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王”郑秀康去世,他的传奇人生是怎样炼成的?

闲在心上

2022-07-30 14:54浙江
关注

朋友圈看到一代鞋王郑秀康先生去世的消息时,我正好经过康奈的门口

出于敬意,我有节奏地长按了三声喇叭。

综合诸多公开资料,今天为大家讲一讲“鞋王”郑秀康先生。

作为温州老一辈创业成功的企业家,郑秀康非常了不起——他真正入行做鞋,已经33岁。

在世俗的根深蒂固里,男人到了这个年纪如果没有想法没有事业,那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郑秀康有想法,但属于大龄青年。

包括郑秀康的师傅,也以为他这样的年纪很难出师。

郑秀康没有气馁,说服师傅后,他白天上班,晚上一有空就继续琢磨皮鞋。

画图,划料,铁钳夹包……短短45天,他就做成了第一双皮鞋,并得到师傅的高度肯定。

此后,郑秀康犹如网瘾中年,经常在他的3平方工坊捣鼓到废寝忘食,八九点吃晚饭后继续做鞋。

宛如“鞋痴”。

没皮料了怎么办?变卖值钱的家当,或向房东借。

一个多月的叮叮当当,他就赚了几百元

什么概念?

那还是8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涟漪——他在温州市通用机械厂的工资也才51元。

注意,这51元的工资,背后还是他在厂里奋斗了18年的结果。

但他并没有自大狂妄,而是向厂里申请了停薪留职,转身正式创业。

1980年创办红象皮鞋作坊

到了这里,不知道大家什么感受,那就是——

a、郑秀康并非是“天选之子”,他做鞋的目的,就是为了更赚钱。或补贴家用,又或是他无意间看到有人因此发财,自己也想试试。

b、他没有选择裸辞,即便得到卖鞋的巨大利润,仍采用最保险的“停薪留职”。既照顾了厂里的尊严,又给自己留了退路。

由此,你会发现郑秀康年轻时的学习力、毅力、胆识,以及做事的“周全之道”,都值得我们80、90、00们学习。

2

根据公开履历,1980--1988年,郑秀康从红象作坊蜕变到鸿盛皮鞋皮件厂厂长。

而温州个体户可以办厂的文件,直到1985年才到来。

个体户可以办厂的消息刚出,他下午就注册鸿盛皮鞋皮件厂,并在同年注册鸿盛商标。

有了“证件”和商标,郑秀康带着鸿盛皮鞋一路北上,尤其是在温州人看中的杭州、上海等大城市,开店设柜。

供求关系失衡的年代,鸿盛皮鞋好卖是自然的,更重要的,它也在业界打开了知名度。

2年后的1987年,鸿盛皮鞋厂的工人已经超过了百人。

郑秀康第一阶段的财富积累,完成。

3

然而,危机已经来临。

1987年8月8日,杭州市下城区工商局执法人员在武林门广场一把火烧了5000多双温州产的劣质皮鞋。

一夜之间,温州鞋成为过街老鼠,很多知名商场甚至挂着“本店拒售温州鞋”。

这样的歧视和侮辱,不亚于“东亚病夫”。

危机的背后不止是鞋,还有温州城市的品牌,更关乎温州几代人的名誉。

据悉,当时鹿城区政府领导邀请“皮鞋寿”余阿寿联络同行,发起筹建行业协会拯救温州鞋业行动。

1988年6月,中国第一家民间地方行业协会——鹿城鞋业协会成立。

有什么用?

协会所有成员鞋厂集中学习3个月,并联合370家鞋厂厂长发出倡议——

凡我鞋业同仁,都要以鞋城声誉为重,讲究皮鞋质量,不赚昧心钱。

简单明了,对外公众承诺,对内震慑赚短命钱的老鼠屎。

即便如此,也无法短时间挽回形象。

郑秀康的皮鞋亦然。

据他回忆,某商场经理是这样说的:“不是你的鞋不好,是你的出身不好。只有换成上海牌才可以重新上柜。”

郑秀康不得不委屈“借牌”。

到了这样的阶段,不甘心又有什么办法?背后是百名员工和家庭。

三个月后,他开始到全国各地调查,从广东出发,并将市场和目光投向了世界鞋都——意大利。

1989年,他在世界鞋都意大利领略流水线作业时大开眼界,并深受启发——

a、意大利皮鞋高端又时尚

b、意大利皮鞋制造的工艺,机械化程度已经很高

国内千篇一律的手工制作,让他看到差距,同样也是机遇。

曾经18年的通用机械厂经历,更让他懂得机械化代替纯手工是产品标准化和提高质量的唯一路径。

套用现在传统行业的互联网+思维,郑秀康当时的做法就是给温州皮鞋行业“科技+”、“机械+”

为了实现机械化制鞋,他需要资金。

怎么做?

首先,将原属于个私性质的“鸿盛皮鞋皮件厂”更名为戴集体“红帽”的“长城鞋业公司”。

取这个名,背后还有对品牌和信念的寄托情怀——修筑质量的长城,筑信誉的长城。

只有这样,才能挽回消费者对温州鞋的看法。

1989年 郑秀康在温州市长城鞋业公司

1990年,郑秀康筹集了120万元搞技改,引进机械化制鞋设备。经过近三年的技术攻关,第一条机械化棚帮流水线成功投产。

郑秀康在自述中表示:

我兴奋极了,这是开创了制鞋机械化先河的大事,意义重大,标志着重振温州鞋业声誉的第一步成功了。

工艺和技术有了,他决心发力品牌度。

4

按郑秀康自述,“想让温州制造的品牌重新抬起头来。”

这话会不会过于抬高自己?

真没有。

更早之前回答记者时,他是这样说的——

“老是给别人做贴牌加工,就像给别人拉板车,主动权握在别人手里;创自己的品牌才有主动权。好企业、好管理、好设备、好员工做出好的产品,好的产品只有树立自己的好品牌,才能稳固发展。产品、员工的品质两者相加就是“品”。而“牌”,就是要把自己的产品在同行业中不断地往前“排”。“品”和“牌”合起来就是“品牌”。在消费者中多年积累的信任度、美誉度,才能形成好的品牌。

也就是说,郑秀康先通过代工活下去,活起来,活得漂亮,内心深处时刻蓄势打造自己的品牌。

为此,他还亲自到北京国家工商局商标局注册商标,给人头像商标取名叫“康奈”,寓意“抬起头诚信做人、埋下头认真做事”;“健康发展,其奈我何”!

字面意思有点牵强,但确实有鲜明的律己主义,也有基于产品质量的自信和傲骨。

他认为:创立品牌是重振温州鞋业声誉的关键一步,提升产品档次是他酝酿许久的计划,也是提升温州鞋业形象的重要环节。

正常的逻辑,1989-2000这12年时间,郑秀康应该发力长城的品牌,为什么要在1992年请人重新设计商标?

我的思考之一,那就是长城的商标,尤其是25类服装鞋帽早在1977年被江苏万里鞋业集团注册了。

办法总比困难多,他为康奈量身定做了“争创全国同行业第一流质量、第一流款式、第一流服务”的目标。

结果如何?

他研发了欧版高档皮鞋,一面世就轰动了整个中国鞋业。

当时上海名牌男皮鞋零售价100元,郑秀康研发的“大利莱”系列皮鞋零售价多少?

超过400元!比很多人的工资都要高,而且供不应求,销售商天天拿着钱排队订货。

这漂亮的翻身仗,郑秀康终于等到,迅速在全国打开市场,也成为提升温州鞋声誉一个重要事件。

1993年 大利莱系列皮鞋

如上图的鞋子,即便放到现在依旧复古时尚。想想当时能有多惊艳啊!

也就是这一年(1993),康奈在北京举办的鞋业博览会上一举夺得“中国十大鞋业大王”的称号。

如图所示,郑秀康捧着“鞋王”奖杯回来,就像中了状元,受到大家的夹道欢迎

这样的待遇,不愧为一代鞋王。

温州政府还举行了隆重的表彰大会,市领导给予郑秀康很高的肯定——

“康奈为温州质量立市打响了第一炮。”

自此,康奈也被全国各大百货商店的追捧——从本店没有温州鞋,到欢迎温州“鞋王”进店。

温州劣质鞋形象成为历史,郑秀康几年磨一剑的康奈,有不世之功它就像一场及时雨,浇灭了国人对温州鞋的偏见,也萌芽了温州高端鞋业。

郑秀康本人也深刻体会到从“被动”到“主动”的转变——

从送鞋到商场被拒收、送鞋参加评比遭赶,到1994年以后,销售商要排队才能等到康奈的货。商场经理主动接他、请他吃饭要卖他的货。许多厂家愿意出钱为“康奈”做贴牌生产。

甚至有人愿意出1000万元买下“康奈”的牌子,但郑秀康明确表示:

“好不容易创出的牌子,我们坚决不卖!”

也正是他的坚决,康奈的品牌美誉度如日中天——

1996年10月,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播放“世纪呼唤”献礼片,用十多分钟报道了“长城鞋业公司”,充分肯定了温州鞋业;

也是这一年,康奈开始退出批发市场,实行连锁专卖,在国内市场构建东西衔接、南北呼应的营销网络格局。

1997年,在北京举办的“十四大以来辉煌成就展”,康奈皮鞋被录取参展;

1999年,康奈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也是温州皮鞋的第一个驰名商标

在北京开幕的共和国50年成就展,全国皮鞋仅康奈一家参展

康奈几乎等同于中国皮鞋,温州皮鞋。自此,郑秀康完成了创业到创品牌的使命

5

即使康奈这么有名,90年代国内的高端市场,几乎被洋品牌垄断。

同等工艺、材质和款式的皮鞋,洋装品牌价格可以超出几倍。

这与当时先富起来的消费心理不无关系。

郑秀康没有迟疑,迅速把康奈品牌推向国际市场。

2001年1月18日,康奈第一家海外专卖店在世界时尚之都——法国巴黎第19街区。

康奈代表中国鞋业首次在海外设立专卖店

这是中国鞋类品牌在国外开设的首家专卖店。

郑秀康亲自出席了开业典礼,昂首的康奈商标格外醒目。

5个月后,康奈把第二家专卖店开到了世界鞋都——意大利米兰。与此同时,皮鞋均价都超过80美元/双,告别中国鞋低价低档的形象。

9月,也就是中轻联给温州“中国鞋都”授牌的那一年,第三家康奈海外专卖店在美国纽约开业。

此后,康奈在海外十数个国家开了100多家专卖店。

到了这里,55岁的郑秀康完成了将康奈品牌走出国门面向世界的目标

6

2001年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及中国皮革协会正式发文命名温州为“中国鞋都”(2001年9月12日)。

它也是温州过去十年吸引外来人口的重要载体。

截止目前,虽然辽宁沈阳和福建莆田都有一定的“鞋都”/“鞋城”称呼,尽管莆田系有不少知名的运动品牌,但就产业链集群、规上企业、年产值等,温州都胜一筹,作为鞋都名副其实。

据统计,温州有5000多家鞋业企业,配套产业链的大中小型企业过万,而以此作为在外温州人创造的时尚产业体量,早已是本土规模10倍以上。

一方面,离不开钱兴中市长的大力推进——

1999年8月28日,钱兴中市长在鹿城区鞋业协会第六届会员大会上指出,树立温州“中国鞋都”形象是温州鞋革产业进一步发展的战略需求,是实现鞋业资源优化配置的重要选择,是温州鞋业拓展国际市场的有益尝试。

2000年,陈士能部长在中国轻工业联合会第四届理事扩大会议上,代表国家轻工业局,向中国皮鞋行业发出了要力争在10—15年的时间,争创3—5个世界品牌的指示。

另一方面,郑秀康确实以实际行动将康奈品牌作为温州鞋业的代表,推向海外。

这个从零到一的过程,代表温州,更是代表中国轻工业,全国那么多鞋业,唯独温州的郑秀康做到了,同样需要魄力、财力、眼界、胆识。

所以,拿到制鞋行业全国首张“金名片”,康奈集团作为“创建中国鞋都功勋企业”受到温州市委市政府的隆重表彰。

实至名归。

所以,正如郑秀康在自述中讲的,他是温州“中国鞋都”建设推动者、参与者、见证者和鞋业品牌创建者。

当之无愧。

另外,值得一说的,在留住“中国鞋都”这张金名片,郑秀康也尽到了他的责任——从2006年至2012年,是“中国鞋都”的又一次复评,这是郑秀康作为温州市鞋业行业协会会长(2006年起)任内的第一次复评,最终得到了专家组的一致通过。

中国鞋都的金名片,温州来之不易,更不允许半分闪失。

到了这里,郑秀康完成了创业者到企业家的使命。

此后关于郑秀康的公开较少,部分如下——

2015年,69岁的郑秀康在康奈35周年庆典上,提出了“‘NEXT’未来已来”的主题;

2017年4月19日,举办“NEW‘创舒适 为国人’——工业4.0时代康奈品牌升级发布会”,并推出云店定制项目。

2018年3月22日,“NOW 舒适进化论——大数据智造康奈云步舒适系列发布会”,发布了“云步舒适系列”,并与万达、天猫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拓展线上线下的全域营销模式,不断引领着“中国鞋都”企业的转型升级。

……

2022年4月20日,一代鞋王逝世。

回顾郑秀康的人生,他为温州和整个中国的轻工制造业,贡献了诸多第一,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卓越。

在官方的解读里,他浓缩了温州轻工业发展和改革开放的时代意义。

从我们民间的视角,他更是一部生动的温州市井百姓的翻身记,充满励志和传奇色彩。

7

杰出者之所以卓越,在于敢于第一,可以第一。

那么,下一个郑秀康在哪?下一个康奈在哪?

从行业发展,城市更新换代,中国鞋都对于温州的意义不言而喻。

然而,全民穿皮鞋的时代早已结束。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莆田系运动鞋为什么会那么火。

微观角度,作为一名30多岁的80后,过去10多年的时间,奥康、康奈、红蜻蜓等加起来都没有超过5双。最近一次,好像是五六年前的奥康专卖店,一双六七百块的高帮马丁靴,每年冬天似乎就穿那么1-2次。

他们的质量可圈可点,就是缺乏一种第一眼就“卧槽好屌必须盘它”的年轻味和网感——扔掉可惜,穿着似乎款式已经显老。

前段时间接触了一些鞋业的朋友,有的小姑娘一天带货可以卖几千,有的可以好几万十几万的销售额,单价不高,退货率……

如火如荼的卖货市场,也正应了温州新任市委书记刘小涛在“鞋服产业发展调研”的专题中说的:

鞋服产业是永远的朝阳产业。

问题是,为什么朝阳产业会被“暮气沉沉”?甚至连康奈都被人认为没前途?

有人说——

拉垮康奈等温州鞋服品牌形象的,除了设计研发弱,与鞋都工业区脏乱差的形象也有关系

不太准确,毕竟跑到大上海的美邦后来也没有过的特别好。

又似乎很有道理,仰双板块目前的城市界面确实拉垮,温州所有的城市更新在这里就断了层。

所谓的西优,仅仅停留在纸面。

最后,我认为温州鞋都有必要为郑秀康设立一尊雕像,纪念他的贡献。

真正的有鞋文化的城市,不仅要溯源过去,更要抛开细微末节歌颂有功之人,为后来的卓越者和超越者以启发,以榜样。

作者:温州房社长 侵删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