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云”的使命与前路

钛媒体APP

2022-07-31 08:00鲲鹏计划获奖作者,钛媒体APP官方帐号,优质科技领域创作者
关注

“国云”正式揭开面纱,却不是外界想象的模样。

在近日举办的第五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云生态大会上,以中国电信天翼云为主要框架的“国云”正式亮相,大会主题为“共铸国云,智领未来”,实际上也点明了“国云”的发展方向。

“国云”旨在进一步增强云产业集聚效应,进一步构建开放共赢的云生态,打造安全可信的云计算信息基础设施。

钛媒体App在此前文章(云计算风向要变?“国家云”亮相背后虚实)中指出,“国云”更多是国资委整合央企、国企的资源,开展企业间同一业务或同质业务的整合,由中国电信引入中国电子、中国电科、中国诚通和中国国新等中央企业战略投资者,组建股权多元化的天翼云科技有限公司,积极推动中央企业云计算资源整合而来。

“国云”有着蔚为响亮的名声,同时也要承担艰巨的义务,天翼云是开展云计算业务最早和最成熟的央企,中国电科优势在于军工电子领域,中国电子在自主芯片、整机和云计算方面也有不错的积累,“国云”被赋予构建完整、自主可控的云原创技术生态的使命。

“国云”的一体两面

观察“国云”诞生的原委,首先要跳出云计算产业之外,站在更高更广的视角。近年来,全球主要国家纷纷出台了云计算相关战略,云计算成为事实意义上的基础设施,在数字世界扮演水电一般的战略角色。

在国内,《“十四五”规划和2035 年远景目标纲要》《“十四五”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发展规划》《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等一系列政策文件都点出,云计算作为数字经济重点产业,实施上云用云行动,促进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在赋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中起到重要的作用。

既然云计算作为战略资源,自然也应有相应的规划和指引,可以作为参考的是通信网络。中国电信运营商不仅要发掘通信网络的商业价值,也要履行央企的社会义务,因此在一些人口密度很低的区域,成本远超收益的情况,通信网络依然能够覆盖。

相比之下,美国电信运营商更多出于纯粹的商业考量,地方人稀的区域无信号覆盖或信号不佳,中国云计算产业在一定意义上也遵循类似的逻辑。

普遍认为,中国是全球市场中一个相对特殊的区域,一方面,中国市场规模和前景巨大,另一方面,中国有不同于其他国家的政策和环境,例如在行业牌照上有限制,AWS和微软不得不分别与光环新网和世纪互联等国内公司合作提供公有云服务。

云计算产业置身于中国市场的大环境下,既需要充分竞争带来的市场活力,也需要保证国家关键基础设施上的自主可控,由央企、国企组成的“国云”具备一体两面的特质,既要实现自主创新,也要营造稳定的商业模式。

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透露,下一步,国资央企将积极投身云体系建设,坚定不移成为国家基础公有云的运营者,构建数字基础设施;成为关键核心技术突破的开拓者,培养数字产业;成为行业领域公有云建设运营的先行者,赋能数字经济;成为“上云、用云”的引领者,打造数字企业;成为国家网信体系的支撑者,服务数字政府;成为赋能全社会安全用云的守护者,共筑数字生活。

“国云”要如何建设?

云计算本质上是生态协作的产业模式,”国云“同样如此。“共铸国云”不仅需要央企、国企之间的互相合作,产业链相关厂商也是“国云”的重要拼图,这与其他云巨头的生态模式基本逻辑相似,本次大会的核心主题也聚焦“云生态”。

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

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表示,中国电信秉持“领域至广、服务至上、价值至优、成长至远”的国云合作理念,将在技术生态方面提供最开放的资源,在应用生态方面聚集最广泛的合作,在渠道生态方面推出最优越的政策,在服务生态方面给予最到位的赋能,同产业链上下游开展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深层次、更加务实的生态合作。

天翼云为“国云”的主要框架,也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运营商云、国内最大的混合云,在海外运营商早已退出云计算市场,以及国内互联网和IT等厂商占据先发优势的情况下,天翼云凭借超前的战略预判,集合中国电信集团多年政企资源,带动了运营商云的发展,某种意义上,移动云和联通云都是跟随者。

中国电科和中国电子也各有所长,前者在推出了面向党政军的自主安全云,后者集合了从芯片设计(华大九天)、处理器(飞腾、华大半导体、安路等)、整机(长城)到中国电子云平台的较完善产业链。

据钛媒体App了解,中国电信、中国电科和中国电子已经在业务方面有所合作,中国诚通和中国国新更多是从资本角度参与“国云”建设。

仅靠三大央企云,“国云”无法满足各种各样的业务场景,本次大会上,中国电信发布云生态合作计划。通过“云创计划”和“云汇计划”,其中“云创计划”主要是针对技术合作伙伴,首批聚焦云原生、云网络、云存储、云终端、定制硬件5个领域,以此推动中国电信与合作伙伴在云计算基础软硬件方面更广泛、更深度的合作。

“云汇计划”主要针对应用、解决方案合作伙伴,围绕央企应用、产业应用、云边应用和云端应用四大方向,不断丰富应用种类,提升用户体验,促进产业合作,推动“肩并肩”的生态关系构建。

天翼云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志强

天翼云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志强表示,天翼云一直在思考如何携手合作伙伴共铸国云,服务数字中国战略。天翼云将“自主可控、安全可信、普惠服务、云融数智、绿色低碳、生态开放”作为发展目标。譬如为解决“卡脖子”问题,天翼云发布了一系列信创产品,包括CTyunOS操作系统、TeleDB数据库两大基础软件;在生态方面,天翼云2022年将全面升级技术、应用、服务、渠道生态体系,面向合作伙伴提出技术合作、SaaS应用、业务上云、渠道合作四个重要举措。

钛媒体App从现场观察到,中国电信深度合作的企业包括云生态技术全球领先厂家——华为、中兴、浪潮、英特尔、新华三、闻泰电子、云轴科技、超聚变等;云应用领先企业——用友网络、福建正孚软件、金山、山石网科数字认证、奇安信;云服务及渠道企业——软通动力、北京中软、东软集团、云和恩墨、神州数码等。

“国云”整体与公有云巨头的生态建设模式并无不同,但是在信创方向有明显增强,例如“天翼信创云”。中国电信基于天翼云4.0,发布信创专属云、信创私有云、信创云电脑三款信创云产品。信创专属云产品面向全民核酸检测等突发性、大并发业务场景,信创私有云产品支持一云多芯,信创云电脑自主研发CLINK协议,可适配各类国产化CPU和操作系统技术路线,支持多种主流国产化终端和外设。

已有的答案,与新的疑问

“国云”以崭新的面目亮相,对云计算行业也将产生实质性的影响,有行业人士认为,“国云”或重构国内云计算竞争格局,也有观点认为,以天翼云为代表的“国云”能否担当重任,依旧要看公众市场的检阅,目前“国云”只能在一些特定市场获得相对优势。

“国云”在国资委和央企等市场具备较为明显的声势,例如国资监管云、央企混合云等,是“国云”主要发力的市场之一。

对于其他云计算厂商而言,“国云”带来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是其他打着“云计算国家队”名号的云厂商,或者有着国资背景的云计算企业,典型如移动云和联通云,同为运营商云,“国云”有显著加成,再如浪潮云、曙光云和紫光云等,也在泛政府行业面临“国云”的冲击。

其次是以阿里云、腾讯云为代表的互联网云服务商,也包括华为云等云服务商,也是云计算市场的头部主要玩家,前者受到的冲击将变得更大,同时头部厂商之间互有合作的模式预计将持续。

外企云服务商是相对受影响较小的类别,其主要客户在于进入中国市场的国外企业,以及出海的国内企业,同时在一些政企客户非敏感业务场景上,发挥自己的全球优势。

“国云”为天翼云等厂商实现了品牌加持,同时也树立了一个靶子,可能会引起其他厂商一定程度上的合纵连横,国外已经显现出类似端倪。

据外媒报道,微软正联合 Google 和甲骨文向美国政府施压,要求政府分散支出,目标直指亚马逊在政府云服务合同中的主导地位。微软还与 VMware 、戴尔、IBM 和 HPE 进行了接触。微软一直主张将多云策略作为一种最佳商业实践。

回到国内市场,“国云”不会一统天下,其将在多大范围上影响公开市场的商业竞争,是值得关注的的行业发展方向,云计算市场远未到终局时刻,“国云”或许意味着云计算产业进入到了一个新的转角,市场变得愈发有趣。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作者 | 张帅,编辑 | 盖虹达)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