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方正、汉仪、华文、华康、文鼎,这些都是市场上耳熟能详的字库产品供应商,如今,汉仪字库所属公司北京汉仪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仪股份”)率先叩响了资本市场的大门。8月17日,汉仪股份正式启动申购,公司发行价25.68元/股,如愿拿下了“字库第一股”称号。光环之下,汉仪股份也有其难以掩盖的“污点”。IPO过程中,汉仪股份及其子公司的自刷单行为曝光人前,子公司翰美互通更是因此被罚,这也给汉仪股份留下了“案底”。


虽然最终获得监管层放行,不过汉仪股份上市后的挑战与风险也不容忽视,在与方正字库的两强竞争下,国外大型字库也在加快国际化步伐,未来如何在强强对决中脱颖而出,也需要汉仪股份花一番心思。另外,此次上市,汉仪股份还头顶1.61亿元商誉,随时存在侵蚀公司业绩的风险。

/

创业板上市在即

8月17日,汉仪股份正式启动申购,公司创业板上市在即。
据了解,汉仪股份发行价25.68元/股,投资者顶格申购需配市值6万元,公司本次公开发行新股2500万股,不设老股转让。
招股书显示,汉仪股份成立于1993年,公司的主营业务包括字体设计、字库软件开发和授权、提供字库类技术服务和视觉设计服务,以及以IP赋能方式开展的IP产品化业务。需要指出的是,在汉仪股份之前,A股市场尚未有字库行业企业上市,因此公司也被称为A股“字库第一股”。
以主营业务收入构成来看,汉仪股份字库类业务产生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在九成以上。
具体来看,2019-2021年,汉仪股份字库软件授权业务实现收入分别约为1.23亿元、1.22亿元、1.47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58.02%、61.93%、66.81%;互联网平台授权业务实现收入分别约为6530.24万元、5755.37万元、5563.58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30.79%、29.15%、25.32%,这也是汉仪股份的两大核心业务。
整体来看,报告期内,汉仪股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2.12亿元、1.97亿元、2.2亿元;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5843.48万元、5113.3万元、6790.04万元。
此次创业板IPO,汉仪股份拟募资5.36亿元,分别投向汉仪字库资源平台建设项目、上海驿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研发中心升级建设项目、营销服务信息化系统建设项目以及补充营运资金。
不过,按公司发行价计算,汉仪股份出现超募。按照25.68元/股的发行价,汉仪股份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为6.42亿元,扣除预计发行费用约6251.13万元(不含增值税)后,预计募集资金净额约为5.79亿元。
纵观汉仪股份IPO历程,从招股书获受理到公司启动申购,耗时近20个月。深交所官网显示,汉仪股份招股书在2020年12月31日获得受理,今年2月18日上会获得通过,5月9日注册生效。

自刷单被罚留“案底”

头顶“字库第一股”光环,汉仪股份及其多家子公司的自刷单行为也抹黑了公司形象,并且子公司翰美互通还曾因此被罚。
据了解,汉仪股份及其多家子公司的自刷单行为发生在公司互联网平台授权业务方面,自刷单包括委托公司之外的个人或者单位,使用人工或者计算机程序,重复大量购买特定字体、主题等产品以获得该类产品在平台曝光度、排行、热点的提升。
纵观汉仪股份发展史,公司于2013年开拓出互联网平台授权业务板块,其盈利水平较高,其中包括交互类平台和非交互类平台字体业务两类,该业务曾经一度超过传统字体授权业务成为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就非交互类平台收入来看,2019-2021年,汉仪股份实现销售收入分别约为3917.06万元、4266.33万元和4839.98万元,呈持续增长趋势。
而汉仪股份及其多家子公司的自刷单行为就主要发生在华为、OPPO和VIVO这三个C端非交互类平台上。
为了应对竞争对手的刷单而导致的公司字体产品无法得到应有的曝光和推广资源,汉仪股份及其多家子公司开始了自刷单行为。
2019年5月至2020年4月期间,汉仪股份及其子公司上海驿创、嗨果科技、翰美互通曾涉及在华为、OPPO、VIVO平台自刷单,其中汉仪股份曾涉及在华为、OPPO、VIVO平台自充值共81.03万元;上海驿创曾涉及自充值共67.68万元;嗨果科技曾涉及自充值共3.6万元;翰美互通曾自充值和下载刷量共296.67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汉仪股份子公司翰美互通曾因自充值和下载刷量行为受到厦门市思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行政处罚,认定翰美互通上述行为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自刷单行为不仅违规,对于公司形象也会有一定的负面效应,预计未来该方面问题公司也会被监管层紧盯。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汉仪股份证券部发去采访函,不过未能获得相关问题回应。

上市后的挑战与风险

对于汉仪股份而言,公司上市也并不意味着顺利“上岸”,上市后的挑战和风险也不容忽视。
从全球范围看,美国蒙纳(Monotype)、日本森泽(Morisawa)等大型国际字库厂商占据较大份额。在国内市场,字库行业仍处于高速发展阶段,目前,行业内较为知名的字库设计生产企业有方正、汉仪、华康、文鼎、华文等。随着中国字库行业市场需求不断扩大及大众审美多样性快速发展,各类新兴中小型字库工作室逐渐发展起来,如造字工房。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在国内的字库企业中,汉仪和方正两家字库厂商无论是在企业规模还是用户数量上均位居前列,属于行业第一梯队,处于两强竞争状态。“未来行业内企业的竞争主要体现在设计、技术和服务三个方面。”宋清辉如是说道。
在美国蒙纳和日本森泽全球化布局下,国内竞争也日趋激烈,汉仪股份如何保持自身优势,在未来发展中取胜也确实需要公司动一番脑筋。
另外,上市后,汉仪股份还存在较大金额的商誉减值风险。
由于收购上海驿创100%股权和通过翰美互通收购新美互通的字库业务,汉仪股份账上商誉值较高,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因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事项确认商誉账面净值为1.61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31.45%。
汉仪股份也坦言,若上海驿创或翰美互通未来经营情况未达预期,则相关资产组的调整后账面价值将低于其可收回金额,进而产生商誉减值,会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产生较大不利影响。


文/北京商报记者 马换换


文章不错,点个赞吧

举报/反馈

资本秘闻

3641获赞 4213粉丝
专业的公司研究报道 好玩的资本趣闻
北京商报社官方账号,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