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读博,别人就会来读。有些老师读博,他已经不是为了提升自己,而是为了自保。”


文 | 李清扬

编辑 | 周维

运营 | 栗子


留学热


“我的申博要暂停了。”聊天框里突然弹出一条消息。


陆婷吃了一惊。她是一家留学机构的创始人,主要做东南亚高校留学中介业务。


发来这则信息的人叫张安琪,在广东某三本院校担任老师。此前,她花了四个月,与陆婷公司的顾问确定选校,和文案确认信息,同翻译核对材料,好不容易到了递交读博申请时,学校的一则通知,让一切戛然而止——“暂停在校老师出国留学”。


通知来得突然,但也在意料之中。6月26日,一则公示,让湖南邵阳学院成为中介和高校圈里家喻户晓的“名校”。公示显示,该校花费1900多万元,引进23名菲律宾亚当森大学的博士生。每名博士平均只花了两年零四个月拿到毕业证,这在普遍三年起步的读博里属于“天纵奇才”。


东南亚留学立刻和“水博”等词语挂钩,被推上风口浪尖。张安琪要申请的,正是东南亚的学校。


由于申博暂停,张安琪要求退款。陆婷的公司开了一个线上会议,与张安琪协商:“这个风头不会太久。如果担心申请不了东南亚的学校,可以给你申请QS前200的或者英美的高校。如果就此暂停申请,我们也可以给你保留五年的资格。”


7月份来,像张安琪这样的学生开始增多,这让陆婷的工作更加繁忙。最近,总有学生来问:“目前国内的舆论,会不会影响回国之后文凭的含金量?”


这些天,除了对接学生,陆婷还要忙着录制视频。北京办公室的一层,被装修成了录制点。半天时间,她一共录制了十五则视频,其中包括介绍东南亚留学的优点:“家庭条件一般、负担不起高昂的欧美留学费用,不如考虑一下马来西亚、泰国,总学费不到6万元。”


一年前,陆婷创立了这家专做东南亚留学的机构,生意一直很火爆。虽然机构年纪轻轻,事实上,陆婷已是留学中介里的“老人”。


十年前,她奔赴马来西亚攻读MBA。有一次,她帮助想出国留学的朋友递交了申请,偶然发现了留学中介这门生意。MBA毕业之后,她留在马来西亚,创立了一家留学公司。那时候,国内只有几个大型留学公司的版图涉及马来西亚,她算是马来西亚留学的“开荒人”。


这些年来,经她手进入东南亚高校读书的学生不可胜数。近几年,由于欧美疫情严重,越来越多的人把留学的目光从欧美“掉了个头”,转向东南亚。新东方发布的《2022中国留学白皮书》显示,新加坡、中国香港等亚洲留学国家和地区的认可度呈现连年上升的趋势,“这与部分亚洲国家和地区疫情控制情况较好、留学性价比高的优势有关,赢得了更多意向留学人群的青睐”。


以马来西亚为例,马来西亚教育部发布的留学数据显示,2020年到2021年,中国地区的博士申请增幅高达134%。今年二季度,国际新生比2021年同期增加40%,总数达到9123人,其中,中国有3949名学生,比2021年同期增加了1298人,增幅为49%。


甚至连一些牵线留学的中介们,也踏上了留学之路。陆婷的丈夫,目前正在攻读马来西亚的博士。任职于西安一家留学机构的刘耀,也在读菲律宾的硕士。

▲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图 / 视觉中国

学历内卷


冯临风也面临学历的压力。


她此前在广州某三本学院任职,教护理学。学院老师少,她要带三个班的大课。她住得远,早上七点,必须出门,坐上公交。七点五十左右,进入教室。等时针指向八点,她的一天教学就开始了。


每周,上课的时间占了六天,其中,有三天的晚上,她要带三个学时的实验课,上到晚上九点半。抵家后,已过十点,“很累,往沙发上一躺,一点都不想动”。


除去完成教学,为实现职称晋升,她还要兼顾科研,两篇小论文是升级为中级讲师的基本要求。硕士毕业时,她的毕业论文没发表,评职称时刚好派上了用场,这减去了她的一些压力。不过,中级之后,想进一步跃升,就不是光靠文章数量可以实现了。提升学历,成为了一条绕不过的路。


张安琪便是如此。她今年40岁,尽管她的硕士背景不差——武汉大学教育学硕士,但想获得职位晋升,她需要拿到一个博士文凭。于是,她把目光放在了东南亚,并在挑选学校和博导的时候,看重“好毕业,不要特别卡学生”,这样的话,就可以早一点毕业。


在二三本院校,博士学历不仅意味着老师们在职称评选中更有机会脱颖而出,也有助于跳槽到更好的平台,这也是冯临风所在学校多数老师读博的目的。他们往往选择“脱产”读博,不再担任教学任务。据她了解,这类“在职脱产读博”,一般与学校签有协议,规定学成几年内不能离职。尽管有所束缚,不少老师仍然把读博视为实现职业跃升的“敲门砖”。

▲ 图 / 视觉中国

《中国科学报》的报道称,北京理工大学一位副研究员表示,在以原“211工程”和原“985工程”为代表的顶尖高校,博士几乎已经成为老师的准入门槛。1985年后出生的老师想要评副教授,博士学位已经成为一个必需条件。


“你不读,别人就会来读。有些老师读博,他已经不是为了提升自己,而是为了自保。”西安留学中介刘耀说,“在我看来,这就是个学历内卷。”


如今,需要博士学历的不仅是老师,还有学校。最近接连曝出的邵阳学院、邢台学院批量引进菲律宾、韩国博士,让外界意识到读博产业链的存在。


广东某211大学教授对此评价道:“一所学校博士人才的数量,不仅影响能否实现‘学院升格’,还直接与学科建设、研究经费挂钩。但是,一个地处三四线城市的二三本院校,收入不高,影响力也不大,什么样的博士愿意去那里长期工作?邵阳学院事件,反映的其实是二本学院发展的困境。”


实际上,学校安排老师出国留学的事情并不少见。梁夏今年50岁,已在留学行业里干了20余年。几个月前,一位在四川三线城市高校任职的女老师来找梁夏,原因是不想去院长安排的一所泰国高校进修——院长给他们牵线了一所泰国大学,准备派遣一批老师过去读博。梁夏查了下,那所学校非常一般,就给她推荐了马来西亚排名靠前的几所公立大学。后来,可能是这位老师与校方未谈妥,最终没去梁夏推荐的学校,而是去了泰国。


冯临风介绍:“不少二三本的院校都会有一些固定合作的国外大学,老师们可以出去提升学历,这叫‘外引内培’。”


除了高校老师,还有一部分非教育行业的人也需要提升学历——积分落户。在北京的积分落户政策里,硕士学位可获得26分,博士学位可获得37分。有留学中介为此打出广告:“积分落户真的不用苦哈哈熬几年,它也是有捷径可以走。”


申请硕博,便是“捷径”,许多人争先恐后涌入这条捷径。由社科院和苏格兰斯特灵大学联合培养的创新与领导力专业博士,每年学费46万元,在职学习,学制三年。高额的费用没有阻挡申请者的热情,每次招生开放30个名额,早早就被一抢而空。


为什么是东南亚?


读博需求的猛增,使得国内读博的难度,变得越来越大。据澎湃新闻报道,国内的博士名额很少,“一个博导,大概两三年才有一个博士生的名额,而且可能是一所211院校”。


这样,东南亚的院校,便进入很多人的视野。在梁夏看来,去东南亚留学读博,有几个优势:一是费用低,二是语言要求不高,三是毕业难度相对较低。


以冯临风为例,她一个学期的教学课时达到500小时以上。按教学绩效算,每月到手的工资在8000元上下浮动。


如果去欧美留学,一年的花费就要十几二十万元,冯临风这样的二三本院校老师,难以承受。即便对于学校,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冯临风所在的学校,由于欧美读博开销巨大,教师们外培的学校都选在国内,国外的项目集中在短期的访学。


陆婷表示,他们做菲律宾留学申请的费用,以排名菲律宾前四的院校(菲律宾大学、德拉萨大学、圣托马斯大学、雅典耀大学)为例,包含学费和服务费,一般在10万元左右。


差一点的大学,比如邵阳学院派遣老师前往的亚当森大学,读博每学期所需学费大约45000比索,折合人民币约5500元。读博一般需三年、六个学期,算下来学费3万多元。


除了费用问题,英语也是一个门槛。“不少老师脱离英语环境很久,语言是最难过的一关。”梁夏遇到的许多申请者,都对欧美留学雅思6.5分的要求望而却步——当然,东南亚的很多院校,同样要求雅思成绩。


她举例说,马来西亚拉曼大学,是华人开设的大学,有一个专业为中文系,全中文授课,“但这不意味着入学不需要英语成绩,马来西亚高教委要求雅思最低5.0”。位于新加坡的东亚学院,与英国的赫瑞瓦特大学联合开办了一个中文MBA课程,虽然中文授课,但入学的英语要求是雅思5.0。

▲ 搜索“东南亚”“留学”等词,会发现“中文辅助授课”一类字眼常常出现在留学中介的宣传界面。图 / 网络

也有一些学校不要求英语能力,比如菲律宾的很多院校就不要求提供语言成绩,这对很多人来讲可谓“大喜事”。疫情以来,菲律宾留学可全部通过线上完成,更是让菲律宾留学热度翻番——“教授用Zoom上课,屏幕一边是英语,一边是中文翻译,老师讲一段,翻译翻一段”。


除了配备翻译,还有直接中文授课的。前段时间,韩国一所名叫东亚大学的招生办来找梁夏谈合作,该校开设了一个名叫“国际法务”的专业,可申请硕博,全中文授课,两年时间可毕业。


梁夏说,这本来是一个面对韩国人开设、研究中国法律的课程,全中文授课,这很正常,“但现在,变成全是中国人过去学了”。


为了吸引生源,一些中介也在宣传时打出“全中文教学”的旗号。西班牙胡安卡洛斯国王大学曾在中国招生,学制一年。其中一个专业用西语授课,配备中文翻译。然而,该校的中国办公室在招生宣传时直接写明“中文授课”,受人举报,被中国留学服务中心公示并停止认证。学校觉得名誉受损,停止开办该专业课程。


当然,很多便利也不是“白给”。梁夏透露,对于学费本就不高的东南亚高校,学校和中介的利润,通常来自于将申请包装成项目——除了写文书、提交材料,还帮学生安排住宿,上课期间如有不顺还会帮忙与老师沟通等待。“细致全面,相应的收费就贵了,有的甚至超出学费的两三倍。”


留学热也吸引了一些投机者,“有不少人专门跑菲律宾开发学校”。梁夏的朋友圈里,有一位正在开发“菲律宾太平洋大学研究院”的“同行”,曾向她抛出过橄榄枝,寻求合作。但有人告诉她:“那人之前开窑子的,绝不能做!”


到底水不水?


很多人选择去东南亚留学,还抱着一个心态——容易毕业。这种心理,产生于众所周知的国内博士毕业的高难度。


蔡琰目前是国内某顶级研究院的在读博士。她的毕业要求中,两篇小论文需有一篇见刊,若想顺利地三年拿到学位,博二期间就要把论文投出去。而大论文若想顺利通过,需要经过开题、中期答辩、预答辩、终期答辩共四次答辩。这意味着三年的时间被满满当当地“安排”:第一年,上课,写一篇小论文;第二年,大论文开题,写第二篇小论文;第三年,完成大论文并找到工作。


“能按部就班走下来算是顺利的,大部分人都做不到。”蔡琰说,“所以很多读博的都心态爆炸。”


实际上,很多在东南亚读博的人,心态也未必比国内好到哪里去。据极昼工作室报道,一位内蒙古某二本院校的女教师,在马来西亚排名前五的某大学攻读教育学博士。她原计划三年毕业,入学了才发现,“三年根本不可能”,有的甚至读了十年。若想顺利毕业,她也需要完成两篇小论文,一篇大论文,经过三次答辩。


在东南亚读博的辛苦,超过许多人的意料。陆婷说,申请公立大学都需要提交研究计划书,阐明自己感兴趣的研究方向和所做研究,许多学生根本写不出来。为此,她拓展了许多高校的人脉,邀请国内高校的老师来辅导这些留学生,以完成一份足以敲开博士大门的研究计划。


就算研究计划在辅导下写出来了,不少学生入读了之后仍然向她抱怨:“这根本不像外面说的那样水啊!”

▲ 读博的辛苦,很多人没有预料到,心态容易失衡。图 / 视觉中国

“水不水”,是长久以来围绕着东南亚留学的讨论。


姚兴正在国内某顶尖研究所攻读理科博士,听到“去东南亚读博”,他的第一想法是:“东南亚留啥留啊?”在他身边,几乎所有人的留学去向都是欧美,东南亚留学实为罕见。


事实上,在国内,确实有学位鄙视链的存在。常亮今年在韩国拿到博士学位,刚刚入职某新一线城市普通本科院校任教。在她看来,国内高校圈存在一条学位鄙视链:“QS世界200>欧美加澳>港澳地区和日韩>泰国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单就博士来说,QS排名前200的处于鄙视链顶端,国内985/211的含金量也较高,泰国菲律宾等东南亚的博士,处于鄙视链的底层。”


徐欣在韩国大田大学读博士,回国之前,她在网上看各高校的宣讲会。一所浙江高校的宣讲会上,有学生问:“我是泰国的博士,可以投简历吗?”校方“呵呵一笑”,回答道:“韩国泰国的博士太多了,好多人是去搞个学历啊。”她得到的反馈是,不仅浙江,山东和东北多所高校,也明确说不要东南亚和韩国的博士。


但随着东南亚留学越发火热,也有毕业于国内顶尖高校的人,选择奔赴东南亚。毕茹琛在马来西亚排名第一的马来亚大学攻读博士,目前已是第三年。三年前,和她一起申请的人,有毕业于国内三本和双非院校的;到了今年,她听说,有的申请者硕士毕业于国际排名前20的世界名校,发表过3篇论文,雅思分数超过7.0。东南亚大学的申请门槛正在渐渐提高。


“如果有人去东南亚,是因为某个导师很厉害,那不能算水。博士主要看导师,导师如果是业界大牛,学校反而是其次。”姚兴表示,“当然,有些一两年就毕业的博士,含金量可想而知。”


但是,邵阳学校事件,仍然暴露了东南亚留学隐藏的问题。在中国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官网上,登着几则公告,被点名的高校将被“加强审查”。包括亚当森大学在内的5所菲律宾高等院校,被列入了“加强审查”的名单。


这段时间,来咨询菲律宾留学的人明显变得更加谨慎。陆婷说,有的老师来咨询时,希望中介能提供学校的官网链接、专业具体介绍及博导教授的具体信息,“拿回去给学校参考”——这意味着,“学校对教师出国的审查更严格了”。


舆论纷扰,陆婷公司的步履却没有停下来。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公司新媒体部开了一个会议,讨论宣传的重点是否要调整。在其最新的朋友圈宣传里,菲律宾某“全日制”硕士项目频频出现。宣传文案写道:“几乎不用出国,在职人员也不用辞职,可用中文沟通。”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举报/反馈

每日人物社

77.6万获赞 16.8万粉丝
这里有别人一寸一寸活过来的日子。
鲲鹏计划获奖作者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