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4日到25日,我参加了一个旅行团,去土耳其玩了十几天。

25日这天,回到家后,我顾不上整理行李,第一件事就是洗手,然后拿出新冠自测盒进行测试。试了一个之后不放心,又拿出另外一种进行测试。

15分钟之后,两个试剂都显示:我是阴性。

我简直不敢相信。难道我的运气如此之好,竟然“逃过一劫”?

交代一下背景吧。一场疫情,已经让我快三年没有出过远门了。2019年11月,我回国探亲。11月底回到美国,之后不久,新冠就开始流行,而且持续至今。

这三年,新冠病毒不断变异,人们面对新冠,也从恐慌,到麻木,直到不再那么在乎了。

特别是去年年底开始流行的奥米克戎病毒,传染性极强,更是让很多人都没逃过去。周围一个又一个人,得上了,痊愈了。新冠,不再神秘,不再高高在上,而是成了生活中稀松平常的事。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和朋友们开始计划土耳其之旅。在四五月份的时候,就选定了旅行团,确定了行程。

之后,全世界都加快了开放的脚步,各国不断取消对于新冠的防疫要求。

2022年的暑假,应该是有史以来最热闹最繁忙的暑假。被关了太久的人们,满世界地撒欢了。我的朋友圈,每天充斥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照片,以及一个又一个接踵而至的消息:阳了。

太多的人在旅途中和旅途后都阳了。以至于我有了个预感:土耳其之旅,也许会终止我保持了快三年的阴性纪录。

土耳其有美丽的风景和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我们一踏上这片土地就被深深地吸引。

这次旅行团有100人出头,共有四辆大巴,我们的大巴有28个游客,加上领队、导游和司机。

土耳其已经取消所有对于新冠疫情的限制。因为疫情影响而萧条的旅游业,焕发出勃勃生机。虽然暑假已经过去,各大旅游景点依然人头攒动,也几乎没人戴口罩。

我们一路玩到第六天,领队告诉我们:我们车有一位游客阳了,她和同屋会留在当地酒店,不再与我们同行。领队让大家都戴上口罩。

大家听到这个消息,其实没有太多感觉,发生这样的事也是意料之中。接下来的行程中,大家一开始还戴一下口罩,后来也渐渐不戴了。

说实在的,我们这些人,坐车在一起,吃饭在一起,游览在一起,购物在一起。可以说我们之间是天天密接,而我们又与无数人每天产生密接。

戴口罩,其实已经不能阻挡病毒的袭击。看明白这一点,把一切交给天意吧。

这次旅游,一共是11天。后面的六天,依然是行程满满,快乐多多。到了最后两天,车上咳嗽的声多了一些,我也开始觉得嗓子有点发痒。

旅行结束了。回程一切顺利,只是机场的人很多,而同班飞机上,更是有人一直大声咳嗽。飞机上我一直戴着口罩。不过土耳其航空提供了两餐,味道不错,我吃得精光。所以,这口罩,也跟没戴差不多。

这也就是为什么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我到家之后,马上测试,想知道自己中标没有。

阴性的结果,让我松了一口气。询问同行的朋友们。以前阳过的,都没事。一位从没阳过的朋友,测试的结果是阳了。

我开始觉得自己大概是那种永远都不会感染新冠的“一小撮人”。听说有科研机构在征集这些人的血,要分析这些人的血里有哪些特殊成分。我决定过几天如果还是阴性,就去参加这个实验,做小白鼠,为人类战胜新冠做贡献。

这场疫情,实在是太磨人了。如果能让它早结束那么一点点,我献上几管血也是值得的。

25日这天晚上,我休息的不错。第二天是26日,周一,早上,我再次进行测试,还是阴性。

我更踏实了一些。这天是周一,我还戴着口罩去上班了。当然我尽量和其他人保持一点距离。这一天,我感觉自己身体出现了“皮肤痛”。那种疼不是从里往外,而且停于皮肤表面。

疼痛不是很强烈。我以前也会偶然有这个情况,所以也没太在意。

27日,周二。早上醒来,我发现有点不对:我有些发冷,而且身体的疼痛从皮肤表面,转移到关节内部。这种酸痛非常像病毒感冒引起的那种疼。

我马上量了体温:37.1度。低烧了。

我决定再次进行测试。鉴于前两天的试剂一直测试我是阴性,于是,我决定再换一个试剂。我找出最新收到的测试盒,上面有“高度精确”的字样。

这个测试盒需要链接蓝牙,要求输入一系列个人信息,而且要强迫观看一段录像,再等待测试结果运转15分钟。

总之,一切显得繁琐、正规、高大上。

担心个人信息泄露,我乱填了一个生日,其他步骤都按照要求一步步走。折腾了20来分钟,结果出来了,还是阴性!

我有些疑惑:难道我只是感冒了?难道我真的不是新冠?

我没有去上班,躺在床上休息,不停地喝水。浑身酸痛,体温高了一些,最高到了38度,嗓子也开始有些疼。我吃了一片泰诺,昏昏沉沉睡了一会儿。

下午,我的体温已经下来,身体酸痛也好了一些。我不甘心这样不明不白,决定去做核酸检测。今天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先是去了一家做核酸的地方,朋友前不久还来这里做过。到了之后,发现人去楼空,铁将军把门。

又在网上查到另一个做核酸的地方,是一个镇政府的停车场。开到那里,发现也不存在了。

看来,核酸检测在美国已经没了市场,所以这些做核酸的地点都关门了。

第三个地方,是一个Urgent Care。就是你有个什么急病,又不到去医院急诊室的地步,就会到这类地方。

柜台的人收了我的驾照和保险,然后让我交$60 co-pay。我说:新冠测试不是都免费吗?她沉默了一下,说:好吧。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轮到我了。护士进来给我测了体温,正常。她又做了鼻试取样,用棉签在我左右两侧的鼻子里各快速转了三下。和我自己在家里的测试相比,她的动作更温柔一些。

医生进来了,听了肺部,说没问题,看了喉咙,说有些炎症。他说我这种从国外旅行回来的,感染的机会很大。他让我自己在家休息,如果情况恶化,可以再来,他给开药。

由于时差,我回家后,从晚上六点多,睡到第二天凌晨一点多。醒来后感觉浑身酸痛已经基本消失,体温正常,喉咙更疼一点。天亮后,再次进行自我测试,还是阴性。

28日这天,我量了几次体温,上午正常,下午的时候又出现了低烧,37.1到37.7,身体已经不酸痛。喉咙痛继续加剧。到了晚上,开始咳嗽。这时候,前一天的PCR结果出来了,是阳性。

坚持了快三年,我终于阳了。一块石头落了地。

我大量地喝柠檬水加蜂蜜。翻出家里的莲花清瘟,已经过期三个月,我还是吃了四粒。这一夜,由于喉咙痛和咳嗽,我睡的不算太好。

29日早上,体温正常,身体也不酸痛。我有了精神,就想看看家里的几种自测盒,到底准不准。

我的核酸检测,已经阳了,铁板钉钉。这一天是阳了之后的第三天,应该是病毒数量比较高的时候。

这两年,美国政府一直在网上免费发放自测盒,我如果看到就会领取。所以,家里有三种自测盒。

我把桌子进行了严格消毒,三种自测盒都打开,每个步骤严格遵从说明书。

左边两个试剂马上出了结果,都是两条杠,阳性。

其中ihealth的第一条杠淡一些。不过,第二条杠才代表有新冠病毒。

最后一个自测盒,就是需要联蓝牙那个,要运行15分钟。别的试剂已经可以看到结果了,这一个还是那里转啊转。

结果出来了,竟然还是阴性。

你说这个自测盒是多么坑人?它是包装最大,使用最繁琐的一个试剂。不光是造成巨大浪费,而且会给出错误的结果。

后来才知道,这个试剂因为有大量的假阳性,已经被FDA召回。

29日这一天,我基本上没有发烧,量了几次体温,有一次37度,其他都是36度多。没有身体痛、流鼻水、头疼等症状。但是喉咙痛和咳嗽比较难受。

吞咽口水的时候,喉咙像刀割那种感觉。咳嗽就是嗓子突然痒,然后剧烈咳嗽一阵。

我给家庭医生的办公室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护士说下午五点以后给我上远程医疗咨询。

我开始根据朋友们的建议,去买止咳水,润喉蜂蜜,含片,维C加锌。

下午的时候,我收到一个意外的电话,来自郡卫生局。我有些吃惊,原来美国还有对新冠病例的跟踪啊。谁说美国完全躺平了?

打电话的人询问了我的情况,嘱咐了几句。

然后,前天那个urgent care的医生也打电话来了。

到了快六点,远程医疗的医生上线了。女医生看了一眼我购买的那些瓶瓶罐罐,说那些都可以服用,然后说给我开Paxlovid。

Paxlovid是新冠特效药,据说还不太好搞到。我有点吃惊她给我开这个药,特意问:我不发烧了,身体也不疼痛了,只是喉咙痛和咳嗽,也需要服用这个药吗?她说这个药会缓解喉咙痛和咳嗽的。

一个小时后,我从家附近的药房拿到了这个药,5天的量,每天早晚各服三粒。

药是免费的,我一分钱没花。

我有些犹豫要不要吃这个药。我清楚自己只是轻症。不过,几位医生校友都说吃这个药也没什么不好,于是,我服下了第一剂Paxlovid。(莲花清瘟我只是前一天服用了那么一次,后面就没再服用。)

新冠特效药,没有在一夜之间让我药到病除。30日和1日这两天,我依然是喉咙痛,咳嗽。不过,情况虽然没有马上变好,却也没有恶化。咳嗽在晚上的时候会严重一些,一般是熟睡几个小时,咳醒,折腾一阵,再睡几个小时。

2日这天,咳嗽减轻了很多,白天几乎都不咳嗽了。喉咙痛好一点。我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喉咙,又红又肿,而且有多处溃疡。难怪会咽口水都疼。

下午,是我从土耳其回来整整满7天,是我测出阳性整整满五天。我再次拿出自测盒。这一次,依然是阳性。不过第二条杠,已经淡了很多。

又用那个Ellume测了一次,它依然坚决地显示阴性。

2日晚上,还有一点咳嗽,可以熟睡整晚了。

3日,喉咙“突然”不怎么疼了,咳嗽也几乎没有了,只有晚上睡觉前咳嗽了一会儿。

4日,没有任何不适了,又去上班了。其实美国CDC说,不发烧24小时之后,就不具备传染性了,就可以回去上班了。按照这个标准,我三天前就可以回去上班。

4日下午,是我测出阳性满七天,五天的新冠特效药也全部服完。再测测吧。

这一次,代表病毒的第二条杠,几乎看不见了,需要把脸贴上去,仔细地观看,才能隐隐约约地看见一点淡淡的颜色。

此时,我自认为,应该是完全痊愈了。

这就是我的新冠历程。我没能去做小白鼠,但是我的经历,也有一定的代表意义。

1、通过我的反复试验,抓出了自测盒里的“坏分子”。Ellume这种自测盒,大家可以扔掉了。

2、Paxlovid这个新冠神药,我完整地吃完了一个疗程(5天)。我是测出新冠第三天开始吃的,有点晚了。不过我觉得我的咳嗽能够很快止住,喉咙疼也没有恶化,也许这个药起了作用。

3、我只打过两针Moderna,分别是去年的四月和五月。我没有打过加强针。所以,我的症状,比一些三两天就好了的人,要重一点。

4、但是,我觉得我的症状,是比严重的感冒还轻一些。我发烧了两三天,因为只是37度多,而且只是偶尔烧一下,所以不怎么难受。那几天的天气不错,我又因为呆在家里无聊,于是我天天在太阳下遛狗散步,每天都走一万步!我当初打完疫苗,还躺了两天呢。

5、咳嗽,我大约经历了四天。白天想咳嗽了就喝水,吃含片。有三个晚上因为咳嗽影响了睡觉,但是没到彻夜难眠的地步。吃了神药之后两天,咳嗽基本止住。

6、对于我来说,最难受的是喉咙痛,持续了五六天。最疼的三四天里,每吞咽一口,嗓子都火辣辣的。不吞咽的时候,感觉还好。不过那段时间为了尽快好,要大量喝水,所以吞咽动作少不了。

所以,阳了,不是一件美妙的事,能避免当然是尽量避免。

但是,它也不是一件那么可怕的事。三天、五天、七天.....,绝大部分人总会好起来的。

如果我当初能预见到自己会被感染,会取消去土耳其的旅行吗?

当然不会。

我周围很多很多感染过奥米克戎的人,已经告诉我,这个病毒并不可怕。

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也证实了这一点。

生活中,不光有病毒,更有诗和远方。

举报/反馈

家国视野

748万获赞 40.6万粉丝
关注国际风云,协力民族复兴!
赤峰青少年发展协会官方账号,军事领域爱好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