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竹林七贤》:夹在司马懿和曹氏家族激烈权斗中的风流名士们

晚舟南星

2022-07-31 18:19宁夏
关注

说起高山流水、弹琴长啸、吟诗作画、饮酒作乐,自由翱翔于山野竹林间,不问天地世事岁月变迁,莫过于史上最风流的七人小组——竹林七贤。

他们分别是: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阮咸、王戎。

这七个人,各有各的风采,各有各的魅力,各有各的故事。

他们生活在魏晋时代,那是一个礼崩乐坏、权力频繁更迭的乱世;也是一个思想自由、文化艺术绽放勃兴的时代。

唯大英雄真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

那是一个英雄辈出、名士如潮的时代。

从公元220年曹丕篡汉自立,建立“魏国”开始,到司马懿带领儿子夺权夺位,公元265司马炎篡位自立,建立“西晋”。

他们经历了历史上一段非常混乱、残酷的权力斗争时期,被迫裹挟在司马家族和曹氏家族的争权夺利之间,不能尽情避世隐居,而是接连被逼出仕。

在这个过程中,涌现了一个又一个令人敬服、赞叹的悲壮曲歌。

“竹林七贤”身上有古代文人最突出、最优秀的品格。

他们或博学多才、热爱艺术,或洒脱不羁、纵情山水,或鄙薄权贵、向往自由,或善恶分明、视死如归。

他们是一个文人集团,却不一定只有七位,但他们的故事给后人留下了日久弥新的精神标杆。

嵇康

竹林七贤的灵魂人物,是一位龙章凤姿、玉树临风,身高一米八八的大帅哥,他多才多艺,擅长弹琴、作词、绘画、书法、玄学清谈等,是一流的潇洒才子。

他非常有个人魅力,很多人慕名到他隐居的山阳县拜访,只为和他见上一面。

他崇尚老庄的自然无为之道,眼看着乱世专权者当道,所以就避世不出,隐居在山林间,寄情山水。

但因为他的才情名望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于是被司马氏家族看中,几次强逼他出山,并且他的好朋友山涛也来写信举荐他做官,于是他一气之下写就了一篇流传千古的《与山巨源绝交书》,愤然和山涛绝交,表明自己绝不为独裁者做走狗的志向。

后来被他的另一个好朋友吕安的案件牵连,受到了司马昭的忌惮和怀恨,被当街问斩。

在行刑前,太学院数千学生群情激奋,游街为他求情,嵇康临危不惧、泰然处之,只说了一句话:“当年一个叫袁孝尼的朋友曾向我求学此曲,但是我拒绝了他。没想到现在,这首《广陵散》就要成为绝唱了!”

然后,拿过自己的古琴,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淡定从容地弹奏了一曲大气磅礴、雄浑壮烈的《广陵撒》。

从此,“广陵绝唱”便成为了千古流传的凄美典故。

这典故的背后是嵇康不畏强权、不与专制极权者同流合污的名士气节。

阮籍

是一位出生在豪门望族的世家公子,不仅有名望,而且有才华。他的父亲阮瑀是曹操手下的一名官员,所以在曹丕、曹爽时代,他只能被迫出仕做官。

但这不是他本心所希望的,和嵇康一样,他对这个“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乱世政权不报任何希望,只想辞官归隐。

所以他的这个官当的可有可无,随心所欲,顶多就是挂个虚名,后来屡屡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来逃脱司马懿、司马师和司马昭的重用。

阮籍的性格非常谨言慎行,在做官期间守口如瓶,从不在背后论人是非,就是怕惹火上身。

但他对待朋友却很真情随性,据说他性情桀骜不驯,看不上身边那些追名逐利的俗人,经常用“白眼”看人家,但是嵇康来家里看他,他就马上换上“青眼”热情招待朋友,这就是“青眼有加”的典故由来。

心性高洁的阮籍被迫在司马氏家族手下为官,心里愁闷憋屈,经常自己一个人驾着马车到遥远的山野间,纵情高呼,放声大哭,哭的撕心裂肺、酣畅淋漓,然后才打道回府。

他和嵇康对抗强权的选择不同,但内心都是一样的,充满了渴望避世却不得不屈服的苦闷。

山涛

他是竹林七贤中年龄最大的一位,性格沉稳可靠,最突出的是他灵敏的政治嗅觉和超凡的见识。他和司马懿是亲戚关系,并且他是一位渴望建功立业的人,所以在西晋司马家族统治时期,他的求官是主动的、审时度势的。

他和嵇康、阮籍的关系非常好,只见了一面,就契若金兰

后来因为屈身司马家族,被嵇康绝交,但是两人的友谊仍在,嵇康行刑前,把自己的儿子嵇绍托付给他,并说:“巨源在,汝不孤矣!”可见,嵇康对他的人品还是非常信赖的。

向秀

是一个文弱书生,他非常喜欢读书,钻研学问,并且坚持不懈地为《庄子》做了注释,令朋友们叹为观止。

向秀和嵇康的关系非常好,他搬到了嵇康隐居的山阳县,两人经常在一棵大柳树下打铁,嵇康扬锤锻铁,向秀拉风箱,一边干活,一边闲谈,配合默契。据说苏轼有一把拐杖,就是他们的作品。

刘伶

是一位历史上有名的酒鬼,他嗜酒如命,每天都喝的烂醉如泥,出门时让仆从随身带着酒壶酒杯,还有一把铁锨,说:“死便掘地以埋”。

每次喝酒喝到兴头上,就把衣服脱掉,赤身裸体地在家里奔走,有一次客人来他家看到这个场景,感到十分尴尬,责备他有伤风化。刘伶却毫不在意地说:“我把天地当作房屋,把房屋当作衣裤,我倒要问问,你怎么跑到我裤子里来了?”

他把生死、礼法、名利这些早已置之度外。

阮咸

是阮籍的侄子,非常有音乐造诣,有一种乐器叫“阮”,就是以阮咸的名字命名的,并且所有乐器只要有一厘米的短缺,他都能从音符乐律上听出来,是个音乐天才。

他也是一位随性自然,不把钱财等身外之物放在心上的人。

有一次盛夏七月七日,家家户户都出来晒衣服,大家都把家里最上等、最精致的衣料被褥拿出来晒在院子里,有互相攀比炫耀的意思。

阮咸却安之若素地把他的几条粗布大裤衩挂了出来晾晒,丝毫不以为耻。

他的这种特立独行、超凡脱俗代表的正是“竹林七贤”不以外物来装裹自身的放达精神。

贫与富、贵与贱在他们看来都不是最应该关注的,越是喜欢炫富摆阔,才越是精神贫瘠。他们追求的,是心灵的满足而非物质的充盈;是情感的真挚而非礼法的虚伪。

王戎

他是七个人中年龄最小的,有神童之称。但长大后却变成了一个令其他几人都鄙薄不已,俗之又俗的守财奴和吝啬鬼。

他和山涛一样,也是投身效力于司马氏集团的晋朝政权,后来他成了一方公侯,家财万贯、富甲一方,但是却像铁公鸡一样一毛不拔。

自己女儿出嫁向他借了点银子,他就很不高兴,意思是赶快给我还钱,后来女儿把钱还上了,他才恢复了笑脸。

他的一个侄子成亲,他只送给人家一条单衣,已经够吝啬了,后来居然又把这个衣服要回来了,令人难以置信。

每天晚上,他最喜欢的是就是在烛光下数钱,把家里所有的金银财宝都拿出来,和老婆一遍遍地数。

王戎还有个典故叫“卿卿我我”。说的是他和他的老婆十分恩爱,他老婆经常称呼他为“卿”,但是在古代男尊女卑,这样叫是不合礼法的,他劝老婆以后不要这样了。但老婆却说:“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

这七

他们在结识之初,组成了一个“林游小组”,徜徉于青山秀水之间,茂林修竹之下,开怀畅饮,弹琴度曲,好不风流潇洒。

后来,因为政局的动荡更迭,他们很难再有这样无忧无虑的神仙日子,几个人的命运都发生了改变,有的被迫为官,有的主动求仕,有的不畏强权,有的辞官归隐,人生轨迹各不相同。

但他们的故事,给后人留下了一段高山流水的佳话,也塑造了一群文人风骨、千姿百态的生动写照,让我们看到生命的尊严、自由的可贵,还有名士的风流潇洒、放荡不羁。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