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是时间的跨度,人生的刻度,也是衡量家乡变化的尺度。大家好,我是王鹤棣,四川乐山是我的家乡,今天我将和大家聊聊在过去的十年里,我的家乡发生的变化。
乐山,西南边陲的一个小城,是南宋邵博先生笔下“蜀之胜曰嘉州”中的嘉州,是东坡先生心心念念“载酒时作凌云游”的嘉定府。
夜色微阑,城北竹公溪畔,夜市喧嚣,车水马龙。乐山城现存最大的古石拱桥张公桥已静静横跨竹公溪上三百载。桥始建于明,后由张能麟主持重修,百姓为纪念其功绩,遂命名为“张公桥”。
2003年,为了交通容量,古张公桥做了拓展加宽施工,朴素的品字镂空桥栏被替换成机雕青石板桥栏,桥的古貌不复见了。
2020年夏天,乐山遭遇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大佛老爷洗了脚,乐山城全城一片汪洋。张公桥古桥没逃过这场大劫,桥墩被洪水冲裂。本来以为或将再不复用,老乐山们唏嘘喟叹间老桥被打围封闭。历经一年半,围栏拆掉后,老乐山们惊喜发现:记忆中的老桥回来了!桥被按历史原貌重建了桥栏,还是那熟悉的红砂石的敦实的品字镂空桥栏,桥面也恢复了部分当年的雅石大板。踏上“崭新”的老桥,仿佛又听到了当年桥上的叫卖声。
放眼又望,还是由张能麟主持重建的殿堂庙宇,乐山文庙。小时候常跑去大成殿挖地牯牛(蚁狮),当时这里是乐山二中的校园。棂星门外的泮池因形似半月,被老乐山们呼为“月咡塘”,后成为地标性的地名。因为抗战时期武汉大学西迁办学就落脚这里,乡邻们认为这里文脉昌盛,所以一直作为乐山二中校园。
两年前文庙迎来了大修,夫子老家来人,以古建文物级修缮的手笔让殿宇重辉。泮池外辟出一个小广场,立孔子行教像于前,现成为市民游客休憩,追古的地方。
与文庙相背靠的是高标山,乐山人称其为老霄顶。2018年的全面修缮,老霄顶古建筑群的重装开园,让万寿观、万景楼等历史建筑重放光彩。站立此处,前眺弥勒大像,俯望三江汇流,乐山城尽收眼底。
十年间,熟悉的那座桥、那座庙、那座山又回到了它的原点,历史的脉络再次通畅。积淀厚重的文化,跨越了时空维度,又重新滋养着这片土地。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举报/反馈

中国青年网

3.2亿获赞 497.5万粉丝
青年温度、青网态度、青春靓度
中国青年网官方账号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