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女执意要嫁前姐夫,讲述了特殊年代难以启齿的欲望与压抑

迟早读书

2022-07-30 16:40江苏
关注

1982年,《许茂和他的女儿们》一书,获得了首届茅盾文学奖。

2019年,本书入选“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

相比于一起入选的《红岩》、《亮剑》等作品,《许茂和他的女儿们》的知名度要低得多。

故事发生在1975年,全国上下都笼罩在紧张的氛围中。

主人公许茂,是葫芦坝上颇有威望的老人。

没有儿子,是老汉一辈子的遗憾。

但是,许家的九个女儿,是葫芦坝上最惹人注目的风景。

大女儿、三女儿和四女儿都嫁在了本村。大女儿素云不到四十就因病过世了,三女儿秋云孩子多家里也最穷,四女儿秀云更不顺心了,结婚没几年就离婚了。

第二、第五和第六个女儿嫁到了川西坝——一个比较富裕的村子。

相比三个嫁在本村的女儿,老汉对这三个嫁到外村的女儿分外亲热。

老七许贞在县城里的供销社工作,老八在部队当兵,老九许琴是队里的团支书。

本来可以舒舒服服安享晚年的许茂,被四女儿与大女婿的丑闻击垮了。

而四女婿的推波助澜,更是让许茂心如刀绞。

小姨子与姐夫,无论在哪个年代,都让人无法接受。

虽然姐夫没了老婆,小姨子已经离婚,农村人仍然不能理解。

而在这场丑闻的背后,我们更是看清了人性的美与丑,善与恶。

许茂是一个普通的农村老汉,他不认为一个女儿没了男人,能好好地活下去。

所以,他一个劲地想将秀云再嫁出去。

而秀云偏偏拿出了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果敢与决绝。

说什么她都不离开葫芦坝。

这里有她放不下的人——大姐夫和两个可怜的孩子。

大姐和大姐夫刚结婚那阵,也是许茂的骄傲。

大姐夫金东水,曾经是支部书记。

在一次政治运动中,金东水被停职。

紧跟着一场大火烧毁了住宅。

无处安身的大姐一家只能投奔许茂,却遭到了许茂的拒绝。

许素云更是在一场大病中过世。

金东水穷得已经无法为妻子买一副像样的棺材。

当乡邻们陪着他来向老丈人许茂借木料时,许茂残忍地堵在门口,不让大家搬。

最后,还是乡亲们凑钱给许素云办了葬礼。

许茂是被政治运动“运动”怕了,他不愿意和金东水再有任何关系。

素云死的时候,他也很伤心。

但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

从此,金东水就跟许家断了来往。

除了许秀云。

许秀云主动承担了养育大姐女儿长秀的责任。因为她虽然结婚多年育有一子,但是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夭折了。

素云死的时候,长秀才两岁。秀云就将长秀接过来代为抚养。

这些落入有心人的眼里,就成了小姨子和姐夫不干不净。

秀云的丈夫郑百如就以此为理由,将秀云打了一顿,并提出了离婚。

金东水和秀云的丑闻,被葫芦坝的人津津乐道。

金东水为了秀云的名声,将长秀接了回来,甚至不再跟秀云正面说话。

但是,秀云总是偷偷地照顾着姐夫和两个外甥。

自从秀云离了婚,她就成了许茂的“眼中钉”。

这个被土地束缚了一辈子的农民,能受得了苦,能受得了穷,就是受不了别人的指指点点。

他坚决要把秀云嫁出去,或者跟郑百如复婚。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秀云与郑百如结婚的真相。

十年前,郑百如是一个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

他趁四下无人,玷污了秀云。

而软弱的秀云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忍辱嫁给了他。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郑百如这样的小人竟然红火起来了。

不仅陷害了大姐夫金东水,自己当上了支部副书记,利用职务之便做尽了坏事。

还将出轨对象带回家羞辱秀云,并且威胁秀云不能将自己的恶行泄露半个字。

在外人看来,秀云被离婚,是个可怜的女人。

他们不知道秀云内心的喜悦,她早就想离开那个虎狼窝了。

这个时期,秀云还没有意识到对金冬水的情愫。

一个女人如果开始可怜一个男人,那么这种感情离爱就不远了。

秀云可怜这个重情义的大姐夫。

她明知道接近他,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柔弱善良的四姑娘,当她认定周围的人们已经联合起来,形成一股势力在逼迫她的时候,她突然变得固执和刚强起来。”

原因是郑百如一反常态,竟然讨好又温顺。

他把想复婚的念头告诉了许家人,许茂和老三夫妇都乐见其成。

谁也不知道郑百如打着什么算盘。

但是,秀云是不会上当的。郑百如的底,没有人比秀云更清楚。

工作组到了葫芦坝,郑百如害怕自己的恶行暴露,所以千方百计讨好秀云。

秀云态度坚决,一次次让郑百如碰了壁。

于是,他想到了一条恶毒的计策——再次散播秀云和金东水的谣言。

正好,那次赶集,让他看到了秀云对金东水情意绵绵。

金东水虽然与秀云保持距离,但是两个孩子非常依恋他们的四姨。

男孩长生在集市上碰到秀云,就不肯放开她。

金东水已经穷到为女儿买肉都要典当棉衣的地步。

秀云心里难受极了,她看不得这个身强体壮、有理想有抱负的男子汉被生活逼迫成这个样子。

“四姑娘这会儿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和气魄,用那清澈明亮的目光直逼他的眼睛。”

这种含情脉脉的对视,被郑百如撞见。

他原以为秀云会惊慌害怕,哪知她竟然昂首挺胸径直离开了。

这种胆量和气魄是郑百如从来没有见过的。

事不宜迟,他抓紧时间开始散播谣言。

女人偷人,而且偷的是自家姐夫。这种奇闻又扎扎实实地满足了当地老百姓无聊乏味的生活。

妻子和大女儿的接连病逝,没有击倒许茂。

谣言,却让许茂一病不起。

抱着一女不事二夫观念的许茂,满心希望秀云能和郑百如复婚。

这下半路杀出了大女婿,而且看秀云的态度,是一心想跟金东水过。

许茂觉得自己的一生实在太失败了。

金东水,这个“人渣”,不仅祸害了大女儿,现在又来祸害四女儿和整个许家的名誉。

这时候,郑百如却“宽宏大量”表示不计较秀云的丑闻,仍然愿意复婚。

许茂更加感激这个“通情达理”的四女婿。

七女儿许贞突然返家,给这件事带来了极大的反转。

也让许茂看清了四女婿的真面目。

原来,当初爱慕虚荣的许贞为了能得到一份体面的工作,求助过四姐夫郑百如。

不料却被他糟蹋了。

这件事许贞和秀云一样,都选择了沉默。

这也助长了郑百如的嚣张气焰。

葫芦坝受到郑百如迫害的人,畏惧他的权势,都心照不宣地选择了沉默。

真相终有大白的一天,许茂这才看清郑百如的丑恶嘴脸。

金东水和秀云也是受到了郑百如的陷害。

“认识一个人,本来就不容易,认识自己也同样的困难。许茂这一回可不简单:他在识破郑百如的面目的同时,看到了自己的虚伪和残忍。”

故事写到这里就接近尾声:郑百如受到了检查组的调查,不久就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一直将金钱凌驾于亲情之上的许茂,也深刻检讨了自己的错误。

重新接纳了金东水和两个外孙。

爱慕虚荣的七姑娘许贞,终于知道没有什么比真挚的感情更重要的了。

至于秀云,她也意识到了前段时间的痛苦,更多是因为对金东水的眷恋。

“爱情这个东西,越是遭到灾难和折磨,却越是浓烈得刻骨铭心。”

作者虽然没有明确写出秀云与金冬水的结局。

但是,读者心中都存着一种朴素的愿望:认真对待生活的人,一定会得到生活的厚待。

这也是,本书想要传达的积极力量吧。

在这个人情复杂的社会里,读到这本清新质朴的小说,顿觉人生充满了温情与希望。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