”,内塔尼亚胡感谢了泽连斯基,并重复了自己在竞选期间所说的话——在就职总理后,他将认真考虑乌克兰问题。“各方压力都要求以色列转变态度,包括美国,还有乌克兰的总统和外长都经常公开批评以色列不提供支持,以色列国内一些重要的智库也在要求(以色列)对美国展现忠诚,要对俄罗斯(实施)制裁、对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副研究员汪舒明7日在该院西亚北非研究中心举行的“中东与俄乌冲突”工作坊上谈道。
“美国可能会把这种忠诚描绘成一种民主与威权之间的战争……而且很多犹太人,包括以色列国内的一些犹太人都把泽连斯基描绘成一个犹太英雄(编者注:泽连斯基出生在乌克兰东部一个犹太人家庭中)。”汪舒明表示,“所以以色列面临的这种选边站队的压力是很大的。”
在以色列四年内的第五次议会选举中,内塔尼亚胡带领利库德集团及其极右翼和极端正统派犹太教的盟友大获全胜,即将组阁,取代目前在任的中间派拉皮德政府。未来,这届被认为可能是“以色列史上最右”的政府会在俄乌冲突问题上采取什么样的外交政策路线,也备受关注。
以色列的两难
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初,泽连斯基一直敦促以色列提供军事援助。具体而言,乌克兰方面一再要求以色列提供其精尖的“铁穹”、“大卫·斯林”等防空系统。随着战事延宕,乌克兰官员依然在游说以色列政府提供上述防空设备,但似乎无济于事。
最近几周,在俄罗斯开始在乌克兰大规模使用无人机开展空袭后,有关伊朗向俄罗斯提供无人机的说法浮出水面。伊朗方面11月6日首度承认向俄罗斯提供无人机,但称此事“发生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前”。而在基辅数次遇袭后,乌克兰选择向伊朗的老对头以色列求援。
乌克兰外交部长库列巴表示,他将向以色列提交向乌克兰供应防空系统的正式请求。自冲突爆发以来,以色列从未公开向乌克兰提供过武器,仅提供了人道主义援助和头盔、防弹背心等其他军事用品。上周,以色列现任总理拉皮德在与库列巴的电话中称以色列“与乌克兰人民站在一起”,但他并未提到乌克兰对防空系统供应的正式请求。
一直以来,拉皮德政府总体上谴责俄罗斯、在道义上声援乌克兰,但称不会破坏以色列与俄罗斯的关系。以色列国防部长甘茨11月2日在向欧盟方面通报情况时称,以色列支持乌克兰、北约和西方,但以色列的政策是通过人道主义援助来进行支持。
甘茨表示,“出于各种因素考虑,以色列不会向乌克兰提供武器系统。我们将像过去所做的那样,继续在我们限制的范围内支持乌克兰。”他表示,以色列将协助乌克兰开发一个“用于拯救生命的预警系统”。
彭博社11月4日援引两名俄罗斯政界知情人士称,俄罗斯已经通知以色列,如果以色列制造的防空系统直接或通过第三国到达乌克兰,俄方将进行报复。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前总统梅德韦杰夫10月曾警告过以色列不要向乌克兰提供武器,称这样的行为十分“鲁莽”,将破坏俄以关系。
以色列不愿向乌克兰提供武器,一部分是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自从2015年入局叙利亚战争以来,俄罗斯已经控制了叙利亚的大部分领空,以色列则定期对叙利亚境内其所谓的伊朗目标进行空袭。但在“消除冲突机制”下,以色列与俄罗斯也会进行密切的军事协调,如以色列会在空袭前通知俄罗斯,使得以色列军方拥有“行动自由”。
“俄罗斯在中东,特别是在中东安全事务中,是关键的平衡力量,它部署了可观的武装力量,形成了对各方的一种威慑,包括对伊朗。”汪舒明在会上表示,“俄罗斯在伊朗和以色列之间基本上保持中立,在叙利亚问题上,俄以之间有一条避免冲突的热线,所以合作关系还是不错的。”
一些安全分析人士认为,由于以色列自身也面临安全威胁,并不能提供足够的“铁穹”。此外,“德国之声”援引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INSS)前执行主任阿摩司·亚德林的分析报道称,“铁穹”被认为是“非常机密的系统,(以色列)不希望它落入现在在克里米亚的伊朗人和俄罗斯人手中。”
越右越务实?
在俄乌冲突期间,以色列一直在外交政策上“走钢丝”:表示支持基辅,同时小心翼翼地避免与莫斯科对抗。内塔尼亚胡长期一直主张对伊朗政府采取更加激进的态度,随着伊朗与俄罗斯越走越近,他的新政府也面临着如何保持微妙平衡的外交政策抉择。
虽然在电话中与泽连斯基相谈甚欢,但对于以色列究竟会给予乌克兰何种支持,内塔尼亚胡发出了喜忧参半的信号。内塔尼亚胡10月在竞选期间曾对《今日美国》表示,假使再次当选总理,他将考虑向乌克兰供应武器,同时希望在俄乌之间发挥调节作用。但几乎同一时间,在接受另一家美国媒体MSNBC的采访中,他却表示,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可能会使冲突升级,且武器最终可能会落入伊朗手中。
“内塔尼亚胡本人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关系以前就一直是非常好的,另外,以色列的右翼,包括极端正统派,还有锡安主义者,他们在外交事务中并不是那么注重民主和威权之间的区别,他们不大接受这些。”汪舒明会后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从这方面看,内塔尼亚胡未来会倾向于一种相对务实的、非意识形态化的对俄政策。
内塔尼亚胡此前曾多次炫耀过自己与普京的亲密关系。在2019年以色列大选投票前几日,内塔尼亚胡高调与普京会面,还在竞选广告牌上印上了两人的照片。据美国新闻网站Axios报道,就在内塔尼亚胡去年组阁失败、贝内特宣誓就任总理后不久,俄罗斯驻以色列大使阿纳托利·维克托洛夫带着普京的一封私人信件访问了内塔尼亚胡,信中描绘了他们“合作的时光”。消息人士称,内塔尼亚胡读了这封信,并对俄大使称,“告诉普京总统,我很快就会回来。”
不仅与普京关系“铁”,内塔尼亚胡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面前也是“红人”,特朗普在任时多次做出有利于以色列的决定为内塔尼亚胡“助攻”。这也意味着,内塔尼亚胡与美国民主党人的关系不会太好。
“以色列右翼上台后,(他们)和美国民主党的关系肯定会大幅下降,虽然不见得会出现奥巴马时期的那种危机,但是以色列右翼在外交和安全事务上的做法会把(他们)和民主党的关系搞得非常紧张。”汪舒明表示,“这种情况下内塔尼亚胡也不可能追随美国、打压俄罗斯。”
“但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变量是俄罗斯与伊朗之间的关系往哪里走,如果双方大幅度提升安全合作,甚至俄罗斯帮助伊朗进行一些核项目等等,这样就会逼着以色列选边站。”汪舒明认为,总体上后一种可能性从现在来看相对较小,未来以色列可能会继续采取相对务实的立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举报/反馈

澎湃新闻

1亿获赞 685.4万粉丝
澎湃新闻,专注时政与思想的媒体开放平台
澎湃新闻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