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斗难过”,游戏直播行业路在何方?

新黄河客户端

2022-08-19 18:02山东济南日报报业集团官方帐号
关注

游戏直播平台也不好过了。本周内,两大游戏直播平台虎牙、斗鱼相继发布今年第二季度财报,两家公司不出意外地持续亏损,且在收入上均下滑两成左右,处境变得更加艰难。

究其原因是盈利模式单一,营收过度依赖直播打赏,在用户增长见顶、打赏政策收紧等因素叠加下,主营业务面临巨大冲击,而且难以找到新的增长点。在此背景下,头部游戏主播、公会纷纷“出逃”至其它直播平台进行自救。游戏直播平台未来何去何从?

“虎斗”持续亏损,新增长点难寻

8月15日,斗鱼发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该公司第二季度总营收为18.33亿元,环比提升2.1%。不过与2021年同期的23.368亿元相比下滑21.6%,仍然净亏损3880万元,已经连续亏损7个季度,累计亏损约9.4亿元。

虎牙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在次日虎牙公布的财报中可以看到,其第二季度营收为22.75亿元,同比减少23.2%,净亏损达1940万元。这也是自去年第四季度由盈转亏后,虎牙连续三个季度出现亏损。

数据背后暗含着两大平台共同面临的困境,即在存量市场竞争中,游戏直播平台逐渐失去影响力,以至于直播业务收入及广告收入不可避免地出现下降态势。之所以丧失影响力则有两方面因素,有用户告诉记者,“感觉平台氛围不那么纯粹”之后,无论是主播还是用户,有人开始选择离开,由于游戏圈遵循“只认主播不认平台”原则,最后受伤的似乎只是游戏直播平台。另一方面,抖音、快手、哔哩哔哩等自带流量的后起之秀崛起,也在不断“蚕食”着用户规模逐渐见顶的游戏直播市场。在此背景下,本就严重依赖礼物打赏的游戏直播平台,呈现式微也在意料之中。

数据显示,第二季度中,虎牙来自直播业务的收入占比超过90%,斗鱼来自直播业务的收入更是达到96%。除直播打赏等直播业务外,广告收入是游戏直播平台另一块营收大头,第二季度的表现同样不尽如人意。其中斗鱼的广告和其他收入二季度为6490万元,同比下滑了59.18%;虎牙的广告和其他收入为2.23亿元,同比下降41.72%。

值得一提的是,两份财报中均多次提到“运营效率”,通俗地讲就是降本增效,通过内部改革优化提升效率,从成本里要利润。在某些行业观察人士看来,这显然不是破局的长久之计。如何破局,两家平台采取了完全不同的策略。相较于斗鱼选择性购买游戏比赛版权、着重完善平台内容生态的“守”,虎牙方面则选择“攻”,继续大手笔投入电竞赛事版权,试图进一步通过赛事筑牢“护城河”。

不过,无论是虎牙还是斗鱼,近年来的“游戏+”战略走得并不顺利,尚未实现商业化变现。首先,两家平台为完善生态体系搭建的“游戏+”互动社区,效果并不明显。反映到财报上来看,斗鱼二季度平均移动月活跃用户数(MAU)为5570万,平均付费用户数为660万,比2022年第一季度环比有所增长,相比2021年同期有下滑。虎牙的MAU虽然达8360万,同比增长7.7%,但来自广告和其他收入从去年Q2的3.8亿元降至2.23亿元,可见商业化同样暂时未有成效。此外,去年双方均推出多款综艺节目,这些节目是否产生商业价值,并未在财报中提及。

“单从游戏广告投放的角度来看,能量已经和抖音、快手等有了较明显的差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有游戏商、广告投放公司相关行业人士说道,据称,斗鱼、虎牙等老牌游戏直播平台的现状包括:活跃人数少,用户付费以及对游戏广告试玩意愿都比较低。

行业需要更多商业化探索

在不少行业人士看来,游戏直播行业遇冷,平台更难赚钱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公开数据表明,2021年游戏主播数量由1395.8万下降至1197.4万;贡献人次由4.05亿下降至3.74亿。更具代表性的事件则是,腾讯旗下的企鹅电竞已于今年6月7日晚正式关停服务器,终止平台运营。早在2020年6月中期,曾传出虎牙、斗鱼、企鹅电竞“三合一”的传闻,腾讯正是幕后的操盘手。2021年7月,“靴子”落地,这桩游戏直播行业最大的合并案最终以涉嫌形成垄断被叫停。也是从那时起,多家平台显露颓势,因此有网友感叹道,“游戏直播平台的时代要过去了”。

然而,从2013年兴起算起,过去刚刚十年。一名游戏爱好者向记者回忆,2016年以前游戏直播平台称得上是“小打小闹”,虽然不乏天价高薪挖主播的消息,但尚未完全出圈。到了“游戏直播元年”2016年,随着熊猫直播、企鹅电竞等玩家的入场,资本市场随之热起来,游戏直播行业实现了破圈,“2016年可以说是行业竞争最激烈,但也是最繁荣的时候。虎牙、斗鱼、企鹅、熊猫、龙珠、战旗……当时的平台多到数不过来……”前述游戏爱好者补充道。

后来随着资金链的短缺,大量中小平台先后倒下,逐渐变成了虎牙、斗鱼、企鹅电竞三家平台的竞争。值得注意的是,彼时腾讯持有虎牙51%的股份,同时持有斗鱼37.2%的股份,为两家公司的最大股东,再加上嫡系出身的企鹅电竞,游戏直播行业无外乎变成了腾讯系的内耗。

更重要的原因在于,除了烧钱行业并没有形成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待资本热钱退去以后,只留下一地鸡毛。加上用户增长已到天花板,老用户不再打赏,商业化探索未带来第二增长曲线之前,仅靠直播收入维系的平台,势必要承受短期内营收下滑的压力。

是否意味着以后游戏直播只能靠盘活存量市场?倒也不见得。作为一个本就小众的行业市场,资本热潮退去或许才是行业真正健康发展的开始,因此“游戏+”的前景还是值得期待的。此前,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电竞发展思路,曾为行业带来过短暂的回暖,只不过受限于疫情的影响,最近两年线下赛事商业化受挫,“等到线下市场打开之后,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电竞发展思路,应该还会促使这个行业回暖。”一名行业观察人士表示。

与此同时,“虎斗”两家平台目前仍在积极探索完善平台生态,例如作为平台串联起游戏厂商和玩家,成为游戏厂商的下游渠道,记者注意到,多个平台目前均在相关内容页面提供了游戏推荐下载页,也不失为一种商业化的路径。此外,平台自制综艺虽然尚无商业化价值方面的数据,但由于综艺的门槛较低,游戏直播能否借此未来二次“破圈”,同样值得期待。

毋庸置疑,“躺着”赚钱的互联网时代已经过去,但游戏直播的时代或许远未终结。

新黄河记者:张博

编辑:邢志彬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