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沈石溪《混血豺王》:从动物身上照见人类的丑陋与美丽

晚舟南星

2022-10-28 14:12宁夏
关注

故事发生在一群豺家族身上,“豺”位于“四大恶兽”豺狼虎豹中的首位,足可见他们的凶猛、好斗和狠辣,属于中型食肉兽,比狼的身材略小,但比狼更凶猛。

有一只豺,叫白眉儿,他是由猎狗和母豺生下的混血豺。

因此,他的血统十分不纯正,豺不豺,狗不狗。生下来就没有父母的爱护,也没有家族的庇佑,他只能孤零零的在山麓间闯荡。

有一天,他决心加入红豺家族,哪怕是去做最末等的苦豺,也好过自己一个人孤苦无依。

可是,埃蒂斯红豺群拒绝他的加入,因为他是由优秀猎狗和母豺结合的产物,身材比普通的豺更高大威猛,这引起了豺王夏索尔的嫉妒,于是设计陷害将他赶出了豺家族。

无奈之下,他再一次决心,要加入猎狗家族,这一次,他细心地掩盖了自己身上所有关于豺的特性,并且极力模仿猎狗的吠叫、摇尾和扑咬。

幸运的是,他成功了,猎户寨村长阿蛮星收留救助了他。白眉儿在主人的悉心照料和调理下,迅速成长为了一名优秀的猎狗领袖,过上了群狗羡慕的狗王生活。

就这样过了两年,一个意外的插曲打破了生活的宁静。

主人阿蛮星在给一头健壮的牦牛烫烙印和穿鼻绳的时候,遭到了牦牛激烈的反抗,在制服牦牛的过程中,主人阿蛮星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命危机。

这头疯牛扯断了绳索,撞穿了墙壁,眼冒愤怒的红光朝着阿蛮星扑来,白眉儿作为主人身边最得力最忠诚的猎狗,这时义无反顾地选择了保护主人,和牦牛缠斗。

可是豺的身体和牦牛相比,差距太大了,更何况是一头没有理智的疯牛。

随后,这头牦牛以泰山压顶的气势冲向了摔倒在地的主人,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白眉儿迫不得已使出了豺的拿手本领——掏肠破肚,他迅速蹿上牦牛的脊背,抓起他的牛尾,将手臂从牦牛的肛门进入,将肠子掏了出来。

牛很快就摔倒在地奄奄一息了,可是主人阿蛮星却吓呆了。

不止是为自己命悬一线,更是为自己最爱的猎狗竟然是只豺的事实震惊了。

在这一点上,豺和狼一样,与人类似乎是天生的敌人,猎狗作为人的得力助手,自然也天生的就与豺势同水火。

虽然主人的命是白眉儿救的,可是他暴露了自己豺的本质,主人阿蛮星从此不再信任他。

后来,在另一条猎狗老黑狗的陷害之下,主人彻底愤怒了,拿起猎枪,要将无辜的白眉儿赶尽杀绝,敏捷的他迅速跳墙逃走了。

从此,又开始了豺不豺,狗不狗的生活。

不让他做狗,那他只能再回去做豺了。

再一次返回埃蒂斯红豺群,他理所当然的又遭到了排斥,但这次在一名母豺兔嘴的帮助下,他勉强融入了豺家族,成为了一名地位最末等,随时准备牺牲的苦豺。

渐渐入冬了,一群狼家族霸道地闯入了豺群的地盘——日曲卡山麓,和他们抢夺食物、资源和领地。

经过几次战斗,豺家族根本不是狼家族的对手,从此只能夹起尾巴做豺,吃不饱食不足。

狼的野心不止如此,他们要将豺家族彻底赶出日曲卡山麓,占山为王。

在豺家族被逼上绝境,即将泅渡怒江远离故土时,双方再一次爆发了冲突。白眉儿凭借自己高大的身躯和灵巧的狩猎技巧,勇起反抗并制服了狼王,其他豺顿时也鼓起了勇气,他们背水一战,终于夺回了自己的家园。

从此,白眉儿也被众豺推举成为了新一代豺王。

他聪明、勇敢,深谙人类和猎狗的生活习性,带领豺家族巧妙的躲避陷阱,日复一日的为食物和生存而战,并且有了自己的豺妻子和两个豺幼崽,终于扬眉吐气地成为了豺王。

可是,这样幸福的日子没过多久,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他曾经的主人阿蛮星带领一只猎狗误打误撞地闯入了他们的家族巢穴——骷髅岩。

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家,一旦被发现,生活在这里的幼豺和正在哺乳的母豺都将面临来自人类猎枪和猎狗的巨大威胁。于是,豺家族一致默契地决定必须将这个人类和猎狗灭口。

白眉儿身为豺王,对目前的现状比谁都清楚,可是理智很难战胜情感,面前的这个人是曾经拯救他于危难并给予他食物与荣耀的恩人,他不能就这样看着恩人在自己的面前被撕碎。

于是,他背叛了豺家族,偷偷放走了猎人,并咬死了一只企图袭击猎人的豺同伴。

阿蛮星认出了白眉儿,他又惊又喜,表示自己当时误解了他,现在要带他回猎户寨,继续做最威风、最尊贵的猎狗。

白眉儿摇摇头拒绝了,他再也无法回头做猎狗了,他已有妻有子,还身肩着豺王的重任,这次愿意承担风险放了他,是出于往日的恩情,他不愿做一只无情无义、恩将仇报的豺。

同时,他也要阿蛮星向他保证,回村后,不能泄露他们豺家族大本营的位置,不能来搞偷袭,不能实施报复。

猎人答应了。

猎人回村了。

猎人带着大批优秀猎户和勇猛猎犬来围剿骷髅岩了。

这是一场人类精心组织的大规模突袭,没有任何道义可言,目的就是全部剿杀,不留恶豺一条活口。

战况的惨烈可想而知。

埃蒂斯红豺群在这一场围剿中败得一塌糊涂,多个企图冲出重围的大公豺和母豺都被猎狗咬死,所有的小豺犬也都落入了猎人的手中。

他们用这些豺崽做诱饵,想要吸引剩下的成年红豺前来,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

白眉儿一眼就看穿了猎人的陷阱,他们一定形成了包围圈潜藏在灌木丛中,只等豺群去拯救荒草甸子中央的豺崽们时,猎人的霰弹枪就会精准的爆裂在他们头骨上。

但救子心切的母豺顾不了这些,眼看着自己亲爱的幼崽被捆在面前,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在这生死存亡、命悬一线的时刻,白眉儿再次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在思考,他在犹豫,他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终于,他再一次选择了暴露自己,拯救别人。

就像那次暴露他是一只豺为了去救主人阿蛮星一样,这次他要暴露自己是一只狗去救豺家族的所有幼崽。

他义无反顾地冲向草甸中央,模仿猎狗的模样冲着豺崽们狂吠,一边伪装自己,一边咬断豺崽们身上的麻绳。埋伏在灌木丛中的猎人们以为是谁家不听话的猎狗乱闯乱入,所以并未开枪,正要上前驱赶的时候,豺崽们已经挣脱了束缚,逃进了母豺妈妈们的怀抱。

而白眉儿就在这时,被猎人识破了,他被赶上前来的猎人打断了腿,砍掉了尾巴,成了一条丧家之豺。

此日清晨,当红日初起,他跌跌撞撞地终于追赶上豺家族时,迎接他的不是众星捧月的欢呼,不是救命恩人的感谢,也不是逃出生天的喜悦,而是他曾经最熟悉的质疑、冷眼、排斥、嫌弃和厌恶。

豺们已经知道了他不是一匹纯正的豺,而是一条狗。

他再也做不成豺王了,更可悲的是,他再一次被赶出了豺家族,成了一匹众叛亲离的孤豺。

只因他豺不豺,狗不狗。

所以既做不成豺,也做不成狗。

最终被报复心极强的猎人们追赶上来狠狠地围殴,但这一次,他了无牵挂地闭上了眼睛。

这本动物小说给我的印象很深刻,看的过程中就多次引发我的思考,虚伪多疑的人,睚眦必报的豺,站在不同的角度,就会有不同的观点。

隐约觉得,白眉儿不应该背叛豺家族去救阿蛮星,置他的家族于巨大的风险之中,可是我又很能理解在他丧魂落魄的时候,是阿蛮星给了他温暖和尊严,这样的雪中送炭足以让他铭记终生。他是一匹有情有义的豺,宁肯自己被唾骂,被嫌弃,也不会去伤害于他有恩的人。

他两次选择暴露自己,都是可为不可为的,但在他而言,就是必须为之。

这样一匹温暖、顽强、有情义的豺,比阿蛮星那样狡诈的人类高尚多了。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