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班的姐的深夜视角,乘客说往左才是自己家,结果还是她选的路才对

人民融媒体

2022-08-04 22:00北京人民网人民科技官方账号
关注

本文转自:钱江晚报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孙燕

8月3日,夜色渐深,一辆辆亮着绿色空车灯的出租车穿梭在杭州的大街小巷,王丽青身在其中。

她其实早上就出门了,午后回家休整了一下。晚上7点,又出门开始做夜班。

越夜越美丽,那是属于别人的,对她而言,夜晚只有生计,只有不断接到乘客,夏季的夜晚才是璀璨的。

8月3日晚上到4日凌晨,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跟随王丽青出车,从一位的姐的视角看这座城。

】丈夫去世后来杭州散心,就这么留下来,20年了

“这个点,生意不太好。”晚上快10点,跟王丽青沟通时,她在电话那头有些沮丧。

大约过了半小时,她告知终于来了一单生意,目的地是西湖边的湖畔居。

我们就约在那里碰头。

湖畔居候客

在湖畔居放下客人,没等一会儿,就有一位男乘客要前往三塘。

王丽青已经在心里画好了路线图,从庆春路上中河高架转德胜立交就能到。

不料,10点后的高架依然拥堵,特别是从德胜立交绍兴路口子下去后,变成了一个车道通行。

“应该是在查酒驾,以往周末会查,今天不是周末也查了。”王丽青安抚乘客。

哪个时段哪个路段会查酒驾,哪个路口深夜会查大货车,王丽青基本心里有数。

51岁的她是安徽黄山人,在杭州已经20年了,16年前开始开出租车。

早年,丈夫过世,留下了她和儿子。朋友看她精神状态不好,告诉她杭州很美,不如去散散心。没想到,这一看就是20年,她就这么留了下来。

高挑纤瘦、皮肤雪白,年轻的王丽青很快在杭州找到了一份营业员工作,卖小家电。

“后来听到这家的空调工装空调时摔了,那家的又闯祸,有段时间都睡不安稳,我就想换份收入还可以,心理压力小一点的工作。”

当时为了送家电,她学会了开车,于是朋友告诉她可以试试做出租车司机。

杭州越变越大,王丽青不断学习路网结构,“我现在去萧山需要导航,临平的小路不太熟悉,杭州其他地方什么时间段怎么走,不用导航。”

在三塘放下乘客后,王丽青一看时间,快11点了,“现在去场站做生意最多,那里的客源相对有保证,不需要在路上闲逛。现在去东站可能只剩下最后一趟车,如果排队等候的出租车多,还不一定能载到客人。”她想了想,果断往新天地开去,“比较近,那里晚上热闹,能接到客人的概率大一些。”

深夜, 在新天地门口等生意

先在一家夜宵店门口等了一会儿,队伍挪动缓慢,她便开到前面一点,排在一家酒吧门口,“这里车子有动,可能快一些。”

等车的时候,王丽青摇下了车窗,一方面透透气,另一方面也可以节约一点能耗。

这辆出租车属于杭州市出租车集团,她是向公司租来的,是一辆烧天然气的出租车,天然气每升也涨到了8块多。“上半年生意不好的时候,我都是亏本的,6月,生意渐渐好起来。”

夏夜虽然有风,但依旧是热乎乎的,气温计显示还有32℃。习惯夏天穿长袖长裤开车的她,此时摘下口罩透透气,还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小扇子扇风。

】燃油附加费的问题,总要解释几次

王丽青是车队的队长,同伴生意如何?

她打手机跟另一车队的欧队长交流起来。欧队长正好在东站排队候客,正如王丽青所料,东站只有最后一趟车了,欧队长不一定有机会能接到客人。

前面的出租车一辆辆离开,车队缓缓往前挪动,大约等了20分钟,她排到了第二。

此时,一名从酒吧出来的男子在两名朋友的搀扶下走到路边。前一辆出租车见此往前开了开,避开这三名男子,“前面的车估计不想接吧,我就接吧。”

“我们很近的,就边上那家酒店。”其中一名男子说。

王丽青一看酒店名字就知道了,“好的,上来吧。”

三名男子坐上了后排,喝多的趴在打开的窗户边,说自己没事。

五六分钟,车子就就开到了目的地,费计价器显示13元,王丽青告知总共15元,付钱的男子有点不答应了。“为什么要收15元?”

“2元是燃油附加费。”

“什么时候开始要收的?”

王丽青指着副驾驶座前贴着的一行字,2022年6月24日起。这样的解释,一天总要遇到几次。

男子不太情愿地付钱后,搀扶着同伴下车了。

“像这样等了很久,结果是一个起步价是司机最不喜欢的单子,但又有什么办法呢?”王丽青说,附近也没有其他地方能等到客人。

于是,又回到了新天地。

这一等,又不知道要等到何时。

】乘客打开手机导航,定位自家地址,发现是自己弄错了

王丽青聊起过往深夜的客人故事。

有天夜里,她开车在城站附近逛,看到前面几辆出租车停下来又开走了。她便开了过去,看到一名20岁左右的姑娘站在路边拦车。

“她看到我,很坦诚地告诉我,身上没有钱,但想打车去嘉兴找同学。”王丽青觉得挺诧异,“你没钱怎么还要打车去嘉兴?”

小姑娘说,只要司机把她送到嘉兴同学那里,同学会付车费。她是舟山人,跑到杭州是跟网友约好来玩,结果在旅馆,网友把她的行李、手机、钱包全部拿走,所以身无分文,只能求助在嘉兴乍浦的同学。

“我也有个儿子,将心比心,小姑娘父母要知道她那种情况肯定要担心死了,所以我决定把她送去嘉兴。”王丽青心里盘算了一下,从杭州到嘉兴乍浦,可能回来要跑空趟,车费不赚,要600元,“如果去了收不到车费,也就算了吧,就当日行一善。”

王丽青让姑娘上了车。中途,她把手机借给小姑娘,让她告知同学已经上车,并再确定一下地点。

到了目的地已是凌晨2点多,姑娘的同学付车费时,她却径直进了同学家里,不一会儿拎着很多袋海产品出来了,硬塞给王丽青表示感谢。

“阿姨,我谢谢你,这些你拿着路上吃,到时候我再让妈妈寄给你,你是我遇到的最美的好人!”然后,在车前鞠躬,标标准准90度。

事情到这里还没结束。

没多久,她真的收到姑娘的短信:妈妈说,我幸亏遇到了你,遇到了一个好人,想要一下你的地址,我妈妈要感谢你。

王丽青没有给地址,回她:你以后陌生人不要再去见了。

回过神,前一辆排队的出租车司机似乎有点坐不住,下车透透气。男司机头发已经花白,王丽青再看了看后面,也是位中年司机,“现在开晚班的还是中年人多。”

王丽青的儿子已经工作,但她还是要想赚些钱给儿子娶媳妇用。“能攒多少是多少,父亲身体也不好,看病吃药也要花钱。”所以。她不能这么早就停下来。

这一等又是半个小时,上来了一名男乘客,前往明月桥路。男乘客看到女司机有些诧异,“现在出租车生意也不好做吧?”王丽青“嗯”了一下。

到了一个路口,王丽青打算往右边拐,乘客突然叫住她:“往左边,往左边。”

王丽青有点措手不及,不过还是及时从右边调整到了左边,还跟乘客确认地址。

乘客打开手机导航,定位自家地址,发现是自己弄错了……于是,调头。

明月桥路放下这名客人后,附近接不到客人,王丽青把车开到皇冠大酒店,路边排着十多辆等客的出租车。

于是,她又换了地方,前往东方豪生大酒店。半路,有人招手,她一阵开心。

送完这单,已经是凌晨1点半,王丽青开着车看着街景,路上行人很少,只有车,很多还是跟她一样寻找客人的出租车。

我和王丽青分开后,她又去了医院、酒店,没做几单已是凌晨4点,“做完这单,我要回家了。”王丽青发来信息。

“心态放平,尽力去做吧。”王丽青笑着说,“这几天晚上我随时可能去做疫情保障司机,送核酸样本。”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