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起绯闻,全台湾都在围观

枢密院十号

2022-09-27 00:26北京环球时报旗下账号,优质军事领域创作者
关注

还剩两个月就要投票,但台湾年底“九合一”选举越来越脱轨无序。围绕着最重要的台北市长选举,一场20多年前的绯闻意外成了选战主角。

蒋孝严夫妇

话说19991221日,台北各家媒体都收到一份传真。这是晶华酒店的便笺,上有时任李登辉办公室秘书长章孝严(已改姓蒋)的签名,内容是“我对你的爱是毋庸置疑的,我愿意在20006月底,与黄美伦(章孝严的太太)办妥离婚手续”。这个来路不明的爆料,台北并没有几家媒体刊登。而且关于绯闻女主角,也一直没有公开。

估计蒋孝严做梦也没有想到,此事20多年后在儿子蒋万安竞选台北市长的过程中扮演了特殊角色。亲绿名嘴周玉蔻日前在节目里,公开指认蒋孝严绯闻案的女主角就是1988年“中国小姐”冠军张淑娟。

任谁受了这样的羞辱,都难以忍受。926日,张淑娟在台北市议员王鸿薇及律师的陪同下,前往台北地检署提告。不料,周玉蔻竟到场,表示她也曾是受害者,如果张淑娟认为受了不白之冤,她愿意道歉,“我在此向张淑娟深深一鞠躬”。

周玉蔻鞠躬“道歉

一看周玉蔻到场,张淑娟吓得躲在车上。随后王鸿薇与周玉蔻发生口角,互呛“不要脸”“蟑螂”“老鼠”等等。很快,张淑娟决定走下车,纵使万般委屈也要面对媒体,替自己争一口气。她几乎全程闭着眼睛说,十几天的网络霸凌让她觉得非常无辜,她不认识周小姐,她也从没跟蒋孝严滚床单,“周玉蔻别再用我的照片打知名度……为何要这样霸凌一个女子?”

正当张淑娟哭着准备离开台北地检署时,周玉蔻又从一旁的巷子里蹿出来穷追不舍,说要跟张淑娟道歉。场面顿时又陷入混乱,张淑娟吓得犹如惊弓之鸟,只能躲在亲友的怀中不住哭泣。最后还是王鸿薇先叫来自己的座车,示意张淑娟赶紧上车,同时顶开周玉蔻。联合新闻网说,张淑娟一路颤抖哭着进台北地检署提告,“这个身影如同广大小老百姓遇到强权霸凌的遭遇,令人不舍与同情”。

周玉蔻(黄圈)追着“道歉”,张淑娟吓得直哭

而周玉蔻哪里是在道歉,分明就是踢馆挑衅。周玉蔻此举,在多多少少看来主要有三点原因:一是周玉蔻有“败诉之王”的称号,之前跟马英九和郭台铭打官司,都没有打赢过,所以她先做个姿态;二是她手中没有实锤。周玉蔻的消息来源仅是“其中一位晶华饭店的订房部人士”告诉她,一名有“中国小姐”头衔的人士当时委托他订房间。这种所谓的证据,怎么好意思拿到法庭上?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周玉蔻还想继续收割绯闻“红利”。经过这几天一番骚操作,她的节目收视率确实看涨。

不禁想起《甄嬛传》里的一句话:“夜再冷,也不该拿别人的血来暖自己”。周玉蔻在毫无具体证据的情况下,侵犯他人隐私,严重破坏社会的道德底线。她表面上声称要向张淑娟道歉,但在惊惶哭泣的张淑娟离开后,她随后就在脸书得意地发出在高档餐厅大吃午餐的照片。周玉蔻根本就毫无悔意,所谓的道歉只不过是为了在媒体面前作秀,在被害者伤口上继续撒盐,让对方产生更大的恐惧。

陈时中上周玉蔻节目

亲眼看着周玉蔻利用民进党当局的撑腰,欺凌其他女性,岛内不少人都看不下去了。国民党台北市议员徐巧芯26日表示,本人即日起拒上周玉蔻任何节目,包括电视、广播、直播,“欢迎政治人物不分颜色一起响应”。民进党台北市长参选人陈时中着急和周切割,但周玉蔻怎肯放过他,大喊“支持周玉蔻就投给陈时中”。前“立委”郭正亮直言,陈时中自作自受,看他怎么选下去?

“讨厌周玉蔻等于讨厌民进党”,已经成为陈时中挥之不去的梦靥。这根本就是民进党自作自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以前媒体和网络不发达的时候,民进党用暴力选举;进入网络和媒体时代后,民进党就改用亲绿媒体与网红肆意造谣、抹黑、抹红、抹黄,无所不用其极,像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民进党利用网络放出前高雄市长韩国瑜有情妇的黑料,最终都随着选举落幕而无声无息,甚至还被证实为假消息。

再说周玉蔻,绝非只是单纯的绿营支持者。陈时中在最近3年内接受她专访12次,周玉蔻也享尽优势和特权,公开资料显示,从2018年到2021年短短4年时间里,她的放言传媒就拿到当局标案近千万元新台币,根本就是民进党豢养的侧翼。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民进党在侧翼、网军的助攻下呼风唤雨,肆意打击政治对手,可是没料到有一天从“狗摇尾巴”变成“尾巴摇狗”,就算断尾求生,尾巴还不断跳起来打脸。这种下流的方式,让台湾的选举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