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州枭雄:特朗普2.0德桑蒂斯,他会是共和党未来掌门人?

3号环球观

2022-07-29 11:31河南
关注

近期在佛罗里达州举行的两场共和党集会引起了美国媒体的关注。

在大西洋海岸的好莱坞,佛州共和党举行了为期两天的年度阳光峰会,包括德桑蒂斯在内的1500多名共和党人齐聚塞米诺尔硬石酒店,这场会议的主要目的是为佛州共和党筹集竞选资金。

在400多公里外的坦帕市,保守学生团体“美国转折点”也举行了一次集会,特朗普、众议员玛乔丽·格林和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劳拉·英格勒姆出席并发表演讲。值得一提的是,佛州州长德桑蒂斯也出现在集会现场,他的突然到来登上了当天的头条新闻。

在集会上德桑蒂斯欢迎民众来到“自由的佛罗里达州”,他强调了该州针对疫情的开放政策、禁止在学校里谈论种族问题和性取向,以及他与迪士尼的斗争。

毫无疑问,特朗普正在打算竞选2024年总统,但共和党内部对于他能否成为最佳的候选人仍有争论。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逐渐聚集在佛罗里达州长德桑蒂斯身边,将他视为党内的“明日之星”。

尽管德桑蒂斯一再宣称自己将专注于中期选举,然而事实上,两党在佛罗里达州内根本没有能与德桑蒂斯竞争的人物,而德桑蒂斯在演讲中经常抨击拜登,显然他的野心不会局限于佛罗里达州。

有脑子的特朗普

2020年斯坦福大学医学教授杰伊·巴塔查里亚接到德桑蒂斯的电话,他说想要和教授谈谈新冠病毒。在疫情爆发最初的几个月,巴塔查里亚与另外两位病毒专家起草了《大巴灵顿宣言》,该宣言认为封锁城市的做法弊大于利,唯一切实可行的方式是隔离最脆弱的老人,并允许其他人正常生活,直到疫苗和群体免疫力中和了病毒。但随着美国每天的死亡率越来越高,三位专家遭到了全美上下的一致批评。

不过对于崇尚小政府和自由主义愿景的德桑蒂斯而言,宣言中的观点引起了他的共鸣,他认为,政府除了保护老人和提供医疗外,应该什么都不用做。德桑蒂斯向教授表示,他阅读了所有医学文献,不仅仅是摘要,他相信自己能找到更好的方法来应对疫情。

最初在州卫生局局长斯科特·里夫基斯等专家的建议下,德桑蒂斯在全州范围内进行封锁,关闭养老院、设立数百个监测点、开设追踪病毒轨迹的网站以及为医护人员订购了数百万个口罩。

然而很快他对科学失去了耐心。2020年4月德桑蒂斯召开了最后一次专家组会议,此后他越来越专注于自己研究医学期刊,并且咨询州外专家,比如巴塔查里亚。他们告诉德桑蒂斯新冠病毒无法控制。自4月起德桑蒂斯解除了所有封锁禁令,允许企业商铺营业,学校开放,他解释称这是与特朗普政府制定的方针保持一致。德桑蒂斯的政治顾问称,州长同情那些无法居家办公的工人们,他们没有多少积蓄,批评州长的往往是那些有幸在家工作的人。

随着感染病例激增,佛州各地要求民众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短暂地抑制了感染人数上升,但巴塔查里亚认为,口罩阻止了飞沫,但阻止不了气溶胶。对于德桑蒂斯而言,对个人自由权利的侵犯是不可接受,9月份他要求佛州各地禁止强制佩戴口罩,另外他还任命了《大巴灵顿宣言》起草人之一的约瑟夫·拉达波为佛州卫生局局长,尽管这位专家毕业于哈佛大学,但他的意见经常与主流医学观点相左。

佛州大学曾设立了一个追踪站,以监测病毒在校园内的轨迹,但在德桑蒂斯下令强制开学后,这个追踪站就成为他的尴尬之处。不久后卫生局下令拆除追踪站并销毁数据库。

同时德桑蒂斯还下令禁止大学教授、专家作为证人,出席指控他的法庭案件,最终导致佛州大学校长肯特·福克斯宣布辞职。

德桑蒂斯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全州上下的声讨,被民众嘲讽为“德死蒂斯(DeathSantis)”,但他满不在乎。德桑蒂斯总能以一种尖锐且不容置疑的口吻驳斥那些批评的声音,或者将一切归结于“左翼权贵”、科技公司、非法移民等群体,他的演讲不仅用词通俗,并且充满了愤怒的语气和煽动性,比如“奥巴马的医改在杀人”、“我们不会让佛州的城市被烧毁”。也正是因为德桑蒂斯出众的口才,让他成为福克斯新闻的常驻嘉宾,此前这是特朗普的“特权”。福克斯新闻发布了340篇关于他的文章,彻底让德桑蒂斯全国闻名。

德桑蒂斯很清楚他的基本盘是谁,吸引那些民主党和温和派选民毫无意义,如果他能让支持者足够愤怒,他们就能煽动起更多的人投票支持德桑蒂斯。罗姆尼竞选顾问斯图尔特·史蒂文表示,近几十年以来,共和党注意到白人选民的萎缩,他们意识到要么吸引更多的少数族裔,要么尝试煽动种族不安全感来激起更多“影子下的”白人选民,罗姆尼拒绝了第二种策略,而特朗普成功了。

一直以来民主党控制了佛州大多数选民,但自2021年起在佛州登记的共和党选民首次超过了民主党,德桑蒂斯和共和党几乎完全掌握了该州的政治,以至于当地的民主党衰弱到不得不向“薪资保护计划”申请了一笔贷款。

明确了自己的选民群体后,德桑蒂斯的政治行为就带有强烈的种族和民粹色彩。每次人口普查后,各州立法机构会重新划分投票区,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通常涉及两党的政治交易和斗争。

但在如今的佛州就没有这样的问题,该州立法机构向德桑蒂斯提交了一份共和党占优势的选区地图,但德桑蒂斯认为它还不够雄心勃勃,他重新绘制了地图并取消了4个黑人议席中的2个,还创建了另外4个白人占优势的选区。德桑蒂斯辩称,他正在取消“非法的种族划分”。

德桑蒂斯把另一个打压目标对准了LGBT群体。今年3月他签署了一项法案,禁止教师与四年级以下的学生讨论性取向和性别认同问题,家长有权起诉学校的违法行为。德桑蒂斯称,他正在与性别意识形态斗争,那些左派政客、企业媒体和活动家支持这种畸形的教育。他的新闻秘书普肖更进一步,暗示反对该法案的都是恋童癖,沉默就是同谋。

前面已经说过,佛州共和党和保守派人数大幅度增加,德桑蒂斯的法案受到了家长和宗教团体的广泛欢迎,当然有赞同就有反对声,而且还来自于佛州的企业巨头——迪士尼。

迪士尼在佛州拥有独特的自治权,其政治影响力在该州树大根深。德桑蒂斯的法案通过后,迪士尼CEO鲍勃·查佩克表示公司支持LGBT员工,停止向佛州政治组织捐款,转而向LGBT相关群体捐款。迪士尼将继续创作更多鼓舞人心的内容,以创造一个更包容的世界。

针对迪士尼的对抗态度,德桑蒂斯建议佛州立法机关取消迪士尼的土地自治权,并且通过州长特别立法会议的方式,在三周内废除了迪士尼自治的《芦苇溪改善法案》,要求迪士尼缴纳此前减免的税款。德桑蒂斯这次干净利落的处理方式为其在共和党内外积攒了大量声望。

与特朗普关系复杂

现在德桑蒂斯已然成为共和党内仅次于特朗普的二号热门候选人,他与特朗普的关系以及未来是否会成为竞争对手引起了外界的普遍猜测。

2018年德桑蒂斯与亚当·普特南竞选佛州州长,当时普特南得到共和党建制派的金钱支持,德桑蒂斯毫不占优势。然而德桑蒂斯制作了一支电视广告,在广告里,他向孩子阅读特朗普的《交易的艺术》,凭借这支广告德桑蒂斯逆势翻盘,同时也让他进入特朗普的视野。

此后特朗普一直将德桑蒂斯的胜利视为自己功劳,然而在四年后的中期选举,当其他共和党候选人将希望寄托于特朗普时,德桑蒂斯却没有再次利用特朗普的影响力,对此特朗普表示,如果罗恩需要的话,他还是会帮忙的,两个人的关系非常好,他为罗恩感到骄傲。

特朗普离开白宫后,将海湖庄园作为自己的永久居所。4月份德桑蒂斯夫妇曾参与特朗普的筹款聚会,并与特朗普夫妇进行短暂交谈。而在27日特朗普称会在11月投票支持德桑蒂斯。

但随着德桑蒂斯的声望越来越高,两个人的关系真的如特朗普所说的那么好吗?

2021年7月特朗普在萨拉索塔举行了一场集会,这是她离开白宫后的首次集会。特朗普邀请德桑蒂斯与他一起上台,但德桑蒂斯没有确认,也没有拒绝。一位共和党议员称,当时佛州戴德县一栋大楼倒塌,近百人遇难,德桑蒂斯赶到事故现场,错过了特朗普的演讲。这位议员称,他从未见过有人利用特朗普,但罗恩是第一个。

2020年大选后德桑蒂斯在海湖庄园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少,作为州长,德桑蒂斯需要随时召开新闻发布会或提出新的倡议,而特朗普则只能出现在媒体报道上。

当然最令特朗普恼火的是,当他考虑在2024年参选时,德桑蒂斯也不排除会参与竞选,尤其是他作为共和党候选人的传闻越来越真实。特朗普曾说过:“我不知道罗恩是否会参选,我也没有问他,这是他的权利,但我想我会赢。”然而他的顾问向媒体表示,特朗普曾质疑过德桑蒂斯的忠诚度,他和心腹们讨论过阻止德桑蒂斯的方法,包括26日的华盛顿之行,他们真的很讨厌德桑蒂斯。

而当记者问起德桑蒂斯是否会与特朗普竞争时,他的发言人表示,四年来罗恩一直被告知他是特朗普的继任者,他已经听过太多次了。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