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世界疫情和传统安全风险相互交织,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格局加速调整。在世界之变、时代之变、历史之变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也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世界既不安宁也不太平,国际格局加速演变,国际秩序正在深刻塑造,地缘政治博弈日趋加剧,全球发展的深层次矛盾突出且复杂多变,如何在百年变局当中把握大局,抓住机遇期,顺势而为,乘势而上?需要共同探讨大变局下对世界发展、人类社会演进等方面的影响,研究其中的风险与机遇。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微观到宏观层面,更多着眼于“变”,“变”则意味着机遇与风险并存,研究机遇、防范风险,从而在国家的角度提出具有前瞻性的战略方法,采取具有可实施性的举措,推动国家的正向发展。研究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意义是在飞速的变化发展中看到有价值的内容,并深究其背后的逻辑体系。大变局的“变”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世界力量格局之变。这个变化主要包含两个方面的意义,一方面是西方主导的力量格局转变,从经济发展的角度,它体现在发展中国家的崛起,即发展中国家综合力量大幅度的上升。按预测,到本世纪中叶,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总量可能占到世界经济总量约60%-65%,也就是说从根本上改变发达国家在世界经济力量、科技力量、综合力量等方面占主导地位的格局;另一方面,是美国主导的格局转变。美国的主导力主要体现在综合实力以及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如今,美国在这两个方面都发生了扭转。冷战结束后,美国曾力图构建美国单边统治下的世界,但并没有成功,世界仍朝着多样性、多层次的方向发展。

  二是世界体系格局之变。二战后,形成了以联合国为核心的治理体系,这个体系的基本结构需要维护,但在货币、贸易、金融、科技等诸多领域需要调整与改革,改革的意图和目的在于顺应世界变化的格局,以及满足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与诉求,改变美国西方占主导地位的结构。

  三是世界发展范式的变化。以传统工业化为导向的发展范式不可持续,世界由传统发展范式向新发展范式的转变。气候变化本身就是与传统发展范式有着直接的联系,应对气候变化的根本措施是转变发展范式,走绿色可持续的发展道路。

  四是中国综合实力的转变。中国综合实力快速发展和大幅度提升,不仅改变了世界力量格局的结构,也带来更为综合的变化。中国已经提出了许多积极的主张与倡议,中国在成为新型大国方面,意在推动构建更加公平合理、合作共赢的世界体系。

  纵观历史,放眼未来。认识当下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回顾上个百年的变化其意义重大而深远。上个世纪是大动荡、大变革、大发展的百年。1914年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列强争夺,各方损失惨重。1917年爆发了俄国十月革命,推动了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起和世界政治格局的巨大转变。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危机,重创了欧美经济,引发社会危机,加剧了政治矛盾。与此同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则更是重要的事件,这场战争波及范围更广,损失更大。二战后,世界迎来了大变革时期。联合国多边体系的建立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建立了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全球治理体系,一则确立了国家间关系的基本原则,二则推动建立世界开放发展的制度建设。欧洲方面,各国的联合从西欧开始,逐步扩大,构建了区域合作治理的制度,使欧盟范围实现了和平与发展。

  此外,民族独立运动的兴起和胜利,结束了殖民制度,使大多数国家走上了独立发展的道路,这是世界大变局的重要体现。但冷战的爆发,形成了两大集团的危险对抗,对于世界的发展产生了严重的影响。尽管冷战以非战争的方式终结,但是仍对世界格局产生了重要影响。二战后的世界大发展时期。科技革命与全球化发展,推动世界的快速发展和大规模发展。在世界大发展的过程中,发展中国家在数量上的大规模崛起,有些发展中国家接近或者步入发达国家的行列,在世界经济中的分量和政治影响力大幅度提升。

  回首上个百年的发展史,应吸取两次世界大战的深刻教训。二战后世界获得发展得益于构建了市场开放、规则指导和共同参与的世界多边体系的建立。在成功经验方面,推动了商品的流通、投资的扩大和人员的流动,推动了产业分工和供应链的构建。当今,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人类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并存。就挑战而言,力量对比发生变化带来的冲突风险,发展范式的转变带来了经济社会进步,国际体系变革带来的矛盾和冲突等等都需要认真面对,智慧处理,最为重要的是避免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和战争。特别注意大国力量崛起过程中与其他国家的矛盾处理。美国就综合力量而言仍是超级大国,其面对其他国家的崛起,采取各种打压手段,力图维护其主导权。在面对发展中国家群体崛起,以及国际体系调整变革时,美西方采取许多手段力图加以拒阻,这些必然激化现有矛盾,增加对抗。在此情况下,需要把防止大的对抗、冲突,特别是战争放在首要地位。联合国要动员世界力量,各国都要把维护和平作为己任,不让世界陷入战乱。

  历史形成的西方主导世界格局,美国独霸的格局将会改变,这种改变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新的转变有新的特点,传统霸权的衰落与新权势的转移,不会再出现一国独霸世界的局面,未来的世界格局会朝着更加平衡与合作的方向发展。

  历史上新秩序的构建多半要通过战争来进行,胜者主导规则,形成胜者主导的结构。但新时代,新秩序的转变与形成,应该走出战争模式,要实现合作共建的创新方式。美国对华实施“全面战略竞争”,试图通过对中国全面施压、脱钩和遏制来胜出,这种零和思维和战略是行不通的。在不断发展中的世界,各国相互依存,中国的发展为世界带来正向积极的发展,中国倡导合作共赢,西方对此不应该将制裁与压制作为改变世界格局的方式和手段。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化发展受到诸多挑战,保护主义盛行,但世界需要开放合作,大力推动发展范式的转变,推动新科技革命的深化,以创新和负责任的方式应对气候变化,利用新科技革命的驱动力,推动世界的发展,为发展中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更好的环境。中国无论从本身发展的需要,还是从承担的国际责任,都会继续坚持开放发展,推动全球化的发展,在维护多边体系稳定的前提下,推动变革,加快向新发展范式转变,在创新发展、绿色发展、合作发展上发挥发展中大国的作用。推动世界经济的开放发展、创新发展与合作发展,不能单单依靠一国或者少数几个国家,需要全球合作与共同努力。

  第四次科技革命已经和将会带来巨大的变革,推动经济社会新的发展。这次科技革命的突出特征是智能化,从经济发展的角度,会大大提高生产效率,更为重要的是推动生产方式的大变革,带来经济社会的深刻革命。当今,掌握先进的智能化科技手段,更能掌控主动权与话语权,站在新的历史起点,推动新时代的和平与发展,增进创新发展,让新科技使更多人受益,同时,特别需要避免高科技被用于战争与杀戮,要让高科技造福世界人民。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对于中国而言既是机遇又是挑战,要实现百年复兴,要抓住机遇迎难而上。上个百年,世界经历了战争迎来了变革,立足新时代的百年变局应走出“历史循环”的阴影,走向更好的未来。认识百年大变局,要以史为鉴,立足当下,放眼未来。改革开放让中国有了发展的机遇,新时期站在历史发展的“十字路口”,中国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因此,中国在新时代中,要把握好历史的机遇,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推动世界向好的方向发展,担当起新型大国的使命与责任。

  (作者系山东大学讲席教授、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

(本文根据作者在第二期山东大学堂第三讲讲座的发言内容整理,不代表本网观点。中国社会科学网关锐、实习编辑赵翊博/整理)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蕴岭

举报/反馈

中国社会科学网

57.6万获赞 48.7万粉丝
哲学社会科学爱好者的精神家园。
中国社会科学网
关注
0
0
收藏
分享